《小丑》:这个吃人社会,就是精神疾病制造商

让人畏惧不已,又为他心碎的《小丑》上映了。这个一出场就攫取众人目光的大反派,这次不再因为跌入化学药剂,匆匆剧变转性,而是碰上你我都可能发生的境遇:在这个吃人的资本主义社会,一步步没了希望,一天天坠入疯狂。
出身贫困的阿瑟,本就是社会底层人,紧紧用一只手攀住生存的边缘,用尽全身力气挤出一丝笑脸,才得以撑出活着的微薄空间。可是世界从不因此给予同情,顾客一通客诉、同事一个背叛、老板一声令下,都像践踏在他手上的脚印,让他没了工作,失速坠落。
就在这个月,英国社工学者弗格森(Iain Ferguson)的著作《精神疾病制造商:资本社会如何剥夺你的快乐》也在台出版,搭配着《小丑》的上映,你会讶异两者惊人的共时性,也反映了资本社会使人们的身心疲倦,导致大量精神疾病产生,已是这个世纪最窘迫的课题。
异化与精神痛苦:丧失掌控足以令人发疯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8年的报告,全球每年约有3亿人为忧郁症所苦,到了2020年忧郁症将成为主要的精神障碍。而在台湾,也有200万人符合忧郁症状,2017年服用忧郁药的人数多达127万,较前一年成长了6万人,且在贫困者身上的发生率更高。
曾经担任社工,在第一线陪伴过患者的弗格森,从马克思的「异化」观点,指出使人发疯的原因之一正是资本社会:
首先,在资本主义体系下,工人无法掌控生产什么,也就是他的劳动产品,劳动过程本身也使生产者丧失掌控权,「他在自己的劳动中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不是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不是自由地发挥体力和智力,而是使自己的肉体受折磨。」正如阿瑟,作为一位被雇者,他无法选择客户、地点,甚至无法忠于自己的情绪,在忧郁之外套上开心的面具,假装一切都很好,在工作的过程中越是压抑,就越是远离了自己,他生产的是「快乐」,但自己却是一辈子没快乐过,工作让他与自身产生了严重异化。
异化最可怕的地方,就在它也造成了人类彼此之间的异化,像是资本家之间的竞逐,以及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如果不这么做,就会被其他剥削得更严重的资本家赢过,遭到市场淘汰。追求利益最大化就是资本主义的内建引擎,「互相剥削」成了规则,所以工人之间也必须把彼此当对手,看谁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对方。就如阿瑟的同事蓝道,原本是位照顾他的老大哥,但在职场的利益面前,他选择背叛,栽赃是阿瑟主动向他买枪,而不是他自愿送给出的。
人生一切的掌控,都被金钱与位阶决定了,你没有办法选择自己是谁,说出自己的内心话,做真正喜欢的事,真的足以让人发疯。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