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当街贩卖我们捐助的善心」──不再陌生的非洲国度:莫桑比克之旅(上)

2012 的平安夜前夕,我收到了一个圣诞节礼物:我参加世界公民岛的竞赛,成功获选成为非洲莫桑比克旅行家。
当下的心情既兴奋又有点紧张,像我这样普通的人,到底能为台湾带来什么呢?到一个从来没去过的国度,我能做些什么贡献?
自己不断思考着这样的问题。
身为一个读航海的学生,经历了各式的海上旅行,却永远无法忘怀 7 月 22 日晚上乘着大风依靠在阿拉伯单桅帆船上,航行在衬托着月光的浪花,时而摇晃、时而倾侧穿越了莫桑比克的小岛间,深怕一阵大风把我们一行人打入水中。这不是休闲而是修行,考验着自己的勇气和信念。走过一丛丛水深及胸的潮间带,摇曳的树影衬托出月圆,就像树林里有许多明亮的双眼,闪烁闪烁着,我只想着赶紧回到莫桑比克岛──那曾经是莫桑比克的首都,充满历史古迹时代感的辉煌小岛,那一夜,那月光,那座岛,和身上的海盐,代表着这趟旅行的不凡,也是人生冒险的开始。
去莫桑比克是为了要以现今的视角看见战火重生后的国家。我想知道,到底一个经历了 16 年内战的非洲国家,为什么会成为现在非洲数一数二发展迅速的国家?一个曾经受到欧洲强权殖民,内部又有许多不同族群矛盾的国家,是如何融合并重生的呢?
背起行囊,抛开对于未知的紧张心情,带着探险家的态度,搭上了这趟 30 小时的飞机,飞越了 11,096 公里,在 7 月 11 号深夜抵达了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Maputo),看似简单的落地签通关,却让疲惫的我们经历了天人交战的拉扯,海关的刁难,一定是看我们一脸嫩样,他们一定要收贿,不收白不收,对吧?
我转头问我的旅伴,拿起手机打给我们在莫桑比克事先联络好的台湾台商──Amily 姊,Amily 姊在日后的几个礼拜对我们的帮助非常巨大,而这次的海关救援真是让第一次踏上非洲大陆的我们吃了颗定心丸,Amily 姊和她学法律的葡萄牙人老公气势磅礡的走入海关,说了些葡萄牙语,只见海关低着头挥挥手赶紧让我们通过,就像电影里的英雄搭救了我们这些被挟持的小老百姓般的英勇。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住在 Backpacker 里安排着接下来几天要采访的人事物,并且体验着非洲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
令人意外的是,街上的餐厅价位和台北差不多,除了稍嫌脏乱的街道外,该有的基础建设都有,怎么没看到茅草屋和野生动物呢?这和电视上看到的不同啊,这里真的是非洲吗?还是我们的信息太落后了?
走在街上脑海中冒出了许多画面,到底会不会被抢、绑架,枪杀等等等负面的想象画面不断的出现,在脑中也不断模拟如果被抢劫该怎么办,如果护照不见该怎么办,完全不像已多次旅行各地的老手,反而像是个旅行菜鸟。
许多当地的小朋友看到亚洲人就会用尖锐的声音对着我们喊 CHINA(用葡萄牙文发音),使我们非常的困扰,说到底这就和早期台湾看到洋人都称做美国人是一样的意思,但我感到更不舒服的,是他们有时会用嘲弄的口吻搭配口水对着我们。
这也使我好奇背后的原因,于是有几位当地的朋友和我们说,非洲尤其像莫桑比克这样大量开放外资的国家,近年多半有着大量来自中国的投资,整个莫桑比克从马路、铁道到飞机场、大使馆,全都是中国人建设的,这里有非常多的中国工人,所以莫桑比克人会以为亚洲人都是中国人。而他们不开心还有几个原因,例如他们说中国老板对莫桑比克工人很不好,大量的中国人抢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所以他们对于亚洲人抱持着偏见。
属于莫桑比克的「真相」
在马普托主要想访谈一家报社 @Verdade(葡萄牙文是「真相」的意思),这家报社特别之处,是它专门报导一些揭穿政府或当地弊案的新闻。
我认为媒体报纸的功能就是发掘真相,这样的功能在莫桑比克,却被视为「属于反对党的反动报社」干的事,原因无他,看似民主国家的莫桑比克实质上是个集权的国家。自从内战后,都是由同一个政党执政,控制了所有媒体和报纸,而这家报社除了早上会发放免费报以外,也同时会到偏乡去发送报纸,我想看看有着民主自由象征的媒体──一个属于莫桑比克的真相──到底会如何地影响人民。
他们的执行长和我说了许多他们致力于民主改革上,包含揭穿政府的谎言、提升投票注册率、落实公民记者等许多非常「先进」的社会工作。他们相信人民,相信国家会改变,相信有一天会有真正的民主,他们抱持着对国家的希望,坚守着媒体人的职责,我相信这不只是莫桑比克的一股希望,同时也是台湾恶劣的媒体环境下需要学习的地方,他们对于媒体抱持着信念和信仰,所以他们敢说出真相。
除了看看马普托的样貌,我更想知道真正的莫桑比克人民的生活样貌,于是我联系上世界展望会在马普托的办公室,访问了他们的执行长,对他而言,他希望的是世界展望会带给莫桑比克人更多的希望以及机会,让很多吃不饱穿不暖无法上学的孩子有生存下来的机会,同时也连络上他们在莫桑比克北部楠普拉(Nampula)的计划据点,那里可以看到真正的莫桑比克,世界展望会说他们很感谢台湾人民对于他们的帮助,希望这样的善能继续传达下去。我知道我们台湾人捐了很多衣物资源到非洲,但在路上却看到了许多讽刺的事,例如街上一件 20MZN(莫桑比克货币梅蒂卡尔,约新台币 13 元) 的衣服,很可能就是各国捐过去的二手衣。
你曾满心期待着不再使用的衣物,能延续它被使用的价值,很遗憾的是,它确实延续了某种价值,但不是你所期望的那种,这个血淋淋的事实是一个当地生活很久的朋友和我说的,到底这样的善到了非洲会不会因此变质呢?
我和莫桑比克圣多玛斯大学的学生 Pedro 相谈甚欢,可以想见,通常一个国家的高知识分子是大学生,而大学生最能反映出他们对于国家的看法、和对于国家未来的展望,一心想为国家的人民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想要让这独裁的政府下台,这和我们台湾的大学生的使命很接近,一个能看到国家未来的大学生,不管是台湾或莫桑比克,都是国家的台柱阿!
Our lives and our choices each encounter suggest a new potential direction,
"Yesterday my life was headed in one direction, Today it is headed in to another."
在旅行的过程中,使我觉得许多事情不需要过度的担心,因为一切的决定都是安排好的,不管哪种选择,总会引领我们到正确的道路上,而这样的道理,也不断重复出现在我们的旅行中。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