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本身就是一种「否定」

「谢谢你,这是个很棒而且有所帮助的经验。也谢谢你花了这么多时间陪我一起思考。」小慈的态度突然变得很软、很和平,不再像那个随时在找人打架的人。
「你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提醒,关于总是先用否定的词汇或描述来响应所接收到的讯息。我确实有这样的毛病,而且我以为我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显然我没有觉察到,反例或直觉地去思索例外状况也是否定的一种,当我思考的时候还是很容易陷入惯性,最可怕的是自己并没有发觉。
我想,下一步我会想想怎么练习顺着问题本身思考、深化,以及又被反例卡住的时候要怎么跳出来。这是个好问题,我停在这里想了好一下子,我发现我一时想不到可以怎么做。
经过这一次练习,我才发现我太习惯用「但是」来思考,当我试着把「但是」拿掉时,我就卡住了。比如你说我不相信别人的话语时,我回答「我相信别人的话语,但我觉得他们可能只表达了部分,他们没有说谎或欺骗只是选择性的说他们愿意说的。」当你说我是一个容易改变主意的人时,我回答「当我做了一个决定,不容易改变主意,但我愿意让别人说出他的理由来说服我、改变我的主意。」当你说我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时,我却说「做日常生活小决定的时候我会优柔寡断,像是今天晚餐要吃面好还是吃饭好?但做人生方向的决定的时候,像是要念什么学校什么科系或要做什么工作,我很笃定也决定的很迅速。」
我总是用「但是」来举出反例,但是我不知道要如何从我自己的答案,更深入的去想这个问题。虽然这次的哲学咨商已经到了尾声,是该结束了。但我能不能再问一个问题?我应该如何练习顺着问题本身思考跟深化呢?」
小慈没有发现,在不知不觉当中,他已经从一个没有办法问问题的人,变成一个可以举手发问的人了。
「其实你现在开始意识到自己思考的习惯,这样就很好了。」我说,「下次遇到又想要找反例、用「但是」来推翻的时候,停下来想一想:『我有没有办法赞成别人的想法?』如果赞成的成分超过50%的,就举手赞成吧!如果发现自己说『赞成,但是……』,那就直接说『不赞成』吧!别忘了在哲学里,’Yes, but…’ = ‘No’。」
察觉自己思考的路径后,进一步思考「我为什么会这样想?」「什么人会这样想?」,我相信一个思考卡住的人,就会有很多的收获了!
小慈说他喜欢这次的哲学咨商,认为是很好的练习。去发现自己是一个习惯用什么方式思考的人。
「在这次哲学咨商之前,我对于自己做一个决定时,内心这么多反复辩证的小剧场没有自觉。」小慈最后告诉我,「最惊讶的部分是,这个过程虽然我在专栏其他的文章中看过,透过提问,思考,提出五个假设,我以为我已经通通知道了,但是在引导思考中,才发现一个从来没有意识过的自己。谢谢你。」
这是一节很困难的哲学咨商,却是很有趣的经验,相信对我们都是。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