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乳最好」的论述,更以母爱为名

,召唤妈妈的情感,哺喂母乳成了体现母爱的象征,被描绘成用母爱成就的幸福。但同时,因为种种原因选择不喂母乳的妈妈们,得承受轻易放弃、不够牺牲的质疑,甚至是担负缺乏母爱的原罪。
我的孩子在他满一岁又过几天的时候,选择自然离乳,多数母亲烦恼着该如何在适当的时候断奶,我却对孩子「拒喝」母奶的行为感到不解、担忧。但说实话,我心底有个细微的声音同时吶喊着:「啊!终于!」没错,是如释重负的通快舒畅。孩子三、四月大时,已经能从晚上十一点睡到隔天六、七点,我却因为莫名的坚持,好几个月的时间,带着没睡饱的恍神,在母职与学校工作间仓皇轮班。
孩子一岁前的记忆只剩狼狈
关于孩子一岁前的记忆十分模糊,好像只剩下忙乱跟狼狈的画面。现在,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我会放下对「全母乳宝宝」的执着,花在制造母乳的时间,可以用来补眠、跟孩子互动、创造点滴珍贵的回忆,或是单纯享受做妈妈的各种滋味。
哺喂母乳,不完全是妈妈个人的选择或决定,也不只是母婴间浪漫、韵律的协作,凭借的不能只是产检时的卫教,或是政策说帖般的鼓励。(持续)哺喂母乳,需要友善的环境与支持,例如:职场妈妈可以有弹性的休息时间、常态设置的集乳室、组织文化对育儿的认可和理解。
亲喂的妈妈,能随时自在地响应宝宝肚子饿的生理需求,不用担心遭遇将哺乳视为是不雅行为的纠察队。更重要的,别让哺喂母乳成为没有弹性的教条规范,或是用以评断「好妈妈」的标准,而是回到妈妈所处的客观环境和条件,量力而为,做出平衡的选择。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