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性骚扰。」

我站起身,拒绝了威姐递来的卫生纸:「如果大家都不处理的话,我会去跟人资说的。」我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不久后,程哥跟其他部门主管嘻笑着走进了那间会议室,消失在门后的温馨中。
半小时后,他们陆续走出变得漆黑的会议室,一场低气压已在程哥脸上酝酿,办公室里放着的电视这时正好播到天气预报,气象主播站在卫星图前生动地指挥着:「菲律宾低气压已增强为中台,结构完整,移动速度快,不排除会在周三时经过台湾⋯⋯」
可惜我的风暴已提早来临,那天之后的每一天,只要会议中有程哥出席我就会被修理,比如轮到我报告时,程哥会打开手机看影片并将音量开到100%,而且还邀请他身边的主管跟同事一起看,碍于职场阶级与风气,通常程哥都会得逞。
尽管如此,我仍坚持着把应该报告的内容讲完,等我讲完回到座位,程哥也马上把手机收起,随即把自己更换成积极地微前倾姿态,表演出倾听的风范,做到如此明显,大家都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却没有人敢多说什么,直到这个共犯体系以为又可以将这抹尴尬蒙混过关,继续让日子安逸下去的时候,我终于等到了机会。
「咦大家怎么会没有问题?」我歪着头用非常大声的音量自言自语,程哥这时刚好把手机影片关掉,大家也刚好解散回到座位上。
「什么问题?」负责主持会议的总编辑好奇了。
「噢,我刚刚有提到今天早上的新闻,发生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我平静地重复稍早报告的内容:「我们收到了不少投诉。」
「但我最惊讶的还是,你们竟然都没有问题。」我微笑着,顺手整理了下桌上的档。
总编辑这下开始担心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妳当下怎么没讲?」
「我刚刚讲了啊,因为是会议前10分钟发生的事。」
总编辑:「可是我⋯⋯」
「对,你没听到。」我点点头表示理解:「至于你为什么没听到,」我看向程哥,他这时已经没有心思表演什么前倾姿态,而是整个人缩在椅子上。
「是因为你认为有更重要的事要听。」我耸了耸肩,把笔记本盖上。
「别这样啦,妳再讲一次!」总编辑敲敲自己的笔记本:「这次我们会认真听,快跟我们说哪则新闻有问题,我们要赶快改!」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