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当代思潮】什么是「自然」?从误解与偏见思考原民文化和生态管理

[引言]动物当代思潮「荒野中的救赎:迈向原住民狩猎与动物保护的平衡」研讨会,邀请9位来自原民权益、原民狩猎文化、动物权、野生动物保育及动物保护运动的专家学者发表演说,从动物权伦理、生态保育观点到资源管理分析,来分析如何形成一种能够考虑动物保护的原住民狩猎,除增进主流社会及原住民朋友对动物保护的理解外,也希望能贡献更深入的观点,使未来政府决策更为多元。本场主讲者官大伟是政大民族系的副教授,也是来自新竹县尖石乡的泰雅族人,从结合传统知识与当代观念的角度,讨论原民狩猎与动物保护的议题。
什么是「自然」?
我们常说要亲近大自然,就把小孩子带去乡下、田野间去。这是不是自然?对有些人来讲可能是,对另一些人来说却可能一点都称不上自然。你看到的道路、方格状的田亩,有它历史地理的因素,因为种植的作物、耕作的方式产生了地景,当然,也是人为活动的结果。
再换一个例子,生态保留区的高山湖泊,显然是受到人为影响跟破坏比较少的。可是这就是「自然」吗?所谓的保留区其实是人为划设之后产生的结果,也就是说,它也是人们刻意塑造出来的,其实一点都不「自然」。
我们甚至可以进一步思考语言概念里面的「自然」。我曾经问过使用不同语言的人,包含原住民等不同的族群,在您们的语言里面有没有「自然」这个字眼?有的有、有的没有,也就是说,在某些文化里面创造出「自然」的概念,可能是都没有人碰过的,跟人类社会对立的那一面,但并不一定所有文化都这么理解人类社会以外、或是人类社会周边的这些事情。
再举司马库斯的例子。有一位加拿大的生态学者和台湾学者合作,到司马库斯做了林相调查,他们发现:司马库斯看起来好像是自然森林的那个部分,其实是泰雅族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在这里经营的结果,包括土壤、林相以及留下来的人工设施。他甚至进一步用泰雅族的地名,去跟现在对于森林、土地、物种的命名方式做比较,发现泰雅族的地名同时结合了对于地理、植被及人类活动历史的描述。从这些地名推回去,这片山林其实还是人为活动的结果。
西方的财产权理论认为,当人类投入劳动力、改变土地的状态之后,就可以宣称是自己的财产,这也是为什么当白人到澳洲去殖民的时候,觉得这是无人之境,因为他觉得那是没有被改变过的。可是这种观念背后的预设,忽略了一种可能,就是把栖地维护好、让食物可以在这里产出,这是不是一种土地使用的方式?如果是的话,你看起来是一片自然地景的山林,对于在这边长期活动的人来讲,也是一个文化的递延。
所以说,所谓的「荒野」或者「自然」,显然是在某一些文化里面被创造出来的。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