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非洲人贫穷却快乐?」──谈谈发展的双重标准

当然,就某个程度而言,定义「更高的生活水平」并不容易。基本原则相当明确,吃饱穿暖必定好过饥寒交迫。然而,一旦跨出人类基本需求,情况就会变得比较模糊。满足某些物质上的「欲求」(例如智能型手机、大房子、出国旅游等),是否一定代表更好的生活?更进一步言,社会是由众多个体组成,每个个体的生活水平不同,亦有着不同的「欲求」,该如何比较整个社会、而非单独个人的生活水平?
如此评判并没有标准准则。最具相关性的现有量化数据,或许就是人均 GDP;人均 GDP 有其缺陷,但也唯有使用这种明确的数字,我们才有办法使用同一套标准来衡量每一个社会。然而,冷硬的数字会将因人而异的「高生活水平」与经济现实脱勾;大致来说,它们假定每个地区的每个人都朝着相同物质目标前行,而且只要提高收入就能满足这些目标。因此,提高收入就等于提高生活水平。
看看这个有趣的事实吧:1988 年、也就是笔者出生那年,坦尚尼亚和中国的人均 GDP 约略处于同一个水平,分别为 220 美元及 280 美元。如今,中国的人均 GDP 已超过 8,000 美元,坦尚尼亚仍旧低于 1,000 美元。单从数字来看,中国成功地在短时间内提升了民众的生活水平,必定有值得坦尚尼亚(以及其他低收入国家)借镜之处。但许多人认为,中国根本不值得非洲人学习或钦佩;这样的看法在发展产业之中尤其多。
这类看法背后的逻辑,大多是推测而得的质性论据,也常有人会提出以「个人幸福」作为生活水平的衡量方法。的确,经济发展的有害副作用(从污染、长工时等日常生活问题,到失去文化遗产、牺牲个人自由等结构性问题)可以证明「富有但不幸福社会」的部分面向。但不知怎么的,强调各个文化获得同等幸福所需的物质水平不同,却也变得同样地重要、同样地有根有据。
与量化数据相较,这种「不同文化拥有不同幸福」的说法,大幅减少了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毕竟,如果 A 文化花费 1 美元与 B 文化花费 3 美元所获得的快乐程度相同,A 文化的人均 GDP 只要到达 1,000 美元,就能和人均 GDP 到达 3,000 美元的 B 文化拥有同等幸福。可惜的是,笔者实在太常见到,有人用这种说法来合理化非洲的经济发展不足,认为那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然而,比非洲不需要经济快速发展这种说法更让人烦躁不安的,或许就是假定非洲文化「本质上就比较快乐」:简言之,这种假设认为非洲人对物质缺乏的容忍度较高,就算没有其他地区(比较富有的地区)民众视为必需品的事物,他们仍旧可以凑合着过日子。放在西方「富有者」的反物质主义脉络之中,这或许是种高尚的想法,但如果将它强加于缺乏同等机会的「贫穷者」身上,那就成了种族歧视。
事实上,没能投入更多资源、好让非洲人也能拥有其他地区民众追求的事物,主因即为许多外国发展人才选择了这样的观点──非洲人民拥有的事物并不多,是因为他们似乎不需要那么多。他们试图将非洲人描绘成未受邪恶物质主义污染的快乐之人,但他们似乎彻底忘记,在这个全球化时代,非洲人、就算是居住在偏远地区的非洲人,也都知道尖端科技所能带来的便利。非洲人可以学习拥有与其他人同等的、甚至是更多的「欲求」,假定非洲人不需要这些便利,其实是将某种近乎次等人类的形象投射在他们身上。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