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咨商室】30岁的焦虑

我焦虑,却不知道为什么
长相甜美的单身才女温迪,最近刚刚满30岁,从荷兰鹿特丹家中进行这一节哲学咨商。她能流利地说好几种语言,在德国居住多年,热衷于社会企业,最近刚从非洲纳米比亚实习回来,即将在美国私立名校完成她自己非常喜欢的硕士学位。父母很大方赞助一部分昂贵的学费,非洲打开了她对未来和世界的可能性,所以毕业以后可能会继续到非洲去做喜欢的专业工作,但还没有做任何正式决定。
「为什么我对于满30岁感到焦虑?」是温迪想要咨商的问题。
焦虑背后真正的担忧在哪里?
温迪的问题,虽然听起来非常明确,其实还是很笼统。是因为觉得再不赶快生孩子,就要变成高龄产妇了吗?还是对于个人成就有所疑虑?或有别的担忧?我知道这一定是私人问题,但无法判断这属于个性问题、家庭问题、感情问题,还是健康问题的范畴,所以我必须要问一些问题,来做「澄清(clarification)」的工作。
为了得到多一些可以判断的参考信息,我请温迪用「预设(presuppositions)」的方式,告诉我她觉得一个会问这个问题的人,是一个怎样的人。
温迪给我的几个预设是这样的:
1.这个人对于30岁的人是什么样子有特定的期待。
2.这个人很在乎别人对他的想法。
3.这个人应该有雄心壮志。
因为温迪说她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所以我征求她的许可后,加上两个属于我的假设:
4.这个人不喜欢自己。
5.这个人觉得30岁是一件大事。
我之所以加进这两个假设,因为我想知道温迪对于被说成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会不会有什么反应,还有问题当中的30岁这个数字,到底有没有实际的重要意义。
有了这些预设之后,我问温迪她觉得这5个预设里面,她最想谈的是哪一个,如此一来我就可以缩小范围,知道她真正的问题在哪里。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