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孩子间的霸凌无法终结,因为看不起下一代的大人叫不醒!

最需要学习如何防制霸凌的人,不是孩子,而是每一个大人。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当大人不停止地将自己与下一代比较时,霸凌议题便永远无法好好地了结,孩子也永远无法习得真正的同理心是什么。
因为你从来就不把自己跟他放在同个位置上。
孩子在霸凌中的位置,来自家长的心态
全职投身写作教育三年多的我,在自学团体兼课两年,这中间遇到最常见的问题不外乎就是最近教育部热推的防制霸凌议题。很多非同行的朋友会问:「面对学生霸凌,老师介入有用吗?」针对这个问题我也曾经很困扰,学生之间的拉锯关系非常幽微,站在老师的位置其实很难有效的介入。但老师的介入无效,霸凌越演越烈,难道要放任孩子间互相伤害无所作为?
我的心理师一句话点破了我:「问题多半来自家庭。」孩子跟父母学习语言、沟通;同理,也会学习父母待人处事的行为模式。成为大人后,我们很常挂在嘴边说「我以前都怎样怎样」,其实就是将自己的行为模式传达给下一代。
同样的,死不认错的学生,将他的家长请到学校来,多半给的响应都是:「我的孩子没问题,他在家都很好。」换个方向,找了被霸凌的学生家长来对谈,接收到的信息则是:「老师,我的孩子是不是真的很糟?」连父母都无法发自内心地相信自己孩子了,那被霸凌者本人怎么可能反击呢?恐怕他也深深的内化了「我是不是不值得同学喜欢」这样的想法。
更无奈的是,还有一种不想惹事、只好转学的家长,看似不跟霸凌者一般见识,但反过来说,也将无法处理只好逃避的行为模式传递给了孩子。他们嘴上鼓励孩子勇于反抗,但当情况演变到无法收拾时,却又不敢陪着孩子站出来据理力争,最后带着孩子连滚带爬的逃,连一次来学校讨个道理都没有就离去。无声无息、眼睁睁看着孩子在霸凌处境下受困的,也是家长自己。
直到最近,我将电影《小丑》设计成课程教给学生时,才在一次次的教学与内在对话的过程中,惊觉一件事情:最需要学习如何防制霸凌的人,不是孩子,而是每一个「大人」。
谁说下一代一定比你差?
为什么?因为我发现「贵古贱今」的人彼彼皆是。
「下一代怎么办?」、「现在的学生越来越差」、「每天只会滑手机看以后怎么办?」、「大学生没救了」、「整天只会看没营养的网红,我们以前这年纪都在看金庸」、「滑世代的危机是……」、「无动力世代怎么救?」、「现在小孩越来越没教养」……。每天看到这些担忧,说真的我白眼都翻到后脑勺。小时候就是在这种各式担忧(甚至更夸张还有性别歧视,例如「你脚开开小心以后没人娶你」)下长大的我们这一代,活得哪里不好了吗?
贵古贱今其实就是一种比较级的词语,更白话解释就是:你们永远比不上我们,所以我们要警告你们、要拯救你们。这些对滑世代、无动力世代的标签,以及各种「如何挽救」的焦虑,显示的都只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位置,潜台词就是「下一代需要被拯救。」
当然,每一代都有属于自己的挑战与问题,但是,能解决问题的永远只有自己。下这些标题的大人们,你到底想要解救谁?是解救下一代?还是对未知焦虑不安、高自尊低自我价值的你?
那这种救世主的心态跟霸凌有什么关系?跟电影《小丑》又有什么关系?
有!贵古贱今,一天到晚拿比自己年轻的那一代来比较的人,不就是没有同理心吗?小丑所遇到的,不就是没有人真正的同理他吗?当你整天都在说下一代会完蛋、会比你惨,比你还不如,要不就只是显示你对无法控制的未知有强烈的不安全感与焦虑;要不就是你只是想借着贬抑他们,凸显自己的优秀。
我在教育现场上看到太多老师喜欢贬抑学生,面对108课纲的上线,他们永远都用「学生素质太差」、「上课态度无法配合」等问题来批判,但新课纲调幅最大的是老师的教学方式跟课程配置方式,老师若担心学生无法听懂,那反映的不就是自己的教学方式无法灵活调整,只能当标准化的教书匠的问题吗?可是这些老师却总是以「学生无法适应新课纲」作为自己无法应对新教法、无法适应时代改变的借口。
排挤、批评、霸凌,皆来自于对看到「不一样」事物的焦虑,当事人想消除内心的不安全感,便会在有意无意间采取这类型批判的行为。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