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生命,本来就不该是货物

农委会将订定新版「犬猫买卖定型化契约范本」,犬猫购入48小时内若出现发烧等疾病,或一年内诊断出心脏病、耳聋等遗传性缺陷,可要求业者赔偿医药费或退还犬猫,最快今年下半年实施。
乍听之下听起来保障消费者的契约,但把「瑕疵动物」退给业者,更换另一个「良好商品」的逻辑,却忽略了一个问题:从民众到政府,难道我们真的把生命当「货物」吗?
利伯维尔场的契约交易,在确认货物的财产权归属后,即可成为人们交易的标的物。然而这些交易标的物的范围限制在哪里?身为一位有良知的人,我们都认同「生命不可以被交易」,但这样的共识却在每天发生的活体交易中崩解。宠物业者当然有他们的一套说法,也会坚持其繁殖行为完全合法,但是动物的生命真的可以用金钱衡量且交易吗?笔者持反对观点。
被退货的动物处境堪虑
假设农委会制定的契约范本开始实施,而消费者也真的依据契约内容去退货,可以请大家想想:这些动物的下场会如何?
宠物业者都会落实企业良心,不顾成本的照顾「瑕疵」动物一生?或者可能随意丢弃山区、水沟任其死亡?还是假装民众,直接带去收容所弃养?从商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营利,既然业者将动物视为「货物」,这些已无经济价值的货物最后要怎么处理?身为一位理性的业者,自然会用最低成本的方式进行,以降低营业损失。笔者认为在商业这样的特性之下,愿意带这些动物就医或持续照顾的业者,恐怕只有极少数。
政府部门缺乏公共哲学素养
这部分是最让笔者担心的,政府部门对于业者的活体交易长期缺乏正确限制,法规和一些地方政府所订的契约内容,仍着眼于「保障双方交易权益」。
例如动物有缺陷或疾病就可以带去更换「等值」幼犬猫这样的规定,仍视动物为货物,也会让民众认为政府带头认同这种价值观。身为中央机关的农委会自以为保护消费者权益,但实际上是在强化把生命当货物的价值观。这样的规定反映出农委会的公务员们(包含政务官和事务官)没有人意识到这件事情。政府的存在本有其他目的要落实,例如公平、正义、社会安定或弱势保障,但我们的政府却没有显示出这些。
减少繁殖、提倡领养才是解决之道
依据农委会的统计,2014年6月底时,全台湾合法的宠物繁殖业者有644间,而2017年成长到700多间。笔者认为,政府真正应该做的是落实对繁殖场的稽查和管制,依据宠物业查核及评鉴办法评鉴的结果分为优、甲、乙、丙四个等第,对于丙等业者,应修法直接废止其许可证,依据行政院农委会动保新闻网之资料,若废止丙等业者许可证,则全台可立刻减少近60间劣质繁殖场;另外,宠物业者查核及评鉴办法也应针对查核结果不确实者设定罚则与辅导机制,若辅导后仍不改善则应连续开罚,否则查核项目对于繁殖业者毫无强制力。
基隆市政府自从2016年开始停发特定宠物业者的许可证,包含繁殖和买卖,若许可证逾期未换证及注销,不接受新申设。基隆市政府动保防疫所认为,收容的动物都认养不完,停止动物繁殖和买卖可以避免犬猫数量持续超载。如此的观点即是进行动物总量管制,同时传达基隆市政府不欢迎动物繁殖和买卖商业化的价值观。
综观国际间对于动物友善的国家包含荷兰、匈牙利、瑞典、德国和法国等国家,动物保护不单纯只是「保护」,其中显示出的是关心动物的福祉,甚至将动物的地位提升到与人类一样,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在城市中的大街小巷,而不会遭受异样的眼光。人们也为了理解他们,必须学习动物行为相关课程,才能与动物一起徜徉在这个人类所主导的社会。
台湾已经有一群人在为这件事努力,动物保护不只是简单的救援、安置和送养,而是我们学着理解、照顾并与动物们一同生活。其实台湾并没有离这些很远,只需要你我更关心这些议题,或甚至试着替动物们做一些事(例如从拒绝购买动物开始),我们将会更往前一步。
(作者为中山大学政治所硕士生)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