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见「薇」知着,运动选手培训制度该改革了!

网球好手谢淑薇已申请退出本届奥运赛事,并且表明将不再接受国家征召出赛。各界议论纷纷,有人支持,也有人认为谢应为国家忍耐。此事件突显出我国长期以来选手培训机制上的缺失,若相关问题不解决,难保此事不会再发生。前有撞球好手吴珈庆入籍中国、今有谢淑薇退出国家代表队,都是台湾体育环境无法留住优秀人才的警讯,政府实应正视。
长期以来,国内对于不同运动项目及培训阶段相异的赛前作业,委由各单项运动协会办理,惟各协会对于选手、教练、裁判培训规范各有不同,难免影响培训成绩。在国际奥委会成员国的体育团体单一原则之下(每一运动项目仅得以存在「一个全国性之最高体育团体」,即单一之全国性单项运动协会),作为与其他国家或体育团体交涉之唯一对口单位,并代表国家参加国际性之该单项运动竞赛,选手为了要获得培训参赛机会,可能接受了许多不平等的待遇。
此外,各单项运动协会依据人民团体组织法成立,主管机关是内政部,形成民间体育团体是受内政部指导、监督,体育主管机关只能补助却不能管理,不利全民运动以及竞技运动的推展。可见国内体育组织之整合与管辖隶属问题,影响了体育才培育制度之运作。
而训练一位优秀选手成为国际级的运动员,是一项冗长而艰巨的工程。因此,教练需具备深厚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实务历练。但国内职业运动选手多依靠所谓的「家长教练」进行训练、安排赛事。至于职业运动选手需四处征战,赚取比赛积分和奖金,多是依赖家里支持,虽然职业运动选手以个人身分出赛,不代表国家,国家本就毋须提供奖助金或相关奖励,然而职业运动选手赴赛最需要的无非是来自于社会各界(尤其是企业界)的奥援,而国内增强民间赞助运动选手的诱因尚嫌不足。
反观欧美运动竞技强国,有完整的运动员培训制度。例如:美国有组织严谨的全国性专业运动组织,负责培育国家级教练和选手、参加奥运等世界级竞赛;并且落实运动经纪制度,有助于运动选手的个人发展与权益维护,企业赞助运动活动或选手也已成为常态。而单项运动协会在协助选手方面,是提供实质的帮助,以球王费德勒为例,在成为球王之前,一路受到瑞士网协资助,负责相关费用,并非如国内单项运动协会对于选手的培训甚少关注。
老实说,我国体育资源及运动人才有限,必须充分利用国家及社会资源,有效整合国家与社会人力、物力,留住优秀运动人才。蔡总统竞选时曾表示,体育运动将是我国重要发展战略项目,既有的法规要落实,不合时宜的法规要修正。是以,蔡政府应尽速兑现其承诺,而非将资源耗费在诸多备受争议的政策上。
建议行政主管机关应制定体育团体法,明确订定其主管机关、权责、义务,以促进运动人才培育资源的有效分配及使用。同时,建立国家教练制度,包括培训、资格认定、授证等,而非径由各全国单项运动协会办理。此外,体育主管机关更应重新检视、修订「运动产业发展条例」、「所得税法」以及相关配套措施,积极与财政主管机关沟通、协商,给予赞助运动选手的企业或个人更多的税赋优惠,以实质诱因导入民间资源,才能藉由政府与民间的力量,改善国内运动选手培训环境,留住优秀的体育人才。同时,也要落实运动发展基金用途,限缩在运动选手的选、训、赛、辅、奖相关事项,将专款挹注于运动选手身上,并体察国内运动环境,以建构符合国情的运动经纪管理制度。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