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霸凌、羞辱、跟风向──关于「网络公审」的社会分析

「网络公审」是指使用网络信息工具,由网友评论放上各大社群网站的照片或影片。网友评论是非时,不一定秉持公正立场,且常站在道德层次批评、指责、教训当事人,形成网络霸凌,手法有肉搜、改图、文字辱骂、投诉任职公司等,使当事人产生心理创伤及情绪压力,甚至导致自杀。
「我骂他是在做好事啊!」
《乡民公审》作者强.朗森访问了许多案例,并试着整理网络时代中人们为何会近乎疯狂地集体羞辱某人这种群众心理现象。他发现,「网络霸凌是一种公开羞辱」。
过去网络的公开羞辱曾是一种弱势的集体抵抗,乡民可以用集体的力量去嘲笑、讽刺、批判虚假政客、掌握权力者,用以打击大企业。但如今,谁都可能用此工具羞辱任何人──不管是越界的公众人物,或犯小错的素人,甚至毁掉他们的一生。公开羞辱是人类文明倒退的现象,因为网络上的被告没有权利申辩,网络留存的纪录拒绝给犯错者再一次站起来的机会,即使主角道歉了,群众还是照打不误,他们基于某种原因选择继续误解。
群众心理现象最先由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勒庞(Gustave Le Bon)于1895年提出,他认为「群众」是暂时性组成的团体,属于「乌合之众」,由狂热不带意识的情绪传染,再经夸大、断言、重复等煽动手法,最后大爆发。另一研究则是1971年心理学家金巴多(Philip Zimbardo)的监狱囚犯实验[1],表示一群人聚在一起时,很容易「去个人化」,跟着场面失控。但强.朗森的访谈却发现,群众并非单纯被动,参与霸凌的群众心里其实自认为是秉持着「做好事」、「展现同情」的方式,在修理当事人。
「众怒是怎么聚在一起的?」此现象自动自发、无人领导,却在意识型态上以一目了然的方式聚集行动,并由回馈循环(feedback loop)得到实时回馈。当网络上有人说你作得好,你就会继续作,并召唤物以类聚的信仰同伴。只是没有人想到,引发的集体力量有多恐怖,令人失去了同情心,以及分辨界线的能力。「做好事」的理由只是表面包装,从心理分析的角度来看,网络特性也激发了参与者不满的投射(以为对方怀着自己猜想的恶劣动机)、内心受伤的小孩(过去经验的无助)、扮演正义使者等黑暗面,将潜藏已久的情绪合并在众怒旗帜下,以代罪羔羊抚平自己的不平静。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