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世代的大学毕业生,教育报酬率差很多

「高希均批年轻人领22K,赖政府不怪自己」(《苹果实时新闻》2014年6月3日)
「台湾没有所谓的世代正义,像我们这样的七、八年级生,只是上一世代的免洗筷」(《报橘》2015年12月23日)
「世代正义」是每每谈论青年就业困境或劳动市场议题时的关键词。年长世代的人,将年轻人贴上「草莓族」标签,直指其不愿意吃苦、对工作没有热情,生活只想着「小确幸」;而年轻世代则以「时代不同了」作为反击,认为年长世代乘着经济起飞的浪头,成就了现在的社会位置,年轻世代则面对恶化的劳动市场,就算有能力也难以找到好的工作。
以上年长世代及年轻世代的观点,分别代表了社会学的「个人微观」及「结构宏观」的不同视角。年长世代强调个人的不利位置是因为个人条件不足所致,年轻世代就是一群「崩坏的世代」;年轻世代则认为环境变迁决定了年轻人的不利位置,是因为「世代的崩坏」造成他们的困境。两者对立的观点造成世代之间难以对话。接下来我将提供一些实证分析的结果,讨论劳动市场结构变迁对不同世代劳动者的影响,为年轻世代的不满提供部分实证基础。
过去针对青年就业的相关研究,多以年龄来界定青年劳动者的身分,将年满15岁且30岁以下的劳动者视为青年劳动者,然而,年轻世代因教育扩张延长了留在学校的时间,降低了15岁到24岁的青年进入劳动市场的机会,采用年龄划分可能会忽略世代之间人口教育组成差异。因此,在接下来的讨论中,将青年就业的概念转为劳动市场的新进劳动者,分析样本为「人力资源调查」之中最高教育程度毕业后5年内的新进全职劳动者。
下图呈现不同时间进入劳动市场新进劳动者的高等教育报酬。此图显示,在1978年到1982年进入劳动市场的新进劳动者,拥有大学学历能够为他们增加30%的薪资,但这种大学学历的优势,随着时代而下降,2008年至2012年进入劳动市场的新进劳动者,他们的高等教育报酬仅剩17%,下降了13个百分点,高达近4成的降幅。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