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间的鸿沟:渴望信息的年轻人,与排斥网络的父母

哈瓦那旅程的最后 3 天,我几乎所有出租车都搭过了:一趟40美金的老爷车环游哈瓦那、行情半价的私人轿车到郊区、国营且跳表收费的 CoCo Taxi、与当地人共乘喊价的出租车,还有无数趟人力三轮车。
这些司机从 19 岁到 75 岁,不管是大学毕业还是军人退役,除了国营的 CoCo Taxi,他们的神情开心但复杂。从第 7 天的旅程开始,我开始搭当地公交车,一趟无论距离就是 1 块 CUP,大概等于台币 1 元。
一天傍晚新城区下车后,我在街头上认识了一位哈瓦那大学历史系的学生安迪,他讲起自己的国家,眼神中的炙热难以言喻。「我们才刚换了一位新总统,大家都很期待看到古巴改变。」安迪直指 4 月中才上台的迪亚斯─卡内尔(Miguel Diaz-Canel),「我们不在意他因为姻亲关系上台,我们只在意是否真的能有改变。」他指的改变是经济和科技这两块。
「外界认为我们很不开放、很落后,甚至很不安全。确实,晚上没有几盏路灯是亮的,但妳觉得危险吗?」他藏着无奈的神情里满是坚定,在哈瓦那生活很艰苦,但免费教育、免费医疗、治安良好还有友善的人群。
他的激问让我想到在古巴的第二个晚上,自己对哈瓦那动了情,那样的感觉好像爱上山里的小裁缝。天色已经不剩蓝,残留的一点白就像街灯,随时会消失。在哈瓦那中央区,巷内的黑暗没有带来惊险的感觉,只有小孩奔跑的脚步声匆匆而过。我从阳台望向远方,是三五成群的青年,他们的肢体动作完全不让人担忧。
那晚,我倚着门边歪着头听着 Host 说话:「网络是毒药,肮脏(dirty)而且会成瘾,你看下午所有孩子都在外面跑,他们交到的朋友全是真真实实地在分享生活,若网络充斥这里,哪里还有人在外面聊天、跳舞和踢足球?我的孩子不会拉着我陪他出去打棒球,他只会愚蠢地盯着 iPad 上的游戏,然后忘记与人相处和交流的重要性。」那是一位古巴父亲对于网络的看法。
然而,年轻学生安迪却渴望网络,因发达的科技是与国际信息接轨的必须。「我们要使用网络跟你们观光客一样,必须买网卡到特定区域,这样对学生做报告查资料真的很不方便,我们只能找书、看书,非常花时间。」安迪说,大部分的学生都躁动地期待改变。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