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极化的工作机会变化,只有高教育程度劳动者受惠

转换成具体薪资来看,2009年的「扩大就业方案」产生的定锚效果,让大学毕业生的薪资集中在22K,若我们假定2008年到2012年进入劳动市场的大学生薪资为22K,则同期进入劳动市场的高中职毕业生薪资为18,800元(22,000/1.17);若进一步假定高中职毕业生的薪资相同,在1978年到1982年进入劳动市场的大学毕业生薪资则约有24,400元,比2008年后进入劳动市场的大学毕业生高出2,400元。
过去解释教育报酬变化的论述,主要从劳动市场的供需结构切入。高等教育扩张改变了劳动市场中教育人力供给的结构,高教育劳动力供给大幅增加,将导致高等教育报酬下降;科技发展带来的产业升级,增加劳动市场对高教育劳动者的需求,因而促成高等教育报酬提升,这两个相左的力量相互竞逐的结果,直接影响了高等教育报酬的变化。
然而,单纯的供需视角,忽略了劳动市场的工作机会分布的重要性。下图是「教育报酬的机制」,它表达了两个面向的信息:
.不同教育程度劳动者从事好坏工作的机会,因教育扩张程度及科技发展速度而改变其分布。例如高等教育扩张可能让国中及国中以下教育程度的人,更集中在低薪/坏工作的区域;而大专以上教育程度的人拥有好坏工作机会的差异扩大。
.但市场中的好坏工作机会并非一半一半。当整体产业升级、高薪工作增加时,劳动者较容易在劳动市场中找到好工作,此时工作机会的虚线,往左偏移,也就是落入高薪/好工作的机会增加了;如果劳动市场条件恶化、坏工作充斥整个劳动市场时,会让即使拥有高技术的劳动者都无法找到好的工作,此时虚线会往右偏移,落入低薪/坏工作的机会增加了。
因此,劳动市场的供需结构及工作机会分布,都是形塑劳动市场结构的重要因素,且对不同条件劳动者的教育报酬产生影响。
高等教育扩张降低了高教育劳动者的教育报酬,但同时可减缓低技术劳动者的劣势;再者,科技技术发展提升高技术劳动者的教育报酬,却也让低技术劳动者薪资降低,扩大了教育的薪资不平等。从工作机会分布的影响来看,无论是高薪工作或低薪工作增加,都对于低教育劳动者有负向冲击,而且都只提升了高教育劳动者的教育报酬;就算是高薪工作机会增加带来的好处,也只有高教育程度劳动者受惠,因为低教育劳动者要进入「好工作」仍有极高的门坎及限制。反倒是中间工作消失让低阶劳动者失去向上流动的管道,只能被迫留在低薪的工作,能够从高薪工作机会增加的红利中获益的,是原本就占有优势的高教育劳动者。
年轻世代劳动者面对的是工作机会恶化的世界
透过这些分析结果,可以部分理解,为何年轻世代劳动者对于政府公告的平均薪资「高标」不满。除了对劳动市场样貌的描述工具(平均薪资)的反省之外,从工作机会来看,年轻世代劳动者面对的是高薪/好工作机会下降、低薪/坏工作机会增加的劳动市场;同时间科技技术发展速度,赶不上高等教育扩张的速度,让他们即使接受高等教育,都无法为他们带来更好的教育报酬,反而面对更大的竞争压力。整体劳动市场结构变迁,确实对不同世代的劳动者提供了不同的机会条件,期望此数据能够提供「世代共好」的理解基础。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