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才23岁,却觉得自己「时间不多了」?

看到香港读者「迷路者」的来信,我的心里纠结了一下,到底我们的教育建立了什么样的价值观,让选择念「技职教育」的年轻人变得如此自卑,觉得自己「输了」,甚至说自己是一个没有用的人?好像只有「会念书」、「考大学」才有资格变成有价值的社会人,这让我很难过。在德国的社会上,我们不会看到选择技术工作的人变得缺乏自信,觉得自己是次等人,但这样的情结在华人社会上却是如此明显,让人心痛。
但哲学咨商面对的问题,是解决个人思考的问题,所以我必须把社会价值观的问题放在一边。我告诉迷路者,在他的来信里,我看到了不只一个问题,而是3个问题:
1.在香港社会,因为我读的是技职教育(HD),所以我比不上读可以轻易衔接大学教育的副学士(AD)的人吗?这代表我是一个没用的人吗?
2.我愿意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吗?
3.我真的时间不多了,不能做没有结果的事吗?
「不知道这3个问题如果要选其中一个,你会选哪一个?」我问他。
迷路者说,他会选择第3个问题:「我真的时间不多了,不能做没有结果的事吗?」
你也看到了不寻常的地方了吗?一个23岁的年轻人,竟然觉得自己时间不多了,这听在我这个阿北级的人耳中,多么刺耳!
「假设发问的这个人不是你,而是一个你不认识的23岁年轻人,你认为为什么他会说『我真的时间不多了』?我想请你给我5个预设(presuppositions)。」
迷路者给我的5个预设是这样的:

  1. 他可能有绝症,能在世的时间有限。
  2. 他的待办事项列表中,有很多事要完成,但还没有完成。
  3. 他比同龄的人更晚去做同一件事,好像每个人都30岁结婚,但他40岁才结婚。
  4. 他要完成的事,有年龄/时间限制,过了一定年龄/时间,就没有办法去完成。
  5. 他要做的事很多,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但他给自己的时间剩下不多,他怕不够时间去完成,所以很赶。
    因为我不知道迷路者的状况,说不定他是真的癌症末期,来日无多呢?所以我要利用他的答案,对他的现实状况能够取得正确理解,却不需要问任何私人的问题,因为那是心理咨商才会触及的范围,哲学咨商并不需要。
    「在这5个之中,哪几个跟你的状况最相似?」我问迷路者。
    「第3项,」他说。「他比同龄的人更晚去做同一件事,好像每个人都30岁结婚,但他40岁才结婚。」
    「为什么?」
    「我很怕比人慢,比人差,被人取笑,很想被人羡慕,被人称赞。」
    于是我知道了,他的「时间不多」并不是来自于现实的限制,而是来自于他自己的焦急。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