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偏乡孩子常在高二时中辍?

在阿里山教书十几年的王宝莉老师观察,高二是原乡孩子中辍的关键年级。她透过和确定中辍的两位孩子的深度对话,理解最关键的原因,是高中必须下山就读、面对一个全新的环境和诱惑。看着孩子走在悬崖边缘,王宝莉悬着心,期待大家一起思考,学校、小区、社会,能提供怎样的协助?
在写这篇文章前我想先说些话。这是我在山上多年来发现的一个现象,每当进入秋冬时之际,就读高中二年级的毕业校友往往会在这时期中辍,已经连续好多年都有这样的现象,而且往往就是念到高二,不会是高一也不会是高三。我很好奇,为什么是高二这个年龄阶段。恰巧,我当导师的第一届国小毕业班目前正值念高二的年纪,以当时毕业生16位学生来做分析,这学期目前已有3位确定中辍,有2位就学情况不稳定,听说也已快达到旷课过多的休学时数,近三分之一的中辍比例,令我想写这篇文章。
这篇文章我以其中两位已中辍的学生为例,但由于个案尚未成年,我将接触过的几个类似经历个案,融合为两个角色描述,希望大家不要去对号入座寻找是哪位当事人,责备与质问他们。我只是想呈现偏乡原民学生下山后就学中辍的现象,思考这社会现况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体育资优,贪玩和认真练习的拔河
个案一普普,是我见过运动神经最优异的运动员之一,天生爆发力与原民战斗精神,国小还没毕业就有传统国中体育班来挖角,看好他未来体育发展潜力无穷。「只要他愿意来我们学校就读,学杂费与住宿费等基本费用全免」,小六刚毕业的普普跃跃欲试期待崭新人生。
但,每每周末或放长假回到山上,原生家庭的抽烟、喝酒,让青春期的他开始受到诱惑,同年龄的部落族人许久未见到他,也常邀他骑机车去烤肉、唱歌、聊天,「平常练习这么累,难得放假回山上当然要和朋友好好放松聚聚啊!」贪恋玩乐的声音开始与认真练习校队的自己拔河。起初还会记得教练耳提面命的教条宣言,但渐渐的,爱玩又忘了自律的他不想再这么累的每日操练,「晚一天再回学校收假好了」。于是开始跟教练说自己感冒生病或是山上家里有事,不然就说家里长辈喝醉了,没有车子载他下山回学校。借口与谎言一步步中断他的体育发展之路。
从开始星期一请假没到学校,到星期五不告而别提早回山上,慢慢的,变成连续一星期没到学校。「再优异的身体素质没有经过训练与磨练,也不可能会有好的成绩。」教练开始与他心灵喊话,希望他能珍惜老天爷给予他的先天爆发力与独树一格的协调性。只可惜,他终究在国中时期放弃了体育班的资格,转学到其他一般学校,也造就他更不稳定的求学之路。
薪水=收获,上班比上课有趣多了
高中阶段的他更是失去人生方向。高一转学两次,到高二念了私立夜校,白天以赚钱为目的,晚上还有一些体力就去学校教室趴着睡觉,「至少还有去学校,」算是对得起自己。时间一长,白天在餐厅端盘子、洗碗,有时需要加班或是过于劳累,「懒得去学校」的机率增加,久了就觉得「去学校也没什么用处,直接在家还睡得比较好,因为隔天还要再上班啊!」普普回想起自己当时想法,不讳言的说,白天上班晚上还要上课真的很累。
「白天工作能赚到钱,是立即性看得到的『收获』,拿到薪水我可以去买我想要的东西,也可以帮妹妹买新鞋子,可是晚上上课『学了半天也听不懂老师在教什么』,而且,到底学这些有什么用?我不知道,我只觉得很浪费我的时间。」普普对着天花板一口气说完决定高中中辍的心声。
「我觉得自己还是有在学习,只是换一个环境去学习,在社会上学习比较快也比较有用。除了能赚钱养活自己跟家人之外,我不觉得哪里不对?为什么一定要念完高中?拿到高中学历会让我赚到比较多钱吗?并不会啊!我现在一个月就可以赚到两万多元,跟我念完高中拿到的薪水还不是一样,甚至可能现在赚得更多。为什么我一定要再回学校念书?我找不到理由要回去。」普普很坚定、很有想法的对我说,自己绝不会回学校念完高中。
「老师,你不要为我感到失望。我没能达成你想要的运动员,我知道你对我很期待,我知道你想要我跟你一样成为体育老师,可是,我没办法了,放弃我吧!我都放弃自己的体育梦了,你快去救其他学生比较快,不要再有其他学弟妹跟我一样了。但我还是会好好活下去,因为我也只能靠我自己了。只是,我现在的生活不是你想要的而已。我还是有在学习,只是不是在学校里面而已,我没有学坏,抽烟、喝酒、吃槟榔是我们的生活,从小我的家庭不也是这样,我能不喝吗?我周围的人、老板、朋友都是这样,我虽然喝酒,可是我没有做其他伤害别人的事情啊!而且我隔天还是有上班工作,老板都说我反应、动作很快,跟我跑步的速度一样快。老师,这也是你教我的啊!所以我赚的工资都比别人多,下次换我请老师吃饭,不用太担心我啦!」刚满17岁的普普成熟的对着当年对他寄与厚望的我说。
国中毕业典礼可能是我们人生最后一场毕业典礼
个案二通通,一直以来处在高风险家庭长大,缺乏父爱的她极度想谈恋爱找人陪伴,国中就曾中辍离家多日,是令学校头痛的头号人物。家人担忧报警还是很难找寻到她,直到「我不想再躲警察了」,通通才终于自己回到部落,勉强领了国中肄业证书。
但到了高中,开始认识更多山下新朋友。「不用担心钱啊!每次出去都有朋友出钱,所以不会有没钱的问题,至于住哪里?就住男朋友家就好了啊!」通通嘴里的男朋友是一位刚当完兵的异性族人,在山下打零工赚钱。平日通通毋须出门工作,睡到自然醒后就打扫家里等男友回家,「有时候也会觉得有点无聊啦!但是回学校上课觉得更无聊,明年我有可能会回去再继续念书吧!不然也不知道要干嘛。」说完,通通又接着自我分析,「以我目前经验来看,中辍生很少在短时间内立刻回到学校拿到毕业或结业证书,国中毕业典礼可能就是我们人生最后一场毕业典礼了吧!」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