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城将改建商办,每坪至少150万元起跳,行情直逼信义计划区水平。

京华城提供
沈庆京说,听完建议后评估结果发现,这个方案确实可行,便开始寻找合作方,甚至找上国内某上市建商携手合作开发商办,只是过程又几经转折,双方合作破局决定各自努力,最终就自己默默去投标。
对于外界一再质疑其正当性,沈庆京驳斥:「就是有人喜欢搧风点火,说什么利益输送给京华城,侵害中石化股东权益,你怎么不想想,也有京华城股东跟我说,卖太便宜了,为什么不能再高一点的价格。」
一边说有损股东权益,一边又称低卖资产,小沈两边都得顾,又显得无奈。针对自己标回重建,想要打造成顶级商办计划,沈庆京坚信,「这对中石化的股东当然是好事,是绝对 100% 的好事」。
京华城成立18年至今,威京集团主席沈庆京自豪地说没有一天迟发过薪水。 报系资料照
京华城成立18年至今,没有一年赚过钱,但沈庆京自豪地说没有一天迟发过薪水,「不能因为我自己个人的困难,就不发薪水,这是没有逻辑的,虽然台湾有保障劳工的保险,但是薪水一定要发。」
沈庆京说,他一路走来秉持的理念,就是「至少我对得起诚信跟道义。」他举一个过去例子,他1975年创业成立公司,赚了一些钱,就去买500两黄金,放在保险箱中,「我准备这些黄金,是假设未来公司若有困难,就不愁发给员工薪水,因为发薪水是基本道义嘛!」
不过2000年时亚洲金融风暴曾一度让小沈差点垮台,当时政府为了弥补企业在亚洲金融风暴的损失,协助企业纾困,他说,那时候各行各业都很惨,自己也是损失重大,无论公司或个人,都是负债大于资产,光是股票就赔掉200亿元,且当时京华城仍兴建中,「一方面我的公司需要纾困,但我同时还在跟银行谈京华城的案子,所以等于是在纾困的困难中盖商场」,他说,如果他当时不管了,京华城就停工了,但当时京华城一刻都没有停工过,「这是因为要完成我小时候的盖商场给普罗大众使用的理想。」
沈庆京也表示,当时资产一天天都在缩水,「只是那时候集团的董总几乎都反对我纾困,因为公司马上会有问题,只有集团副主席白俊男非常支持立刻纾困。」他提到,那个时候政府纾困的知名企业非常多,政府纾困了上千家企业,很多都跑掉了,有些则是挪用纾困的钱放到公司救命,「很多人都不相信我没有挪用纾困来的资金,」他不讳言,当时他心里很想挪用,「正常人性是一定会想挪用的,为了救公司,怎么可能不挪用?」实在是这牵涉到不同股东,有道义上的问题,恰恰也是道义救了我。」
他说,最大挫折是在2000年纾困时期,让他过去多年的努力完全毁于一旦,但当时想到的是坚持诚信道义,继续努力经营公司,所以也才能一路走到现在。「拆掉京华城,也是我一大挫折和理想幻灭,这是当年纾困后一连串解决问题的延伸,但我很高兴面对现实」,如今将京华城问题解决了,「这也是我对小股东还有银行团的责任,不能不处理嘛!」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