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可以去问有听到的人

「。」我把笔记本跟文件数据都抱在胸前,站了起来:「既然你们做出了选择,就不能什么都想要。」
我平静地看着一整桌浮云:「我也是做出了选择以后,知道可能会有今天这么难堪的局面。」「但我本来就没有什么都想要。」
在逐渐失衡的世界,本就没有什么事是可以一直美好、一直双赢,因此我只能优先选择了自己最想保持完整的一部分。就算我有400个哥哥、就算你是长官、就算我穿短裤、就算你喝到烂醉、就算我当下只是委婉拒绝、就算你认为自己只是关心,都不代表你可以对我的身体、性别、年龄、职位或是意识任意妄为。
在关上会议室的门之前,我回头看着狂滑手机检查新闻的总编辑:「噢,对了,总编辑你放心,那个错误已经修正了。」我微笑:「我既然已经发现有错,就不会放在那里一直不管的。」
之后,那些曾经跟我一样敢怒不敢言,选择忍气吞声的女同事们一个个都来跟我亲近,抓着我的手充满感激地说,自从我去反映程哥的骚扰行为后,他收敛了很多。
「谢谢妳帮我们。」女同事开朗地笑了,脸上像绽放了一颗小太阳。
「我没有帮妳们啊!」我说:「我做这些不是为了要帮妳们。」我也开朗地笑了,惬意地接过那颗小太阳,她却不笑了。
「我是为了我自己。」
「但还是很高兴他有收敛一点。」
不久后,我就离开了这间公司,没有失衡的膨胀也没有缺角,而是很完整的,走向下一段新旅程。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