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毕业,没资格谈薪水?给年轻人的职涯建言

晓秋在脸书上跟我抱怨,说她的薪水还不如街上卖红豆饼大哥的收入。她还跟我算了一笔那个大哥的「帐」:根据晚上的客流量,平均一个小时就有 10 个顾客,一天出摊 4 次,以每次 3 小时来算,那么,每天就有 120 个人来买他的红豆饼。一个红豆饼是 15 元,一天的收入是 1800 元,一个月下来,他的收入就超过 5 万元。
说罢,晓秋拍了她这个月的薪资单传给我,实发那栏是用红色线条标注的,我看数字是两万多元。
晓秋说:「妳看看,我读了那么多年的书,拼死拼活地考上大学,过了英检高级 ── 我英语说得比他好,计算机懂得比他多,可为啥他月收入超过 5 万,我就只能拿到他的一半不到呢?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辞职去卖红豆饼呢。」我便问了她三句话:

  1. 你能每天 5 点就起床准备食材吗?
  2. 你能忍受寒冬腊月和酷暑炎夏在室外站 12 小时吗?
  3. 你确定你做的红豆饼一定就比他做的好吃吗?
    晓秋在那边停顿了一会儿,回复了两个字:不能。
    付出不一定等于收获,但可以努力提升自己
    事实上,我可以理解晓秋的心情,毕竟我也是从那个阶段走过来的。大学毕业后刚开始找工作时,我也是职场菜鸟,履历表上的工作一栏,素净得好像一位未施粉黛的丑女孩。那时,我们没资格和公司谈报酬,甲方给我们多少,我们就拿多少 ── 即便少得只够支付房租,也必须接受。
    套用经济学上的理论,如今的职场可是买家市场。
    作为卖家,我们只能用心挖掘和经营自身的潜质,不断提高市场竞争力,尽心尽力地服务好买家,进而从新卖家一步步攀升为「皇冠卖家」。
    现在的晓秋就是新卖家。刚找到工作的时候,她也是欣喜万分;领到第一个月的薪水时,她还很兴奋地请我吃了一顿。当时因为盛情难却,我于是狠狠地削了她一顿麻辣火锅。
    晓秋在脸书上跟我抱怨,是在她转为正职后的第 3 个月。职场的新鲜感在悄然退却,对她而言,现在的工作枯燥、乏味,没有技术可言,每天在椅子上坐 8 到 10 小时,搞得她看到那张椅子就怕。她说,自己最期待的就是年节假日和每个月发薪水的那一天,但每一次都会让她失望。
    她的失望,源于她认为自己的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
    在她的理论体系中,即便是初入职场的新人,也该有属于新人的体面 ── 体现在薪水上。而且,高薪有助于提高员工的积极性,激发员工的潜能,这对提升公司效益来说也很不错,正所谓:高投入才能有高回报。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作为一个业务,水平还谈不上有多高,没有业绩的新人,公司怎么看到你身上的潜能,以及你能为公司创造的未来效益呢?
    ☑ 滑手机时,来听本书吧!经理人为你两周精读一本书,点我免费体验 >>
    晓秋开始在公司我行我素起来,不再义务加班,手上的工作也是能应付就应付,3 分之 1 的时间则用来和脸书上的同学大聊梦想和未来。正巧,此时有个同学跳槽了,薪水比从前翻了一倍 ── 大家私底下一比,原本还处于中间的晓秋,眼看就要垫底了。
    晓秋的原则向来都是不求最好,也不能做最差的。所以,她着急了,像是考试没考好,从原本的中等生降到了末段班。心情上的落差让晓秋难受了好一阵子,那段时间她做什么都没心情,觉得自己做得再多也无法改变薪资低的事实。她又想了想自己在公司的处境,加薪是不可能了,升迁就更不可能了。
    委屈的晓秋开始学着同学大量撒网,以期找到更高薪的「好工作」。来年春节过后,有一家同类型的公司通知她去面试。这家公司在业内颇有名气,给的薪水自然比原来的那家高。晓秋面试结束后回来,就信心百倍地递出了辞职信,每天骄傲得好似凤凰一般。
    没想到,她等了 3 天,等来的不是录取通知,而是一句话:「很抱歉通知您,您没能通过我们的面试。」晓秋当时就傻住了。后来,她仔细询问了没能通过面试的原因,答案是:她在业务方面还不够熟练,很多细节问题都答错了,而他们需要的是能够快速上手、不需要旁人再来教的员工。
    被拒绝之后,晓秋赶忙回到公司,想要拿回辞职信。没想到,人事主管早就知道她在外面求职的事,并将这件事告诉了她的直属上司和部门主管。部门主管最看不惯朝秦暮楚的人,而且,他对晓秋这一年的表现并不是特别满意。
    经直属上司回报,晓秋做的数据表经常会出现大大小小的错误,要么是公式连结错误,要么是为了方便,直接套用之前的范本,结果套用之后忘了改标题和日期,甚至连里面的个别数据都忘了改。面对这样的员工,哪个上司想留呢?晓秋的结局可想而知。
    把眼光放远,跟 5 年后的自己相比
    有人说:「刚毕业的 5 年里没资格谈薪水,这 5 年里你需要看重的是如何提升自我价值。」遗憾的是,很多初入职场的年轻人都无法意识到这一点,在这个一切都追求速度的时代,我们都想快速成为令人羡慕的佼佼者。
    不过,也有例外 ── 潇潇就是我认识的一个例外。
    潇潇是我的同学,读书时睡在我的上铺,我们的关系好到可以睡在同一张床上。那时,我们俩是班上每年都能拿奖学金的人;我们还选了同一门选修课,成绩相当。我们读书时的轨迹如此相同,让我曾一度怀疑她是不是我的影子。然而毕业之后,我和潇潇走上了截然相反的道路。
    原本我们都打算要考研究所,没想到考研究所的口号喊了 3 年,到报名的时候,我们不约而同地放了对方鸽子。原因很简单:我们觉得读了 20 多年的书,是时候出去闯一闯,锻炼一下自己的本事了,如果有需要,再去读研究所也不迟。
    于是,毕业后我在亲戚的推荐下进入一间外商公司做市场调查工作,潇潇则进了一间私人企业。我的薪水在班上同学当中处于中上水平,一向很优秀的潇潇却垫了底。但是,那时潇潇胜在心态正确,有一次聚会后她曾对我放话:「我现在不跟妳比,我跟妳比 5 年之后。」
    潇潇说得信心十足,我当下就接了这个「5 年赌约」。之后,我和她各奔东西,为未来去打拼了。作为一个菜鸟,那时我什么都不会,虽然考过了计算机检定,但居然无法做出令上司满意的 PPT。有段时间我很挫败,感觉从前的骄傲一下子就没了,别人看我的眼神也从仰视转为俯视。
    当我把自己的真实感受讲给在另一个城市工作的潇潇听时,那边的她也一样唉声叹气。不过,这种感慨并没有持续很久。潇潇在电话那头帮我打气 ── 她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学习业务技能,还说她报了英语口说班和投资课程,想趁着离开学校没多久学习干劲还在,再学点技能。
    潇潇所在的企业属于物流业,跟金融、英语搭不上边,因此,我当时觉得她这么做根本就是徒劳的 ── 我认为,与其把时间花在那些看不到效益的事上,倒不如花在一件能够立刻兑现的事上。
    那时的我和晓秋一样幼稚。我只按部就班地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在公司里做着和我月薪相匹配的工作,有时忙,有时闲,日子一天天地就那么过。当我开始嫌弃自己的薪水有点低时,潇潇跳槽了。令我很意外的是,她跳槽到了一家金融企业。
    我们已经工作 3 年了,当我纳闷潇潇怎么会跨产业跳槽时,她告诉我,这家金融企业跟原来的公司有合作过,她能跟他们接触,源于某一次谈判时公司的财务人员突然告病假,而她刚好是窗口业务,加上她懂一些财务知识,也十分清楚公司的财务运作流程,便和对方谈了起来。
    除了几件小事需要由财务人员作最后确定外,其他事宜潇潇都处理得十分专业,相当漂亮 ── 她给对方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象,后续联系始终没有断过。对方觉得潇潇聪明、机灵、反应快,很适合做金融业务,便有意请她来。刚好她也有意进入金融行业,正愁没机会入行,这便顺理成章地过去了。
    去了新公司的潇潇,也没有松懈对自己的要求,她工作依然很卖力、很认真,不肯放过每一个细节。加上她性格偏外向,深谙为人处世之道,入行没多久就积累了相当数量的客户,不仅受到主管的格外重用,就连薪水也跟着翻了几倍。很快的,潇潇的薪水就超过我了。
    我曾看过潇潇的一篇部落格文章,有句话是这样写的:
    「年轻人,不要总盯着薪水,如果你只把眼光放在那 3000 元上,那么到最后,你也就只值 3000 元。」
    每个人都有价值,这价值依你的市场竞争力来定。初入职场,你需要做的是如何提升自己的专业能力,而不是只为了当下的薪资。其实,职场很公平,因为它只偏向竞争力强的那一方。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