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霸凌、羞辱、跟风向──关于「网络公审」的社会分析

「网络公审」是指使用网络信息工具,由网友评论放上各大社群网站的照片或影片。网友评论是非时,不一定秉持公正立场,且常站在道德层次批评、指责、教训当事人,形成网络霸凌,手法有肉搜、改图、文字辱骂、投诉任职公司等,使当事人产生心理创伤及情绪压力,甚至导致自杀。
「我骂他是在做好事啊!」
《乡民公审》作者强.朗森访问了许多案例,并试着整理网络时代中人们为何会近乎疯狂地集体羞辱某人这种群众心理现象。他发现,「网络霸凌是一种公开羞辱」。
过去网络的公开羞辱曾是一种弱势的集体抵抗,乡民可以用集体的力量去嘲笑、讽刺、批判虚假政客、掌握权力者,用以打击大企业。但如今,谁都可能用此工具羞辱任何人──不管是越界的公众人物,或犯小错的素人,甚至毁掉他们的一生。公开羞辱是人类文明倒退的现象,因为网络上的被告没有权利申辩,网络留存的纪录拒绝给犯错者再一次站起来的机会,即使主角道歉了,群众还是照打不误,他们基于某种原因选择继续误解。
群众心理现象最先由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勒庞(Gustave Le Bon)于1895年提出,他认为「群众」是暂时性组成的团体,属于「乌合之众」,由狂热不带意识的情绪传染,再经夸大、断言、重复等煽动手法,最后大爆发。另一研究则是1971年心理学家金巴多(Philip Zimbardo)的监狱囚犯实验[1],表示一群人聚在一起时,很容易「去个人化」,跟着场面失控。但强.朗森的访谈却发现,群众并非单纯被动,参与霸凌的群众心里其实自认为是秉持着「做好事」、「展现同情」的方式,在修理当事人。
「众怒是怎么聚在一起的?」此现象自动自发、无人领导,却在意识型态上以一目了然的方式聚集行动,并由回馈循环(feedback loop)得到实时回馈。当网络上有人说你作得好,你就会继续作,并召唤物以类聚的信仰同伴。只是没有人想到,引发的集体力量有多恐怖,令人失去了同情心,以及分辨界线的能力。「做好事」的理由只是表面包装,从心理分析的角度来看,网络特性也激发了参与者不满的投射(以为对方怀着自己猜想的恶劣动机)、内心受伤的小孩(过去经验的无助)、扮演正义使者等黑暗面,将潜藏已久的情绪合并在众怒旗帜下,以代罪羔羊抚平自己的不平静。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在线仇恨如何影响数字生活?

后来,仇恨言论如何破坏网络文化?「新闻讨论区」是最好例子。
十几年前,国内外新闻网站的网页下方,几乎都内嵌留言区,当时,我们普遍相信「读者意见」是新闻的延伸,是公民审议的网络实践,小自纠举错误,大至新闻事实被检验、意见评论被辩证,网友留言让媒体从业者更加谨慎小心,并担负言责;有些例子里,读者的专业知识甚至补充报导不足,提供新闻延伸线索。
事实既是如此,又不只如此。很快地,草率、恶意的言论主导新闻留言区,媒体组织必须调派大量编辑,24小时轮值管理,删除毁谤攻讦或歧视性留言,否则将跌入恶性循环,只要有一两名「破坏性侵犯者」,就会让诚意讨论却步,留言品质无量下跌。
由于人力成本太高,甚至影响媒体报导或网站品质,多数媒体直接关闭留言功能,少数如《卫报》让网友互相评分、《纽约时报》及《联机》预设隐藏留言,或只允许付费会员发言。随着脸书崛起,新闻网站普遍嵌入脸书留言框,减少管理负担;有些完全封闭讨论,包括《Popular Science》、《MIT科技评论》等重要科技媒体。
这些发展令人惋惜。意见交流原应是网络强项,然而,在线仇恨让讨论区沦为人性重灾区,尤其政治主题,党派歧异往往摧毁中立地带。时至今日,「群体智能」、「多向对话」是一个尚未实现的允诺,一个被袭夺的数字乌托邦梦想。更糟的是,在线仇恨快速恶化公共讨论质量,进而引发社会问题。
三、仇恨言论如何引发暴力行动?
脸书为了流量,承接媒体网站的议题讨论功能,也付出庞大代价,将内容管理外包给数以万计的审查员,不断招致「管理不力」、「戕害审查员身心」等批评。另一方面,在线仇恨产生群聚效应,以美国为例,就快速集中到Reddit、4Chan等社群网站。
其中,动漫讨论区起家的4Chan由于管理宽松、匿名性高,聚集大批厌女、阴谋论、种族歧视、宗教仇恨的恶意言论。新闻网站Vice在7月统计,自2015年以来,4Chan的仇恨言论增加约4成,宣传新纳粹主义的文字激增,鼓吹暴力的贴文攀升25%。
月流量2,000万人次的4Chan还不够,又衍生出更激进、更少管理的8Chan。今年以来,从纽西兰基督城到美国德州边境的艾尔帕索,已有三起重大枪击案凶嫌,都是8Chan重度使用者,他们犯案前,都在该站发布仇恨宣言,甚至声称受网站内容启发,因而引爆社会争议,被称为「网络暗角」。
这些案例并非巧合,根据华沙大学心理学者的实验,特定群体若不断曝光在愤怒、敌意的讯息环境里,确实会升高他们的偏见,强化他们的厌恶情绪;越过某一临界点之后,这些恨意或歧视语言会被常态化,不再被认为具有冒犯性,进而降低同理能力,最终形塑一种扭曲的世界观。
接连三起大规模枪击案,让8Chan饱受抨击,尤其惨案发生后,该站用户纷纷留言赞扬凶嫌是「自己人」,并夸耀死伤人数。就连当初笃信「言论自由乌托邦」的创站人布里南(Fredrick Brennan),都认为应该关站,他向《纽约时报》表示,偏激失控的言论对社会只有负面效益,甚至对网站用户也有害,「只是他们还不知道」。
不过,布里南已非网站管理者,8Chan历经网络服务商抵制后,目前仍继续营运。另一种意见也认为,光是关闭8Chan,不但不能杜绝仇恨言论,反而会让激进群体更加团结、更偏激、地下化,正如4Chan收紧言论尺度后,反而催生更小、更黑暗的8Chan。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动物当代思潮】什么是「自然」?从误解与偏见思考原民文化和生态管理

[引言]动物当代思潮「荒野中的救赎:迈向原住民狩猎与动物保护的平衡」研讨会,邀请9位来自原民权益、原民狩猎文化、动物权、野生动物保育及动物保护运动的专家学者发表演说,从动物权伦理、生态保育观点到资源管理分析,来分析如何形成一种能够考虑动物保护的原住民狩猎,除增进主流社会及原住民朋友对动物保护的理解外,也希望能贡献更深入的观点,使未来政府决策更为多元。本场主讲者官大伟是政大民族系的副教授,也是来自新竹县尖石乡的泰雅族人,从结合传统知识与当代观念的角度,讨论原民狩猎与动物保护的议题。
什么是「自然」?
我们常说要亲近大自然,就把小孩子带去乡下、田野间去。这是不是自然?对有些人来讲可能是,对另一些人来说却可能一点都称不上自然。你看到的道路、方格状的田亩,有它历史地理的因素,因为种植的作物、耕作的方式产生了地景,当然,也是人为活动的结果。
再换一个例子,生态保留区的高山湖泊,显然是受到人为影响跟破坏比较少的。可是这就是「自然」吗?所谓的保留区其实是人为划设之后产生的结果,也就是说,它也是人们刻意塑造出来的,其实一点都不「自然」。
我们甚至可以进一步思考语言概念里面的「自然」。我曾经问过使用不同语言的人,包含原住民等不同的族群,在您们的语言里面有没有「自然」这个字眼?有的有、有的没有,也就是说,在某些文化里面创造出「自然」的概念,可能是都没有人碰过的,跟人类社会对立的那一面,但并不一定所有文化都这么理解人类社会以外、或是人类社会周边的这些事情。
再举司马库斯的例子。有一位加拿大的生态学者和台湾学者合作,到司马库斯做了林相调查,他们发现:司马库斯看起来好像是自然森林的那个部分,其实是泰雅族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在这里经营的结果,包括土壤、林相以及留下来的人工设施。他甚至进一步用泰雅族的地名,去跟现在对于森林、土地、物种的命名方式做比较,发现泰雅族的地名同时结合了对于地理、植被及人类活动历史的描述。从这些地名推回去,这片山林其实还是人为活动的结果。
西方的财产权理论认为,当人类投入劳动力、改变土地的状态之后,就可以宣称是自己的财产,这也是为什么当白人到澳洲去殖民的时候,觉得这是无人之境,因为他觉得那是没有被改变过的。可是这种观念背后的预设,忽略了一种可能,就是把栖地维护好、让食物可以在这里产出,这是不是一种土地使用的方式?如果是的话,你看起来是一片自然地景的山林,对于在这边长期活动的人来讲,也是一个文化的递延。
所以说,所谓的「荒野」或者「自然」,显然是在某一些文化里面被创造出来的。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流行文化:香港身份的载体

香港曾经盛产流行文化。当年,小小一个城市生产的广东歌可以远播至台湾、中国大陆及星马各地,港片更是红遍亚洲,远征西方。在香港,听歌看电影绝不只是消遣娱乐,流行文化被认为是香港文化的核心、香港人身份的载体,甚至是香港历史的铭刻之处。至于明星,亦从来寄托了香港人的身份认同。当年,成龙是香港之光,到了今天,香港人仍然在周星驰身上建构香港身份。
西方学者曾言,一个国家的社会史可以由明星去书写,明星的起落更换反映的是社会变化与发展历程。这句话既适用于有造星工厂好莱坞的美国,也非常适用于香港。然而,明星研究在华语世界更是低度发展;我们关于明星的讨论往往停留在「某某某是唱将或演技派,某某某则是偶像或花瓶」——即是只谈演艺才华。
然而,某种型格的明星何以在某个时代当红,某种性别特质的艺人何以在某个地方被受落,背后都有社会、文化、甚至是政治脉络,并非「外形佳、演技好、唱功厉害」可以解释。明星研究不单看歌影视作品,还会聚焦新闻媒体及公关信息如何呈现明星,种种材料构成「明星文本」(star text);他们作为私人个体(private person)及其公众形象(public persona)的关系错综复杂,正是明星研究的焦点。
在殖民时代,香港人政治冷感,不太热衷社会事务;当时,香港的一大强项正正是流行文化。明星既是众人偶像与成功典范,更是寄托身份认同的载体;当看到某个明星,人们其实是看到了香港。在港片与广东歌盛世,港星名扬四海,香港身份也随之确立。追捧明星,除了是对他们外表或才情的欣赏,亦是借由他们建立「什么是香港」的本土意识,以下的成龙及梅艳芳都是上佳例子。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见证一座城市殒落:黄秋生的最终流放

黄秋生传出有意入籍台湾,一代影帝离开香港,也见证了这段时间的社会风波。 图片来源:黄秋生Anthony Perry脸书专页。
日前传出香港艺人黄秋生已离开香港,正在台湾防疫隔离,甚至在社交网站承认,有意入籍台湾,移居当地。消息一出,两岸都有不少感慨和猜测。
经历去年香港政局动荡,社会氛围趋坏,作为少数敢于表态,过去一直抨击中共政权、遭影视圈封杀的艺人,黄秋生的告退,或说中了不少香港人心中想法,对前景已经灰心无望。非要谄媚求存不可,不如离开,不如放逐。
他的身世,就是香港无法回避的历史纠葛
黄秋生的新近动向,随即惹来一些亲共艺人急不及待的嘲讽。例如近年转往大陆发展的台湾艺人黄安。黄安隔空指骂黄秋生背叛祖国,让黄家丢脸。此言引得心水清的网民哄堂大笑。黄安明显是认错亲戚骂错人,相信他本人跟黄秋生没有交情,亦不太了解他的身世。黄秋生本身不姓黄,已是公开多年的秘密,绝大部分香港人都知道。
若有看黄秋生的电影,都应该记得,他除了演过《古惑仔》的大飞和《无间道》的黄警司,于杜琪峯的作品里不时以「阿鬼」(《鎗火》和《复仇》)为江湖绰号。阿鬼,即是广东话俗称的鬼佬。严格而言,无论是「一个中国」还是「一国两制」,黄秋生都毫无疑问是「外国人」。
港英混血的黄秋生,父亲是英国军人 Frederick William Perry,他本名 Anthony Perry,直译应该叫「安东尼帕里」,但「黄秋生」也不纯粹是个艺名。关于黄秋生不姓黄这个故事,跟香港末代总督彭定康不姓彭,或谭德塞不姓谭,情况相似但有少许不同,个中原委复杂一些。黄秋生儿时就跟母亲黄氏一同被父亲抛弃,其父离开香港之后,从此音讯全无,两母子相依为命,他亦跟了母姓,不承认自己的英裔血统,其身世正正见证了香港殖民地的历史──黄秋生与众多上一代香港人,都很无奈地,无法回避自己生为英殖时期的风流余孽。
成长于单亲家庭,生活艰苦,让黄秋生自小偏激、反叛,但可能不是人人知道,除了坏脾气,于演艺学院修读戏剧出身的黄秋生,其实特别熟悉英国文学和莎剧,好的坏的,应该都受到抛弃自己的父亲影响。
若前几年问黄秋生,他未必会承认自己的英裔父姓。但世事无绝对,两年前,黄秋生曾在英国媒体 BBC 的访问中提及自己身世,而在 BBC 的协助下,他不但找回自己亲生父亲,还跟两位同父异母的哥哥相认。晚年寻父,被黄秋生形容为不可思议的神迹,尽管父亲已逝,但他提到,自己一直记得父亲临别时说过,如果他是 Good Boy,父亲就会回来见他。镜头前的他百般唏嘘,他说,可能是自己一直都不够乖,直到今日「他终于觉得我是 Good Boy,便安排两位哥哥跟我相认」。父子恩怨,缠绕半生的心结,老来终于化解。今日响应黄安指自己根本不姓黄,既表明了跟黄安立场不同,于我看来,政治认同以外,更多的是他自身的血缘认同与宽恕。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文青文化中的酷工作想象

「文青」一词在媒体版面四处可见,也渗透到大众对于这些职业的想法。虽然受过良好教育,出身中产阶级,但文青却会认同廉价啤酒和卡车帽等工人阶级文化的符号,而此举既是为了展现自己的「酷」,也是为了玩起群体内部地位的游戏。「文青」一词经常带有负面意涵:「文青」的次文化角色形象举止既不诚恳,也不可靠。对抱持如此看法的某些人来说,你大学毕业,却决定从事传统上实属工人阶级的工作,穿起老式风格的衣服,从事手作劳务,这种念头本身就是文青文化的缩影。
但是,怀旧之情或许也对这些劳动者与工作场所的「酷」有所贡献。这些工作场所与品牌采用的主题与样式、工作习惯与某些从业人员的外貌,都能唤起一种失落的、更美好的、受人渴切怀想的风格。地下小酒馆与经典旅馆酒吧、禁酒时期的兰姆酒走私、木造打猎小屋与经典理发椅,以及桌上摆的砧板。手榨果汁、罐式蒸馏、直式剃刀、全只屠体分割。背心与袖环,锁子甲与刀鞘。以怀旧的眼光单独看待这些面向,便能将它们从原本的历史时代抽离,让当代版的它们更显优越。比方说,超市内以保丽龙盘和保鲜膜封装的牛排,就是比不上由功夫了得的屠夫以旧日手法从吊挂的屠体上现切的部位。让失落的世界重新复临的,正是这些新精英劳动者。
但是,鲜少有人会因为单纯觉得这些工作很酷,便投入其中。虽然浪漫的往昔在他们工作场所的风格中,有时甚至在劳动背后的文化中发挥着一定的影响力,但为复兴失落的文化而投身这些行业的人,甚至比因为觉得「酷」而从事的人还更少。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工作内容、职业形象与历史关联中的「酷」跟「潮」等因素,对从业者最初会选择从事此行业并无影响。他们也不会把大众对其工作内容精髓或核心的想象纳入考虑。而文青的招牌反讽不仅对他们的选择没有影响,在他们的日常工作与职业认同中也不具任何地位。
一般人之所以从事特定领域或特定产业中的工作,背后多有常见的社会机制,例如社会地位与名望、家庭影响、教育分流过程,但这些也无法直接套用在他们身上。有些学者主张,中产青年做「烂」工作(例如零售业)是因为身分认同与消费之间的关系,或是因为他们认同店家品牌,想跟自己的朋友与「酷」同事相处。然而,这些劳动者何以会以此为职业?他们又何以不会把从事这种职业视为向下的社会流动?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再努力都只是「失败的」男性

现今台湾仍是充满父权思想的社会,男人主导着社会的资源与权力。虽然女人背负许多弱势的形象,但男人也可能受到父权思想迫害,不够符合「男人」标准的男性就可能因此被歧视,因为违反标准会破坏阶级的状态,让符合标准的「男人」受到权力威胁。
但,明明工人大多都符合男性阳刚、刻苦耐劳和努力等形象,为何还是在男性的中下层呢?不是好好当个男人就好了吗?然而,男人还有另一个形象要求,便是要有足够的「经济能力」。无论是单身或是有妻小,都要有负担起家庭的经济能力。这也是典型父权思想下常见男性受害的原因。当经济责任全推到男性身上,无法挣得足够钱的男性便成了「失败者」。
如上一段所讲到的,工人的月薪并不低,只是和付出的比起来实在不成比例,且大多任务人是靠人脉介绍,更可能遇到景气低迷、受伤无法赚钱等不稳定的状况,在这个相对稳定的年代,「不稳定」就像是因个人能力而不得不的选择。另外像是只能听从别人指示工作、工作过劳或工作环境高风险等,都违背了成功男人的「主导」形象。我想这是为何男性工人会受到歧视最主要的原因。
外表的负面形象
说到工人,许多人马上会联想到一堆负面的刻板印象:痞痞的、身上脏乱、吃槟榔、喝酒抽烟……。当然,许多工人并不是这样。工人们因为便利性和环境闷热,许多人会选择穿得轻薄些,往往给人较邋遢的感觉;而过劳的工作让他们选择喝药酒或抽烟来提神,也成为工地文化的特色之一。在过去工业化阶段的台湾社会,蓝领阶级是社会发展的主力,工人融入大家的日常生活,而所谓的知识分子很稀少,并不像现今资本化的台湾已采取新兴的产业模式,外表光鲜亮丽的服务业、商业和白领阶级成为社会的主力,以至于对比之下工人的外表显得太不精致,与社会趋势违背而受到歧视。而工人的薪资和权益停滞,也有许多人面临工作不稳,让更多人藉由烟、酒和槟榔等来纾解压力,却造成人际和家庭关系上的问题,更造成社会对他们的负面观感。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陈巧茵:芬兰让新手妈妈任意发问,没有「蠢问题」

翻转教育专栏作家陈巧茵,在2016年升格当了妈妈,去年她以新手妈妈的身分,在芬兰兼顾职场和育儿,并记录下了与台湾截然不同的生产经验。
从怀孕、生产到育儿。芬兰的医疗体系、社会福利和托婴制度,让我这个单亲妈妈十分安心和放心,可以继续接受职场上的挑战和享受育儿的生活。
2年前一个人只身来到赫尔辛基,孕期20周。在这边,每一个小区都有一个母婴中心,每一个妈妈会有一位指派的护士负责所有的产检。芬兰和台湾有一点不同,如果没有特殊状况,整个孕期和生产过程都是由护士和助产士负责,完全见不到一位医师。
让我比较惊讶的是,负责我产检的同一位护士,除了会在宝宝出生后做家庭访问,往后的6年,也会负责孩子所有的体检直到孩子上小学。这样长期一对一的服务、定期的见面和沟通所产生的信任感,让我十分安心,知道护士非常熟悉孩子的状况,平时可以透过简讯和护士沟通孩子的状况。
育儿箱:孕期最期待、产后最实用
孕期在芬兰也有一项特殊福利,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芬兰妈妈育儿箱。在芬兰,生育津贴金额是140欧元或是育儿箱择一,几乎所有生第一胎的妈妈们都选择育儿箱,只有大概三分之一的妈妈或是生第二胎以后的妈妈选择领取140欧元。
我当时十分期待这个育儿箱福利,在第二次产检拿到怀孕证明后就直奔社会福利处提交申请,一周后,重达7.5公斤的育儿箱就在家里出现。育儿箱内超过50件衣物、物品,现在回想,除了环保的手洗尿布我第二天就放弃外,其余的物品全部实用又贴心。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母乳最好」的论述,更以母爱为名

,召唤妈妈的情感,哺喂母乳成了体现母爱的象征,被描绘成用母爱成就的幸福。但同时,因为种种原因选择不喂母乳的妈妈们,得承受轻易放弃、不够牺牲的质疑,甚至是担负缺乏母爱的原罪。
我的孩子在他满一岁又过几天的时候,选择自然离乳,多数母亲烦恼着该如何在适当的时候断奶,我却对孩子「拒喝」母奶的行为感到不解、担忧。但说实话,我心底有个细微的声音同时吶喊着:「啊!终于!」没错,是如释重负的通快舒畅。孩子三、四月大时,已经能从晚上十一点睡到隔天六、七点,我却因为莫名的坚持,好几个月的时间,带着没睡饱的恍神,在母职与学校工作间仓皇轮班。
孩子一岁前的记忆只剩狼狈
关于孩子一岁前的记忆十分模糊,好像只剩下忙乱跟狼狈的画面。现在,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我会放下对「全母乳宝宝」的执着,花在制造母乳的时间,可以用来补眠、跟孩子互动、创造点滴珍贵的回忆,或是单纯享受做妈妈的各种滋味。
哺喂母乳,不完全是妈妈个人的选择或决定,也不只是母婴间浪漫、韵律的协作,凭借的不能只是产检时的卫教,或是政策说帖般的鼓励。(持续)哺喂母乳,需要友善的环境与支持,例如:职场妈妈可以有弹性的休息时间、常态设置的集乳室、组织文化对育儿的认可和理解。
亲喂的妈妈,能随时自在地响应宝宝肚子饿的生理需求,不用担心遭遇将哺乳视为是不雅行为的纠察队。更重要的,别让哺喂母乳成为没有弹性的教条规范,或是用以评断「好妈妈」的标准,而是回到妈妈所处的客观环境和条件,量力而为,做出平衡的选择。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防疫期间健康不延误 看诊拿药医师这样建议


• 因疫情关系,影响到民众看诊习惯,部份民众宁可多花钱转看自费门诊,避免与他人不必要的接触,降低感染风险。
•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影响,民众对「看病」「检查」心理负担很大,对于慢性病患者及需定期追踪的患者,部份民众转而改选自费的门诊及检查服务。
• 西园医院永越健康管理中心表示,近期民众都尽可能减少到医院看病,或延缓非急迫性需求的医疗服务,但最近在永越自费门诊及自费检查追踪都接到不少民众的询问电话,或是新的客群主动约诊,这些新客群也和防范新冠肺炎有关。
• 民众自费门诊检查追踪 减少感染风险
• 平常到医学中心追踪肿瘤、看慢性病拿药的民众,开始转看自费门诊,民众宁可多花一些钱,减少与他人接触机会,也减少感染的风险。63岁王先生有心血管的疾病,是高危族群,过去是在医学中心定期看诊拿药,因个人风险考虑,现在转看自费门诊并进行追踪检查;王先生觉得因自费门诊有人流及通道的严格管制,采预约制度,避免与他人近距离或不必要的接触,降低感染风险,在此非常时期,为他目前的就诊治疗提供极大协助。
• 打造最佳医疗场域 医:医检分离、分舱分流
• 院长董政达医师也表示:『因为院方过去有成功抗SARS的经验,在2003年创下零感染的记录,在2004年创建永越健康管理中心,就已规划了「医检分离」的大原则,将医病、检查、人员、环境分舱分流管理,做好感控规划,并进行特定通道管制;减少交叉感染的风险,这也是就诊者最安心的关键。』
• 三高患者不断药更安心  切莫「望医却步」
• 董院长提醒:『对于需定期回诊拿药,或有高危心血管、三高慢性病、肺结节、肠胃息肉等的患者,或仍应遵照医嘱定期就医及检查,不要因为「望医却步」造成健康危害,威胁生命安全。』董政达院长也提醒民众:外出戴妥口罩,勤洗手、不触口鼻眼,做好防护措施。防疫是场长期抗战,有健康的身体才有好的免疫能力,维持健康饮食、充份睡眠及足够运动,以提升自我免疫力,保持平常心,才是维持健康之不二法则。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