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余桶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风行欧美、「从鼻子吃到尾」的垃圾烹调术

献上令人垂涎欲滴的炙烧顶级牛腰肉没有什么稀奇,但把咖啡渣和牛鞭做成美味可口的饼干,可就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事了吧!
美国国家餐厅协会访问近1300位厨师,调查近年来二十五个热门料理趋势,结果发现「从鼻吃到尾」(nose-to-tail cooking)餐点大受欢迎—猪耳朵、牛胃、凤爪,这些对我们来说寻常的食物,却是欧美厨师的新大陆;使用全只动物,将平时不料理的部位做成餐点的「垃圾烹调术」(trash cooking)近年在欧美蔚为风潮。
你养的是一整只猪,而不只是排骨
差不多在十年前,大厨弗格斯‧亨德森(Fergus Henderson)的著作《全只动物:从鼻吃到尾》(The Whole Beast: Nose-to-Tail Eating)掀起这股风潮的序幕,但是从鼻「煮」到尾其实并非什么新鲜事,反而是远古以前的老祖宗日常生活的一部份。芝加哥美度餐厅主厨利瓦伊娓娓道来:「以前农夫养猪,秋天时把猪杀了,再把肉保存起来过冬。他们会把整只猪用到极致,不容许任何浪费。」
「养猪,你不可能只养排骨肉的部分。养羊,你也不可能只养羔羊腿。你必须养一只完完整整的猪、一只完完整整的羊,」他说:「从鼻子吃到尾的做法,其实就是永续发展。」
除了环境和经济的考虑,现代许多大厨更把烹调厨余视为一场能激发创意的实验游戏。他们纷纷跳进垃圾桶寻找新灵感,期待能从中淘出前所未见的美味餐点。「从鼻煮到尾」俨然成为厨师的美食炼金术终极大挑战─每个麻瓜都能打开鱼子酱罐头,但唯有真正法力高强的巫师,才能从一座厨余山中变出黄金。
牛鞭料理黑魔法
富冒险犯难精神的老饕有福了,位于丹麦哥本哈根的兄弟餐厅(Bror Restaurant)绝对能带给你旅途上最意外的人生风景。兄弟餐厅的菜单上,羊脑、鱼头、牛睪丸样样不缺,每道餐点都耗费主厨大笔心血,终臻至化境。
「睪丸和鱼头都很美味,没什么问题,但牛鞭就真的比较棘手了。」餐厅合伙人山姆‧纳特(Sam Nutter)分享过来人经验谈。历经两年厨房实验,他和另一位合伙人维克多‧霍夫曼(Victor Wågman)终于破解这道难题,发展出一道牛鞭食谱─先泡盐水再煮,煮过后去皮,再用保鲜膜包住,冷冻,接着切片,干燥后把一片片小牛鞭丢进油炸锅里,大功告成。吃起来就像炸猪皮一样好吃,口感还更脆,让人忍不住一片接一片。
米其林名厨雷内‧瑞萨比(René Redzepi)是纳特和霍夫曼的前东家,他也推崇垃圾烹调术,认为trash cooking挑战了传统定义「好食材」的方式。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回到根本 从小区凝聚草根力量

两年下来,TRJFP café总算开启了上位者对于剩食议题的关注,促进法案的推动,然而他们没有忘记,自己的根本还是在小区。
「这间餐厅邀请任何背景的居民前来用餐」一位酒精戒断者说。
「我家只有一台微波炉,为了能有更好的一餐,我来到这里」一位曾有精神病病史的患者说。
「这里就是如此简单地解决剩食问题,更棒的是把小区居民都聚到了一块儿!」一位餐厅志工表示。
TRJFP café是一个人人皆可走进去的公共场所,是一个小区里和朋友聚会的休闲空间,在弱势族群眼中,也是个走进去并不难为情的庇护所,因为你永远可以找到一个方式作为餐点的回馈交换。
在计划开始的两年后,TRJFP总店现在要运用这段时间凝聚起来的草根力量,在indiegogo透过群众募资买下店面,募资金额在一个月内已达23%。
TRJFP如今已在全球遍地开花,这样赋权给人们和小区的经营模式也是他们的核心理念,他们相信经由人民草根力量的觉醒,进而影响整个社会,才是激发整个食物供给系统转变的关键。
核稿编辑:金靖恩


数据源
• Real Junk Food Project: The Leeds cafe that has fed 10,000 people, using 20 tonnes of unwanted food – and started a worldwide movement
• One Man’s Plan to End World Hunger By Getting Us to Eat Expired Food
• FOOD WASTE BILL
《抢救剩食大作战》精华懒人包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天气之子》新海诚告诉你「比纯爱更重要」的事

前言:部分观众的失落,新海诚的突破
曾几何时,新海诚和几个标签链接在一起。从动画的美术创作方面,新海诚就是完美主义的代名词。在他的动画作品中,真实还原了东京市景,宛如摄影照片。同时,每张图片彷佛都是一张桌布,兼有真实性和清晰的HDR效果。还有一个经常被提到的标签,就是「纯爱」,在他的过往作品中,剧情基调非但是爱情,还多指青少年男女之间的纯爱。
新海诚的纯爱基调,是对世俗爱情做「减法」。
减去柴米油盐、买房结婚的利益考虑。《你的名字》中,恋爱双方的人把「约定」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即使这段关系没有实质未来也无妨。减去把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利己主义。《言语之庭》中,师生恋就个人会带来毁灭性的结果,但当这和「我们」的爱放在一起就变得微不足道。
在哲学中,哲学喜欢讨论什么是本质。哲学家奥坎有句名言:「如无必要切勿增加实质。」换言之,如果我们要讨论什么是爱,那就好好讨论爱本身,不要加进各种相关的条件,因为那些条件只会妨碍我们对爱的认识。现实中,许多人因为那些「附加条件」,影响自身对「本质目标」的追求。比如当一个人立下人生志愿的时候,考虑能赚多少钱、要花多少时间、能不能让自己有名、可不可以借用父母的人脉,他为志愿加进去的考虑条件越多,他就越会被这些条件绑住,最终做出一个偏离自己本心的选择。
所以一些原本说要为爱而婚的人,最后有的嫁给了房子,有的嫁给了钱,有的嫁给了安稳,偏偏就不是嫁给爱情。有的娶了岳父的人脉、有的娶了年轻貌美,有的娶了妈妈的化身,压根娶的不是个爱人。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超能力者间的斗智斗勇在本片是一大看点

,藉由运用「闪灵」,灵魂出窍、灵魂附体、催眠或瞬间移动都变得可能,因闪灵而造成的飞行以及空间变化的视觉特效更是令人精神一阵。 凯莉•卡伦(Kyliegh Curran)所饰演的小女孩艾柏拉可以说意外的有魅力,因为她不是在这类故事里等待年长超能力者拯救并教导一切的拖油瓶,而是有能力跟食人集团领袖高帽萝丝一来一往,甚至凌驾其上的超能力者。
无论是心智或实力都相当超龄,其活泼的性格展演多少平衡了伊旺•麦奎格饰演的中年丹尼的忧郁,艾柏拉可以说是家境比较好的丹尼,既没有酗酒的父亲,也没有神经质的母亲,而且父母都知道她的超能力,反观丹尼一生则因为童年在全景饭店的遭遇,并因为自己的超能力,能够感应到人的死期,使得他在母亲温迪病重时连她的脸都无法正视,长期遭各种幽灵缠身,甚至本来待在全景饭店的幽灵也因为他强大的闪灵不断缠着他,即便努力也曾踏上父亲的脚步,被酒精给诱惑步入沈睡。
他唯一知心朋友的只有幽灵黑人大厨迪克,而活人朋友则只有后来在迷你镇认识的比利而已,因为遇到比利,丹尼进入戒酒会,剃了胡,戒了酒,重返了护理师的工作,在安宁病房被称为「安眠医生」,可惜平静的时光只是短暂的,被他封印在心理的一切仍然活着,并因食人集团的活跃开始骚动。
史蒂芬金曾将《鬼店》定位成自己的自我救赎之作,藉以纪念过往那沈溺写作与酒精,忽略家人的荒唐时光,此次《安眠医生》后段也有着身为儿子的丹尼重重返全景饭店,与里成为新酒保的杰克的父子对话桥段,可以说这一场戏意味相当深远,不只在这里说明了丹尼绝不会重蹈杰克的覆辙(如同当年杰克差点重蹈另一个管理员杀妻女的覆辙)也是圆了史蒂芬金「矫正」《鬼店》缺乏人情味的一个梦。
特别可以提及本作反派高帽萝丝,找了蕾贝卡•弗格森(Rebecca Ferguson)这位大美人来饰演,气质出众的她在本片里也完全没有将这个贪恋阳寿,富有魅力与人性的食人集团领袖的角色给浪费掉,而成功展演了一个有厚度的反派,她就像从童话故事书里走出来的仙女,能够轻而易举的让孩子卸下心防,不同的是,她会为了与伙伴们青春永驻不惜绑架并残忍杀害一个又一个孩童,大口大口的吸光孩童们的精气。当她的同伴被杀死,或者她濒临死亡,她同样会悲伤与恐惧,闪灵在人性上的作用在她身上表露无遗。
「安眠医生」11月8日上映。图/华纳兄弟提供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回到新海诚的作品,他在爱情做减法,

能够勾起观众对纯爱的感受,或者可以说是一种对本质之爱的天生欲求。纯爱,就像一个孩子玩游戏,孩子总能完全沉浸在游戏中,不会分心。有次我看到一个小女孩,她把广告纸当成披萨,把小凳子当成料理台,就这么制作起披萨来。在小女孩眼里,披萨和料理台都是真实的。然而,也因为这种减法。有些人以此批评新海诚作品中的角色总是「幼稚」,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这又和比较年长的观众,他们不得不社会化的需要,以及繁重的生活压力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因此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新海诚的纯爱公式,像我就对《你的名字》没有太多感动。可能就是因为现实生活的考验,和超越时空的考验相比,同样不容易。
原本我带着过去对新海诚的印象,走进电影院看《天气之子》。但我的期待是错误的,这次新海诚要谈的不是对爱做减法,不是要谈一个未成年的故事。《天气之子》俨然是一部成人向的作品,甚至某些隐喻让人想起电影《小丑》。这次纯爱不再是主题,而是包裹沉重议题的糖衣,好让观众更容易咽下现实的苦果。因此,对于想要单纯享受纯爱甜味的观众,他们可能会失望。但如果你想看新海诚怎么看现实人生,怎么看个人与社会的矛盾,怎么看一个人如何做自己。《天气之子》绝对是一部让人深思的作品。糖衣下的苦味,同时也是新海诚对观众的「生之问」。
第一问、你的父母真的是你的父母吗?
去年有部台湾电视剧引起广泛回响:《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这部作品如家庭议题版的《黑镜》,比如有集叫「妈妈的遥控器」,在这集的剧情中,一位有控制狂的妈妈,她通过手上的遥控器,控制孩子的行动,还能将孩子的生活倒带。最后受不了妈妈控制的孩子,只好选择自杀。但死亡能解脱嘛?更恐怖的就是,即使孩子死了,妈妈也能用遥控器让孩子复活,继续过妈妈希望他过的日子。豆瓣有个「父母皆祸害」小组,不少人在里头分享从小到大,受到父母虐待和错误教养的经验,这些人饱受创伤,却无处寻求帮助。这个小组的壮大,就在于成员的经历,并不是他们的特殊经历,而是不少人普遍经历过的痛楚。
在《天气之子》中,非常特殊的一个处理,就是新海诚把男女主角的父母都虚化了。女主阳菜,我们至少还能知道她曾经有个妈妈,只是已经病死了。但我们对她的父亲,基本一无所知。对男主帆高的处理更是极端,我们知道他离家出走,但从头到尾我们都得不到关于帆高父母的任何信息,连一张侧影都没出现。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麦可•弗拉纳根的作法是,所有牵涉到《鬼店》的部分

,全部直接模仿了库柏力克的版本,比如人物的衣着,手势,这点从登场的温迪还有小丹尼可以看见,温迪那种特异的跑步方式、而小丹尼被惊吓时吸着大拇指,只要你看过《鬼店》就不会忘记, 并少量的镶入了当时的电影,当然片头的地板花纹印在银幕上,就已经说明了这种倾向,更别说关键的237号房延续了库柏力克的设定而非史蒂芬金后来宣称偏爱的电视版鬼店里写的217号房,从这边可以看到麦可•弗拉纳根元素上对库柏力克的靠拢,以及种种意象的续用比如「MURDER」与REDRUM」或者是「无线电」在《鬼店》里是温迪用来向外接收讯号并求援的工具,而在《安眠医生》里则是超能力能窥视他人感官或与他人共享感官的一种比喻。
就更别说基于《鬼店》开头那首而产生的本次电影的主题配乐了。
而在与《鬼店》无关的场景之外,你也可以看到美学上的致敬,比如用了很多如幽灵似的空拍镜头,又或者是《鬼店》里出现的大量溶接,以及迷你镇里出现的小模型,对应的是《鬼店》里杰克如同看见迷你的丹尼还有温迪在迷宫里,甚至你在片中一个医生的办公室,也会看到与《鬼店》里饭店老板办公室类似的摆设,而结合本片重要台词「世界是饥饿的」、「世界只是一个空气较清新的疗养院」、「我们都在慢慢死去」(中年丹尼真的非常的阴郁)或许也意在呈现虽然当年与母亲逃出了全景饭店,但整个世界对丹尼来说,其实还是一个全景饭店,等待慢慢的将他撕碎并吞食。
但另一方面,或许是因应史蒂芬金的喜好,或者导演自己的习惯,又或者是市场的需求。《安眠医生》充满了大量的对话与情节,保证观众能够清晰的理解本片的设定,不会有「看不懂」、「太艺术」的问题。这就与《鬼店》缓慢且令人不安的节奏完全不同了,比起《鬼店》缓慢酝酿与之后的剧烈爆发,还有中间穿插不不少日常生活的展示(比如杰克在全景饭店里没事作在丢球时,剧本上只写了「杰克闲闲无事,没有工作。」这是男主角杰克尼克逊自己的创意),《安眠医生》在情节设计上更重视速度感,降低了生活感,具有许许多多的转折,并不隐藏自己的血腥,如果说鬼店里那一斧劈向黑人厨师迪克的暴力行动,已经是库柏力克衡量之后决定开启血腥序幕的少数惊叹号。那么这类的惊叹号则充满了《安眠医生》。
这意思是,本片在节奏上会比较靠向《牠1、2》这类现代商业电影的节奏,不见得比较恐怖,但一定比较血腥,才能不断以这样的血腥事件来维持观众注意力,当然这样的血腥也没到B级电影那种血肉横飞的血腥,是在《牠1、2》的水平。本片比起库版《鬼店》会更清晰的说明这个《鬼店(闪灵)》到底是什么东西,并以此带出闪灵持有者间为了取得「精力」,维持青春永驻,互相吞食的黑暗面,而这也是为什么多年以后丹尼又再度卷入这些超自然斗争,因为他发现有个比自己强大许多的小女孩艾柏拉被一个名为真结族的吉普赛式集团给盯上,而这个集团早就习于捕食各式各样充满「精力」,具有闪灵的小男孩、小女孩,以此青春永驻维持生命。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具有时尚品味的「酷工作」

对于拥有时尚品味的都会年轻人来说,为了精调鸡尾酒与独一无二的小批次烈酒而走访隐密的酒吧,为了剪出经典发型与老式刮胡而前往有如打猎小屋的阳刚理发店,或者为了购买在地饲育肉品的罕见部位而光顾当地肉铺,这些皆是都市生活的基础。他们会在城市的众多选择中,找寻这些新型的都会奢侈。相较于来客更多的运动酒吧、嘈杂夜店、大厂牌酒饮、便宜快剪店,或以保鲜膜封在保丽龙盘上的肉,那些选择代表了有趣、酷、都会性。
而在这些地方工作想必很酷。
在讨论新经济体系中什么是「好」与「烂」工作中,「酷」工作占有相当独特的地位。「酷」工作就算同时是份「烂」工作,也拥有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特殊光环,足以克服或掩盖其本身的负面条件。尽管工作可能枯燥、低薪(或无薪)、低利润(甚至没有利润),他们仍然会因为能自己跟塑造文化的集体努力沾上边,因而认为自己很特别。夜生活、酒精、理容造型以及食物,都算是今日都市中最时髦、人气最高的产业,在都会的时代精神构成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消费者一再对这些从业者说,他们的工作想必很酷,因为做这行要有创造力,而且工作又有趣。消费者亲眼看到从业者为人制作、提供特殊却又实用的商品与服务。他们看到从业者享受工作,也读到生活风格与社交媒体如何以「明星酒保」、「吧厨」、「调酒师」、「蒸馏大师」与「文青」(hipster)等词汇, 将这些从业者形容成是各自领域中的明星。在这些体力活摇身一变、提升到新精英阶级的过程中,「酷」 这个要素可说举足轻重。人家之所以会追求以此为职志,想必是因为做这行看起来很酷。
文青文化中的酷工作想象
「文青」一词在媒体版面四处可见,也渗透到大众对于这些职业的想法。虽然受过良好教育,出身中产阶级,但文青却会认同廉价啤酒和卡车帽等工人阶级文化的符号,而此举既是为了展现自己的「酷」,也是为了玩起群体内部地位的游戏。「文青」一词经常带有负面意涵:「文青」的次文化角色形象举止既不诚恳,也不可靠。对抱持如此看法的某些人来说,你大学毕业,却决定从事传统上实属工人阶级的工作,穿起老式风格的衣服,从事手作劳务,这种念头本身就是文青文化的缩影。
但是,怀旧之情或许也对这些劳动者与工作场所的「酷」有所贡献。这些工作场所与品牌采用的主题与样式、工作习惯与某些从业人员的外貌,都能唤起一种失落的、更美好的、受人渴切怀想的风格。地下小酒馆与经典旅馆酒吧、禁酒时期的兰姆酒走私、木造打猎小屋与经典理发椅,以及桌上摆的砧板。手榨果汁、罐式蒸馏、直式剃刀、全只屠体分割。背心与袖环,锁子甲与刀鞘。以怀旧的眼光单独看待这些面向,便能将它们从原本的历史时代抽离,让当代版的它们更显优越。比方说,超市内以保丽龙盘和保鲜膜封装的牛排,就是比不上由功夫了得的屠夫以旧日手法从吊挂的屠体上现切的部位。让失落的世界重新复临的,正是这些新精英劳动者。
但是,鲜少有人会因为单纯觉得这些工作很酷,便投入其中。虽然浪漫的往昔在他们工作场所的风格中,有时甚至在劳动背后的文化中发挥着一定的影响力,但为复兴失落的文化而投身这些行业的人,甚至比因为觉得「酷」而从事的人还更少。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工作内容、职业形象与历史关联中的「酷」跟「潮」等因素,对从业者最初会选择从事此行业并无影响。他们也不会把大众对其工作内容精髓或核心的想象纳入考虑。而文青的招牌反讽不仅对他们的选择没有影响,在他们的日常工作与职业认同中也不具任何地位。
一般人之所以从事特定领域或特定产业中的工作,背后多有常见的社会机制,例如社会地位与名望、家庭影响、教育分流过程,但这些也无法直接套用在他们身上。有些学者主张,中产青年做「烂」工作(例如零售业)是因为身分认同与消费之间的关系,或是因为他们认同店家品牌,想跟自己的朋友与「酷」同事相处。然而,这些劳动者何以会以此为职业?他们又何以不会把从事这种职业视为向下的社会流动?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哥做的不是工作,是文化:中产阶级孩子,何以渴望劳动阶级工作?

我是在一场由巴伦坊蜂蜜利口酒(Barenjager Honey Liqueur)赞助的比赛上结识哈尔的。哈尔出身长岛,大学毕业后开始在财务公司技术部门工作。2005年,他到熨斗酒吧(Flatiron Lounge)和人约会。「我现在根本不记得是跟谁约会,但我就这么爱上了调酒,」他提到当时的体验。「我是喝山崩(Mudslide)、长岛冰茶和劣质啤酒长大的。」约会那晚喝到的酒和他过去尝过的完全不同。
此后,哈尔便开始上网寻觅其他鸡尾酒吧,亲自走访。他也慢慢打造起自己的家中酒吧,增加鸡尾酒知识,精进调酒技巧。他开始结识城里各处的酒保。等到对酒吧、鸡尾酒与纽约的品酒风貌有了大量认识后,哈尔开始常为朋友推荐城内值得一访的酒吧和应该一尝的酒饮,朋友则鼓励他将个人的评论发表出来。
2009年初,哈尔开设了部落格,撰写自己上酒吧的经历与在家中调酒的实验。突然间,开始有酒品公司联络他,寄来产品请他品评,也请他以产品创造新的鸡尾酒。跟酒保与同类部落客相聚、相处、串联,以及撰写个人的探索经历成了哈尔的热情所在,但能平衡收支的还是他的正职工作。
2011年春,我和哈尔在纽约公共图书馆总馆入口大厅聊天。此地正是一年一度的曼哈顿鸡尾酒经典节开幕式的地点,业界盛会就此展开。这场活动基本上就是个超大型派对,现场有数十个赞助商的摊位,酒保们调制一桶桶的材料,名厨上菜,还有DJ大声播放夜店音乐。哈尔告诉我,他获选参加由BAR(酒精饮料资源)专业酒保开设的5天密集学程。此外,他在随后的鸡尾酒盛会中,也会参加酒保见习学程。
我一面恭喜,也一面提醒他见习学程简直就是人间炼狱。见习生得帮研讨会准备调制特色鸡尾酒的材料,不仅要跟研讨会主题相关,而且得使用该场研讨会赞助商的产品。他们得整天东奔西跑,榨汁、准备装饰,调出一批批酒饮。见习生会分身乏术、精疲力竭,就像在酒吧后头不停轮班。
「我知道,他们有说,但我不在乎,我得去学如何能更快速进行酒保工作。」
不过才一年多,他已从一位鸡尾酒狂粉开始,靠着个人部落格引起大公司注意,透过调酒界的认证学程取得门票、适应业界文化,并且在活动中工作,这些全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自己能以酒保为业。
「我爱死这了,」他环顾整个会场,话里指的并非特定的人事物。
「你爱它哪里?」
「一切。」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外表的负面形象

说到工人,许多人马上会联想到一堆负面的刻板印象:痞痞的、身上脏乱、吃槟榔、喝酒抽烟……。当然,许多工人并不是这样。工人们因为便利性和环境闷热,许多人会选择穿得轻薄些,往往给人较邋遢的感觉;而过劳的工作让他们选择喝药酒或抽烟来提神,也成为工地文化的特色之一。在过去工业化阶段的台湾社会,蓝领阶级是社会发展的主力,工人融入大家的日常生活,而所谓的知识分子很稀少,并不像现今资本化的台湾已采取新兴的产业模式,外表光鲜亮丽的服务业、商业和白领阶级成为社会的主力,以至于对比之下工人的外表显得太不精致,与社会趋势违背而受到歧视。而工人的薪资和权益停滞,也有许多人面临工作不稳,让更多人藉由烟、酒和槟榔等来纾解压力,却造成人际和家庭关系上的问题,更造成社会对他们的负面观感。
上面讨论男性工人的歧视问题,我们可以归结于传统性别文化和社会结构的演变。我们可以试着用不一样的角度思考:如果今天有一个在工地的女性,虽然一开始可能会受到大家的质疑和嘲讽,但倘若她胜任工人的职责,大家可能会对她感到钦佩和赞赏,这就是性别阶级造成的差异。
就像阳刚的女生可能不会受到那么大的非议,但阴柔的男生会受到比较严重的歧视。女生可以仿效男生,因为这是把男性当作标准来崇尚,只有真正牵涉到权力的时候,才会受到排挤和牵制;男性则不该像是女生,因为这威胁了男性在上层的地位。同样的事,女生做起来却有相反的评价,由此可知不是职业真的有贵贱之分,而是受到性别内外阶级的影响。
我们应该意识到社会框架让我们戴上的有色眼镜,并摘除它,单纯以对工作的付出和专业来衡量每个职业的人。在社会结构上,我认为唯有让工人有合理待遇并获得保障,才能改善卑微的形象和衍生出来的问题,人们也会因此向往这份职业,开始正视工人的专业,工人在人们心中的形象和地位才能有所改善。不过,资本化的发展过程通常踩在劳工的权益上,蓝领阶级更是严重受迫害,或者直白一点说,正是踩在这些工程人员的尸体上。
不论是国家或是政府都需要这些牺牲,但这些牺牲都不是应该的,是国家和财团在最大化自身利益,希望能少负责就少负责,因而装作没看见一次次悲剧的发生。在我们发现这样的结构问题后,只清楚地明白一件事——推动劳工权益的工作,不能交托给政府,只能由下而上,因为既使劳工是最软的那一块,但政府终究会以发展为主要方向。所以劳工权益势必要由人民对政府施加压力,才能往前。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和世界银行竞争?

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创业资本为500亿美元,由五个金砖国家均摊资本,银行总部预计设在中国上海,首位银行总裁人选将来自印度。新成立的金砖国家开发银行聚焦在提供融资给发展中国家用于基础建设,相当于在世界银行之外让发展中国家多了个贷款新选择,而且贷款的条件限制还比世界银行少。

此外,金砖五国新成立的还有帮助开发中国家抵抗金融风暴的「应急储备基金」(CRA),总额将高达1,000亿美元。应急储备基金的目标在于帮助开发中国家防范短期资金流动压力、促进金砖五国的金融合作、强化全球金融安全网络和补充现存的国际协议安排。
照片是位在美国华盛顿特区(Washington, D.C.)的世界银行总部。Photo credit: DrJunge

五国另起炉灶不意外
金砖五国创设国家开发银行的举动,将势必形成与世界银行及其类似的区域性基金之间的竞争。其实,金砖五国就曾批评,由美国等已开发国家主导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并没有给开发中国家足够的投票权。

「金砖五国」小补充:
BBC曾经报导,提到了金砖五国惊人的成长率、以及这五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性,该篇报导就谈到「金砖五国」在全球总人口就占了43%,全球贸易额占有17%,讲到评估「购买力」的GDP时,「金砖五国」就占了全球GDP 25%。更厉害的是,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的报告中也谈到,2020年时,金砖五国中的三大国──巴西、中国和印度──3国的经济产出总合预计会超过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和美国经济产出总合。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