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一

本章人物介绍
奥林帕斯  Tom 执行长 / CJ 执行长特别助理 / May 外部法律顾问
浦雷顿  Jack 执行董事 / Joe 财务长 / Faith 公关部门主管
三年前,签约日 台北
启程前往签约前,Tom与长期跟在他身边的幕僚CJ在办公室闲聊。
Tom习惯性地拿起烟,但是一如往常没有点燃。这是他保持多年的习惯,是他陷入思考时的习惯动作。在零售业多年,Tom早就戒掉了抽烟的习惯,一方面是在同仁面前以身作则,避免个人的抽烟习惯对其他人造成困扰,一方面是自我克制的意识表现,毕竟这几年的职场打滚,面对过不同董事会的意见相左,若没有坚强意志,Tom没有机会走到这个有机会改写行业天际线的一天。
Tom放下手中的烟,淡淡地说道:「我们真的就要完成签约了吗?」
CJ看着Tom有点动气说:「该考虑的我们应该都想过了,你还有什么顾虑!」
因为类似的反复,最近一个月已经有过几回,连一向支持Tom的CJ面对这样的问题,都不免显出不耐烦的神情。
Tom回头看了一下背后的世界地图说:「就是因为好像该考虑都想过了一遍,剩下的唯一问题就是,我们真的要签约了吗?」
跟Tom同进同出多年的CJ恍然大悟说:「你担心的是人的问题?」
Tom没答腔,只是拿起桌上的咖啡泯了一口。
CJ翻了手边的备忘录,看着Tom说:「如果现在放掉这个合约,未来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就很难说了……」
说完,作势准备起身离开。
毕竟,身为谈判的首席代表,CJ几乎把所有的精力灌注在这次合并案的促成,即使当初是Tom擘画着美好未来,说服CJ接下这个任务的。
Tom发觉CJ动气了,起身拉住了CJ说:「别激动,我只是说,在正式签下这纸合约前,问问自己,这到底是不是我们想要的。」
等Tom松开手后,CJ整理了一下因为动气而弄歪的领带,说:「出发时间到了,我会请秘书提醒你。」
随后走出了Tom的办公室。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有效才会继续做

开车不属于我惯常的交通工具,但每次开车等红灯时,只要有人发着传单与面纸,都会摇下窗户,跟他们拿几张。一来想看到底传单写什么?二不想看着他们被拒绝。
『短期周转』,一直是车阵中的大热门宣传单。内心常常纳闷问自己:到底发这个有没有用??一直发有谁会跟他们借钱??
前几天,终于想通了。人都有急需的时候,当孩子要开学了、家人生病了。人走到无路可退时,开着车,想着人生该何处去?这个传单就会派上用场了。甚至,还有专门放款给出租车、中古车的宣传。
社会上演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当看到当铺宣传会动心的人,他们的人生势必在某个低谷,或是陷在社会底层挣扎着。
车转个路口,忽然看到选举的大广告牌。看着上面的人物,斗大的照片,显赫的学历,从小在精英圈生活。这些人多少有着同理心,准备来解决社会底层的问题呢?多少精英圈的人,每天忙着追求更多欲望与权力,陷入彼此间的行头比较。这些人物真懂得庶民吗?他们能理解看到当铺,心中燃起终于找到撑过今天希望的感觉吗?
高呼『再给我四年、捍卫台湾主权』,又或着喊着『台湾安全、人民有钱』。精英圈的人高高在上,彼此批斗立场与争辩不同理念时,会激发出苦民所苦的同理心吗?亦或精英们心中觉得社会低层的人不曾努力过,只会自甘堕落的向下沉沦。
身为社会的一部分,泡在咖啡厅总会看到、听到许多的生活故事,也该好好纪录些故事,写些文字出来,证明自己似乎存在这社会中。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什么是有效目标

• 多数人制定目标, 真正完成的人为何是少数?
• 浩瀚书海, 经典为何只有数本?
• 电影中的鬼目标为何都是自已?
• 拿下奥运金牌,几年后你还记得谁?
• 最重要的事每个人都知道
• 短中长期目标, 具体目标, 各类书推成出新, 每个目标及书籍种类不同数目庞大, 请明白价值, 想法与经典永远是少数, 这些观念经过不同成长背景的人诠释, 有不同的样貌与形态, 这些上层的观念不仅数目少而且还简单到每个人都听过。
• 大脑里的有效目标, 目标比制定重要
• 多数人忙着”制定”目标, 但”目标” 本身郄重要的多, 大脑比我们想的有力量, 所有从原生家庭衍变出来的害怕都会被大脑想成鬼投射出去, 这些鬼通常会攻击最害怕的自已, 所以事物的重要性是大脑决定, 一个目标要先问大脑有没有收到?
• 目标要能有效, 分为两类, 做法不同弹性运用
• 1. 和自已”强烈”相关
• 请给目标一个强大的意义。
• 这是一个不用痛苦坚持的窍门, 想完成目标, 先告诉大脑它有多重要, 给它极大的意义, 我们没有完成它不行
• 例如: 老大不小的我从35岁学英文, 告诉如果自已不会以后失业, 找不到工作, 无法保护好家庭, 夸国会议各部门主管轮流报告, 上一个部门主管还被大老板质问, 下一个轮到你说明部门情况。
• 例如: 想写出人生智慧
• 了解母语的重要性, 人生智慧如果不写出来, 很多时候自已只是依过去的生活经验过活, 我的小孩们也仅仅在这个传统观念成长, 那将受限人生的高度, 我希望把自已智慧传给人。
• 你可以发现有些人可以一直做同一件事, 关键不是耐心和毅力, 是他们有不能不做的想法, 有这些想法的人是少数, 正是少数人才不用痛苦坚持能成功。
• 2. “暂时”和自已无关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将重心转移,家佑在越南开始新的计划

为什么选择越南?在资源有限的前提下,家佑综合多方考虑。首先是政府的新南向政策,往这方面发展可以获得的补助跟资源会更多,再来是今年的中美贸易战,欧洲跟东南亚成为更具优势的选择,最后是越南的脸书使用率突飞猛进的增加,经济成长也是东南亚第一。家佑从今年三月认识一个越南人开始,透过脸书作为沟通渠道,累积到超过150位越南的朋友。在新的国家开始一个活动,家佑会先在脸书上发文,靠着网络人脉的力量,一个传一个介绍、一个密一个的联系方式,寻找出愿意在现实上见面的人。「50位联系到的越南朋友中,有20位愿意跟我们见面,我就飞去越南找他们。」家佑也会在网络上找跟数字外交主题有关的组织或脸书粉专,发讯息询问合作意愿,或是去参加他们的活动。
不只如此,家佑也会在LinkedIn上面做陌生开发,去联络当地政府单位、企业或非营利组织。家佑说:「在网络上做交流的时候,就要有明确的方向,告诉他们我们现在要做的议题是这个,并从两方共同关注的议题着手。」那么当初是怎么找到某项可以合作的议题呢?「在越南这方面,我发现关于医疗的议题被转发很多次,而每个疾病都会有一个粉专。」从这细微的观察开始,家佑再去访问当地越南人生病时的情况,发现越南人不会积极就诊,而是先参考脸书或网络上的医疗信息。经历屡次的尝试后,家佑从中确立双方可以合作的面向。
在推动越南数字外交的过程其实并不顺利。除了常被拒绝合作的提案外当下答应的人也未必能坚持履行承诺。但家佑说:「其实挺正常的呀!因为我们是非营利组织,我们没有金钱上的关系,我们也只是口头约定,而他们也是自愿参与,就没办法强迫他们去做什么事情。」家佑认为最困难的地方是与对方建立紧密的关系,因为在网络上交流或是去线下做采访,都并不足以快速建立良好并能持续沟通的环境。家佑笑着说「每次在见面的时候,大家都聊得很开心,彼此有共同的目标跟两法,还会彼此分工要负责的任务。但是大家散会后就会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家佑说笑:「所以就要一直去私信他们、一直去骚扰他们,约第二次或第三次的见面。就是要很用力地去push每一个人,他才会继续跟我们互动跟响应。」
台湾数字外交行动计划的下一步?
从科索沃到越南,家佑想将数字外交发展成一套SOP,希望能成为台湾政府或其他非营利组织参考的工具。家佑认为关于社群软件的搜寻技巧、如何做陌生开发和串联当地组织都应该有一套流程的。家佑希望团队能运行得更加流畅,并号召其他组织团体一同来实行数字外交。家佑说:「我们也希望可以培养更多跨国编辑的人才,因为这是跟其他国家合作的基础」。台湾数字外交协会在今年推动许多小型的志工专案,并且从中给予资源。比方说,今年许多台湾留学生发现他们的居留证上写的国籍是China,于是募款了200万要去告挪威政府。台湾数字外交协会就去帮忙研究挪威地区的社群媒体、帮他们写国外的社群贴文。「如何做好的沟通非常重要,而我们的合作关系也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我们希望培育数字外交的人才,并在最终能够使台湾在不同国家都有相对应的发声管道!」对内是做人才培育,对外呢?家佑认为他们在做的是「起头跟善终」,先在当地国家种下合作的种子,在活动推广完之后,再维持当地人民的互动。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从科索沃出发,家佑从一人耕耘到组织团队合作

「当初会发现科索沃是因为高中阅读的某一本小说」,因此家佑开始去关注这个成功争取独立的国家。直至上大学之后,家佑才动了想去这国家看看的念头,但也是到了那里才想说要「做些什么」。当家佑初次踏进科索沃,她发现科当地人民的网络普及率很很高,那就有合作发展的空间了!从一个人到整个团队,家佑做了很多努力。比如说从脸书、youtube、IG 上面不断搜寻科索沃人的日常生活,了解他们关注的议题,再去思考怎么跟他们沟通。「要从很多不同的工具交叉搜寻,就像我是从Google中知道他们没有网域这件事情,然后再从不同平台发现这个主题」。
除此之外,数字外交团队还有在他们国家博物馆里面合力举办了一个数字互动展览,互动展的主题是「科索沃Next Ten」。数字展的内容信息搜集是从工作坊及访问当地人对于自己国家十年后的想象,再经由台湾设计师做出数字互动的展品,而这是他们的第一个数字互动展。家佑说:「我们不是主打台湾的文化,而是以当地国家的主题做出发。我们希望他们是关注自己国家的议题,然后才去发现原来是有一个台湾的团队在合作做这些事情。」而在做这些事情之前并没有想到会受到那么广大的回响,不仅当地有家媒体采访,自己也被邀请去电视台说明活动对于科索沃的影响。当地的军队跟美国大使也有来参观,科索沃的文化部次长甚至写封信给台湾的官员,表达愿意合作的心情。从无中生有,家佑遇到的最大困难来自经费,没有钱怎么办活动?募款也不是如此顺利,但是「持续地分享与不断的沟通,大家就会看见你在做的事情。」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运动是忧郁症孩子最好的朋友

今日请她再来办公室一趟,除了要了解她复学后的情形,更想请问她,她希望学校的亲师生能做些什么?
「我们非常需要家庭与老师的支持,但他们一定要拥有足够的知识,才不会因为我们的怪而责骂我们。」女孩继续说出她的心底话:「其实有忧郁症的同学,心情常是起起落落,有时候是一片晴朗,但下一刻就突然乌云密布,这时候就非常需要同侪的陪伴。其实今年我本来想继续休学,因为高一时人际关系的挫败,仍是阴影,但是今年的同学会追踪我的IG,知道我的状况,反而会主动表达关心,让我在这个班,感觉好多了。」
组长说:「其实忧郁症患者的人不少。」他打开Mental Health America(美国心理健康)的网页:「你看,青少年心理健康正在恶化。患有严重忧郁症的青少年的比率从2012年的5.9%上升至2015年的8.2%。即使患有严重忧郁症症,76%的青少年仍未接受治疗或治疗不足。」
他再打开另一个网页:「健康保险公司BCBS根据投保的4,100万人的分析,女性被诊断患有忧郁症,是男性的2倍。台湾的比例应该也是差不多。其实很多医学文献显示,若得到妥善的陪伴与治疗,他们大部分进入社会后,会得到大幅的改善,拥有健全的生活。」
我看着坐在女孩旁边,一直静静陪伴的副班长,知道她的人际关系问题真的有改善了。
「我可以将妳的故事写出来吗?」我问女孩。
「当然好,希望更多老师和家长了解忧郁症。」
「那最后想提出什么呼吁吗?」我问女孩。
「得了忧郁症要多运动,这也是医师一直提醒我的。其实忧郁症单靠吃药很难根治,虽然服药会让病情改善,但许多人会产生抗药性,越吃越重,后来引起便秘、需要灌肠等副作用。但运动可以自体调整内分泌,像我只要操场走个10圈,就会有病情好转的感觉。但是忧郁症患者又往往懒得动,这时若有一起运动的朋友陪伴,对病情的改善,会更显著。」女孩的思考好缜密,我想起去年女孩曾寄给我以下的句子:
笛卡儿说:「我思故我在。」然而我越是思考,越发无法肯定自己的存在。
或许女孩的故事与建言被更多亲师生看见后,台湾校园里忧郁的孩子,可以得到更多的理解、陪伴与信任。然后当忧郁的孩子思考时,他们能肯定自己,真确的存在。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让数字成为台湾外交的重要推手,郭家佑继科索沃后继续往越南迈进│郭家佑

创新人物志,全文共长 2800 多字,文字阅读时间约十五分钟。适合在一个宁静的午后、睡前的省思与独处的时间里,跟讲者做个简单的阅读互动。本文附上人物专栏另有专访影片纪录提供于原文下方。如果你有完整的半个小时,欢迎搭配茶水、坐在桌前听听人物故事,喜欢的话拍个手、留言回馈让故事发声。


郭家佑,曾就读台大工商管理学系。经过对于自我的充分探索,她发觉管院不适合自己,于是透过参与许多学校活动与实习增加自身的经验。「我发现自己喜欢创造,也喜欢解决问题,而且偏好公共政策。大三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创新专题,可能是从这边开始的吧。」大学毕业后,家佑顶着索罗斯奖学金,到中欧大学进修公共政策硕士。在那所学校里,学校培育的是 NGO 管理者、各国政府及国际组织。而家佑也成为穿梭于国际间的 NGO 团队--台湾数字外交协会的理事长。
常背着厚重计算机背包的家佑笑说,经营数字外交这是无法避免的事。| 图片来源:火力创新
很多人认为做外交,就是要不断的将国家的好推荐给别人,但家佑认为其实不是这样。在跟他国的人接触时,有些人根本不认识「台湾」,而有些对于台湾的印象只停留在「流星花园」这种古老又经典的电视剧上。「不是要告诉其他国家的人说台湾有多好、有多棒,而是要让他们看见台湾,增加台湾的曝光度。我想传达的是:台湾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我们有可以共同合作的技术跟议题,希望大家知道」。家佑发现台湾在「公民社会」方面很活跃,她进一步思考:「这是否可以转换成向外的动能?让其他国家的人知道我们是怎么推动这些改变的。」另外,家佑也看见台湾在「数字」的发展很有能力,举凡各大事件发生后立即出现的懒人包跟影音素材。「这些营销跟社群制作的能力是台湾擅长的,如果这些数字产制能力是可以跟其他国家合作的话,是可以做出很多事情的。」再把她往前推进一步的是台湾的外交方式:「政府比较注重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在公众外交这块有点缺乏,于是着手开始做这些事情。」
,而是期望可以改变参与者的行为,或者慢慢培养出一群具有环境观点且可沟通的群众。但我有时会遇到「期待他者」的旅人,在构思这篇书评的日子里,我便遇到一位。
他追问如果小岛的垃圾那么多,政府有没有成立海上清洁队?有没有每年拨出相关的预算清理垃圾?我向他说明垃圾的问题太过庞大,成立海上清洁队的想法就如同大海捞针,垃圾会出现在哪里?该怎么在茫茫大海中找寻?找到垃圾后人类潜水的极限顶多30至40米深,那些落在水层深于40米的垃圾该怎么办?况且垃圾经过日晒及漂流后,会裂解成极小的「塑料微粒」,种种的问题即使成立了清洁队也未必能处理。政府虽然有固定的预算在办理净滩活动,让人们可以参与,有时也有临时的预算在每年雨季后清理垃圾,但垃圾从海边运走、让大家眼不见为净之后呢?
对方似乎并不了解,觉得政府应该做更多,垃圾是政府需要用尽全力努力的事情。最后我询问他:「你有到海边参与过净滩吗?」他回答没有。
我建议他可以去海边走走看看,会发现政府近年来的减塑政策虽然被骂到臭头,但走一趟海边,你或许会发现海边的垃圾有极高比例与我们的日常生活相关。即使回收了、好好丢进垃圾桶了,但总有漏网之鱼。政府的政策对城巿里生活的人或许有扰民之感,但无非是希望唤醒大家对于生活中过于便利之物是否必要的思考。
他问我是否参与过净滩?我回答很少。对住海边的人来说,每到海边便带走一些垃圾是我们的日常,其实不需要特地参与一场活动。
岛民们虽然没有时常参与净滩,但我们在小岛上有成立已久的「海洋志工队」,每周出海清除垃圾;发起了「海滩货币」,净滩可获得货币在岛上消费的活动;举办完全无一次性包装的「裸晒巿集」;今年还有「琉行杯」计划,让民众可以免费租借大容量的杯子,于全岛8成以上的饮料店家消费时可以盛装饮料。
他没多说什么,便默默离开了。事后想想,或许当时的自己过于气急败坏,但我多想让他在进到「小岛停琉」书店短短的几分钟内可以了解到:垃圾被我们制造之后,不分城巿人、海边人,不分政府、人民,只要制造了,就是我们的事情。
制造了,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事。 ●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净滩活动的办理并非希望真的将垃圾清除完毕

或许有些人会。如同书里提到,,而是期望可以改变参与者的行为,或者慢慢培养出一群具有环境观点且可沟通的群众。但我有时会遇到「期待他者」的旅人,在构思这篇书评的日子里,我便遇到一位。
他追问如果小岛的垃圾那么多,政府有没有成立海上清洁队?有没有每年拨出相关的预算清理垃圾?我向他说明垃圾的问题太过庞大,成立海上清洁队的想法就如同大海捞针,垃圾会出现在哪里?该怎么在茫茫大海中找寻?找到垃圾后人类潜水的极限顶多30至40米深,那些落在水层深于40米的垃圾该怎么办?况且垃圾经过日晒及漂流后,会裂解成极小的「塑料微粒」,种种的问题即使成立了清洁队也未必能处理。政府虽然有固定的预算在办理净滩活动,让人们可以参与,有时也有临时的预算在每年雨季后清理垃圾,但垃圾从海边运走、让大家眼不见为净之后呢?
对方似乎并不了解,觉得政府应该做更多,垃圾是政府需要用尽全力努力的事情。最后我询问他:「你有到海边参与过净滩吗?」他回答没有。
我建议他可以去海边走走看看,会发现政府近年来的减塑政策虽然被骂到臭头,但走一趟海边,你或许会发现海边的垃圾有极高比例与我们的日常生活相关。即使回收了、好好丢进垃圾桶了,但总有漏网之鱼。政府的政策对城巿里生活的人或许有扰民之感,但无非是希望唤醒大家对于生活中过于便利之物是否必要的思考。
他问我是否参与过净滩?我回答很少。对住海边的人来说,每到海边便带走一些垃圾是我们的日常,其实不需要特地参与一场活动。
岛民们虽然没有时常参与净滩,但我们在小岛上有成立已久的「海洋志工队」,每周出海清除垃圾;发起了「海滩货币」,净滩可获得货币在岛上消费的活动;举办完全无一次性包装的「裸晒巿集」;今年还有「琉行杯」计划,让民众可以免费租借大容量的杯子,于全岛8成以上的饮料店家消费时可以盛装饮料。
他没多说什么,便默默离开了。事后想想,或许当时的自己过于气急败坏,但我多想让他在进到「小岛停琉」书店短短的几分钟内可以了解到:垃圾被我们制造之后,不分城巿人、海边人,不分政府、人民,只要制造了,就是我们的事情。
制造了,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事。 ●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黑潮岛航III》小岛停琉店主陈芃谕:制造了,就是我们的事

继「福尔摩沙遶岛」行动之后,时隔
15年,黑潮海洋基金会再次出动,2018年发起「黑潮岛航」行动,对台湾海域进行总体检,并将沿途的自然风景与人文思索汇集成《黑潮岛航》一书,邀请作家吴明益、黑潮基金会执行长张卉君执笔,记录这趟16天航行台湾海域的各种所见以及对于海洋、生态和岛屿的省思。
新书出版之际,Openbook阅读志特与大块文化合作,邀请海洋保育专家与倡议者,以自身的专业及第一现场的经验,从海洋污染、沿近海生态与基础生产力、离岛观光与环境行动,讨论海洋政策与保育,书写台湾海洋的现况与未来,为下一个世代留下蓝色国土备忘录。
虽然并没有参与到「黑潮岛航」的任何航程,但因为小琉球是岛航的停靠站之一,当时有机会短暂地与岛航成员吃顿晚餐、聊聊航行中的趣事。那顿晚餐给我的印象只有:大家行程非常匆忙、每日和锋面抢时间,直至阅读完《黑潮岛航》,才像是跟着大家航行了一圈,了解当初到底发生什么事。
看著书里熟悉但其实陌生的朋友好奇怎么有人想在这么一座小岛开书店,独自思考着,或许想开书店的人都是热情的导览者,「一本一本的书就是岛屿,他们深怕你不踏上这些岛屿。」
的确,当初是想在一片观光产业的大海里,冒出一座属于「生活」的岛屿,分享那些我和伙伴从海里带回来的故事、我们住在海边所看到人与环境的事,以及「好好生活」。因为我的生活脱离不了大海、环境以及阅读,所以「小岛停琉」就是这些总合的存在。
我移居小岛不过短短4年,便看着这座小岛快速地变化着容貌,从安静适人宜居,转为岛上所有的一切以旅客为轴心运作,旅游人次每年以倍数成长。我发现旅客不仅仅决定了岛民的作息时间,土地上开始长出许多水泥建筑,岛屿一点一点失去她的绿地。我也观察到蓝色的大海想要我们代为诉说的故事,一个关于「海洋废弃物」的故事。
「出海口常是最多垃圾聚集的地方,容易看出城巿文明对于大海的冒犯。」
小琉球就位在高屏溪出海口,每到夏天因台风和气流因素下雨频繁时,就饱受垃圾所苦。垃圾就像候鸟一样准时,每年固定随着降雨,由出海口漂流至小岛,一波又一波登陆,清理也清理不完。
每当我们拍摄海边垃圾的画面,得到的总是不外乎几种反应,例如「居民真是没公德心,乱丢垃圾!」、「游客制造的垃圾太多了!」或是「大家不能好好把垃圾丢到垃圾桶并做好垃圾分类吗?」但没有人会联想到住在城巿里的自己,或许是这场垃圾登陆战役中的帮凶。
然后,便会看到来游玩的旅人开始净滩。净滩对旅人来说,像是购买赎罪券,一张「我对大海及地球做了一件好事」的赎罪券,但赎罪完后继续如常在城巿里生活。
我有时会好奇,净完滩转身后,这些人是否会了解,净滩其实解决不了垃圾问题?是否发现那些躺在海边的垃圾,有极高比例是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中制造出来的?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游客众多的万里桐海底废弃物密度较其他邻近地点为高

台湾呢?一直仅有零星的科学研究,以及民间的环保净滩活动。我们在2012年于台湾北部海域的调查显示:相较于容易净滩的沙岸,有人员清理的渔港,礁岩地形的海废密度最高。之后2015在垦丁海域的调查也发现,。
至于政府对于海废处理的态度,一直到2017年,环保署成立海废平台后,才开始努力去拼凑这些数据、强化限塑政策,乃至管制吸管使用。对于研究,靠的还多是环保团体,即便对于牡蛎微塑料的议题,虽然环保署曾在2018年公布自来水、海水、牡蛎等生物都普遍存在,但此研究尚属昙花一现,有待监测方法与制度的建立。
如同吴明益在书中所言,国家对于海洋方面的投入多停留在产业开发等所需研究,而保育是最被边缘化的主题。
也因此,黑潮的岛航之行更受到瞩目。说是困难,是因为受限于台湾船舶航行的法令限制很多。一般人仅能搭乘娱乐渔船出海,通常也只能同港进出,不能A港出、B港进,更何况想绕岛?黑潮团队想必花了不少时间精力去打通环节,一关一关寻求地方政府的进出港许可。
于是,妳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跟着吴明益老师跟卉君的好朋友们,神游台湾跟各个特色离岛。用最省力,无须担心晕船的方法,看遍台湾海岸美景。
《黑潮岛航》并不只是一本书,也是一本导读海洋书籍的作品。透过吴明益老师的笔,在享受海风之余,帮您选出最值得阅读的海洋书籍,从《四百岁的睡鲨与深蓝的节奏》到《澎湖台湾纪略》,从《海,另一个未知的宇宙》到《海浪》,从自然科学到人文历史,从古到今,于是在400页的篇幅之内,您有机会认识更多海洋不同的面向。
看遍自然美景与历史人文之际,也看见海废带来的忧愁。海洋废弃物的治理,已然成为国际行动,从联合国的永续发展指标(SDG)、2019年G20会议的大阪蓝色愿景,各国发下2050年零海洋塑料废弃物的豪语,寄望能够遏止此严重的环境问题。
台湾无法亲身参与这些国际会议,并不代表我们不能做些甚么。台湾的业界,包括远东新世纪,已经领先与国际非政府组织Parley of the Ocean合作,协助马尔地夫等岛国净滩收拾宝特瓶,运到台湾加工再利用,转身为知名品牌球鞋,或者运动衫。光宝与齐辉环保科技合作,协助清运澎湖海废保丽龙,化身为各种产品。有心业者因为环保理念、新型态商机的方式投入此领域,也同样理解唯有靠转化为循环经济的商机,才能使得海废处理得以永续。
在此时节,台湾成立海洋委员会、海洋保育署,希望藉由环保署与环保团体设立的海废平台共同对话,与渔业署等相关机关共同努力,赶上这波海废治理的脚步。
2018年之后,黑潮还是努力在2019年挑选地点与时间,希望能够就热点海域继续追踪下去。海洋保育署则是在有限经费下,帮着延续,也思考如何能逐步成为海洋监测的机制。
希望岛航能一直航行下去。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