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潮岛航II》海保署长黄向文:海洋废弃物治理,已成为国际行动

继「福尔摩沙遶岛」行动之后,时隔
15年,黑潮海洋基金会再次出动,2018年发起「黑潮岛航」行动,对台湾海域进行总体检,并将沿途的自然风景与人文思索汇集成《黑潮岛航》一书,邀请作家吴明益、黑潮基金会执行长张卉君执笔,记录这趟16天航行台湾海域的各种所见以及对于海洋、生态和岛屿的省思。
新书出版之际,Openbook阅读志特与大块文化合作,邀请海洋保育专家与倡议者,以自身的专业及第一现场的经验,从海洋污染、沿近海生态与基础生产力、离岛观光与环境行动,讨论海洋政策与保育,书写台湾海洋的现况与未来,为下一个世代留下蓝色国土备忘录。
在台湾搭过船的普通人,才有可能了解这趟环岛航程要成行有多艰辛。
读《黑潮岛航》的时候,人在飞机上,在船上,在前往一个讨论海洋废弃物议题的国际会议途中。看着吴明益老师的描述,以及卉君的文字,犹如回到船上,看着靖淳眺望着海上漂流的废弃物,欣怡把麦克风丢进水里,小八算准地点、时间抛下又收回MANTA NET。看似行云流水的步骤,每一步都不简单。
在印度尼西亚的会议中,我向外国官员细数台湾海洋废弃物的研究,从海滩、海底到海漂,黑潮岛航的成果也在其中。简报完毕,一位八十几岁的大使,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必须正视这个问题,这些海里的塑料,可能要花数百年时间才有可能分解,如果我们不尝试解决这个问题,这些垃圾会影响我们后代的子子孙孙。」
“It will impact our grand, grand, grand children.” 他这么说。
然而,在台湾的我们,曾经真心面对这个问题吗?坦白说,并没有。
我开始从事海废研究的头几年,并没有太多人关心,资源也极其有限。这也是为什么当我在2018年冬季遇见卉君的时候,打心里佩服眼前这位文组出身,却又充满理性抱负的女孩子。
海洋废弃物的议题,国际间早就做得如火如荼。美国、欧盟各国从大型海漂到微塑料、柔珠对于鲸豚到贝类的冲击等研究巨细靡遗。Eriksen M.博士造船航遍五大环流,发现五个大洋垃圾带,推估出五大洋有超过5兆个塑料,该研究成为美国首创禁止塑料柔珠立法的推手。美国Jenna Jambeck博士团队估算出全球塑料海废量可能高达470万到1200万公吨,前三名制造国为中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美国早在2006年制定海洋废弃物研究、避免及减量法,规范中央政府每年必须编列至少1200万美元进行相关防治。欧盟也力推各项计划,并宣布于2021年禁止(限制)使用一次性塑料产品,力助东南亚国家改善此问题。
回到亚洲,日本海洋废弃物调查起源于1970年代,研究船一边做科学调查,一边记录海洋废弃物,持续至今。中国每年的国家海洋报告中,明确记载沿岸、海洋废弃物的密度。韩国更是鉴于保丽龙上有高浓度的阻燃剂六溴环十二烷(HBCD)进到养殖牡蛎体内,而透过不断与渔民沟通、奖励的方式替换牡蛎保丽龙浮具。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黑点中,有亮点

虽然国小辅导老师曾提醒女孩母亲,她有自杀倾向,但母亲似乎不以为意,有时还会觉得女孩故意顶撞她,直到高一时女孩再度陷于困境,母亲陪伴女孩接受咨询,认识了忧郁症,因为理解,母女的关系终于有了改善。
女孩也从过去的懵懂无知,到拥有病识感(insight),知道自己何时需要援助,也开始勇于面对真实的自己,在IG谈论著名的忧郁文豪,像是安徒生、太宰治、川端康成……等。
「谢谢老师传给我的两篇文章,仔细吸收内化后,我将心得感想po在IG上,最近开始经营账号XD(人气上升很快耶,大概14天前办账号,现在已经80多人追踪了)。」
写作给了女孩自信,她开始规律的书写,我也要求休学的她,定期来校面对面指导,其实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