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出身、中文系毕业、身为女性的我,参加了以日本「电车司机」为目标的考试!

12 月,我参加了公司的社内考试。考试分为正社员和运转士两种。因为 2019 年春天的时候我成为正社员了,所以参加的是运转士考试。合格的话,就能参加以「动力车操縦者运転免许」为目标,日本电车司机的国家考试培训。
对,你没看错!台湾出身、中文系毕业、身为女性的我,参加了以日本电车司机为目标的考试!而且这是我第二次参加考试了。
先说明一下日本铁道公司的制度:一般旅客常见的现场工作大致分为站务、车掌、司机 3 种,更往上还有许多管理职。此外,还有一般旅客看不见的技术职、营业职、庶务职等。
日本铁道公司喜欢培养自己的员工,所以现场职务的招募多从站务开始,也有耳闻部分坐办公室的职员也需要在现场研修一段时间。目前的制度多为拥有 1 至 3 年站务经历之后,可以参加公司的车掌升级考试。再当 2 至 5 年的车掌之后,才有机会接触到「司机」这个职务。
不过,这个制度并不是全日本皆然。像我的同事之前在千叶的某铁道公司时,那家公司让所有职员都取得司机驾照,不需要经过职务轮替。而我自己的公司则没有车掌制度,大部分的人是从站务直接转换成司机的工作。
另外,已取得司机驾照的人,如果转职去其他铁道公司的话,多半要从站务重新做起。理由是,驾照只是证明你有开车的能力;但每家铁道公司的制度、每条路线、和车辆的种类都不太一样,需要花时间适应,毕竟铁道业安全至上,对这种事情一向小心谨慎。还有一种是货物列车的司机,因为没什么接触,这边就不讲了。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水墨造物-牡丹花小春联

我又在画牡丹花!
因为一位好朋友跟我要这样小小的「牡丹花春联」,好朋友说~
当新的一年来临,在进家门的入口处或显眼的屏风正面,贴上一朵牡丹花,有助于一年的丰收、顺利、吉祥、、、。
真的吗?
她只要一张,但纸张裁了就是八张,就画吧!
祝福大家~看到我充满祝福的牡丹花,也能
新年新气象!
金鼠年行大运!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收到来自个案的礼物

在治疗的过程收到个案的礼物其实对身为治疗师的人来说都会心中一抖,因为对每个案主来说这个给予的意义都不一样。到底是关系往正面的方向发展出现治疗的曙光、还是案主人际模式的再现,是一种挫折、抑或到底他想表达的到底是什么来自潜意识的感觉。
不过在期末收到了这些小小的心意还是让我很感动,在这些片刻细细讨论这个赠与的意义与感觉其实对个案来说是吃力跟复杂的,但是我也逐渐相信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理解那些未知使我们能在摸黑的历程多少减少一些恐惧而不是假装黑暗中看不见的东西就不存在。
有时这些信物同时代表着治疗关系曾经的存在与结束,案主因而带着一些不同的心情跟力量离开。
这些理解让我感觉到自己正在做一件辛苦但是有意义的事情,去收留与消化那些无处可去的感觉,陪你一起走,陪你一起继续思考,然后每一次再变的比以前强壮一点点就好。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走路,是认真休息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走路的人 | 不一样的河正宇

他是让数千万人走进戏院的三届韩国影帝。他是《恐怖直播》《1987:黎明到来的那一天》《与神同行》里的票房担纲。自我介绍却是:我是走路的演员河正宇。
这位韩国影视圈大势,外号走路教主,电影演出之外,他写下《走路的人》跟影迷谈走路、谈电影、谈人生…
河正宇平常会走路去公司、走路去拍片现场、甚至走路去金浦机场。一日三万步是他的日常,他说:走路,就是休息。
◆因为不想输给自己,所以走路
「明明已经很忙了,为什么还要走那么多路呢?」
「从什么时候开始走那么多路的?」
亿万票房巨星河正宇每天走路上班,许多人最初听到都觉得不可思议。他回想,开始走路是因为他曾经有一段能做的事情只剩下「走路」的时期。
现在我们所知道的河正宇,是累积了《追击者》、《黄海》、《柏林谍变》、《与罪犯的战争:坏家伙的全盛时期》、《恐怖直播》、《下女的诱惑》、《与神同行》…等叫好叫座电影的忠武路大势,是会挑好片又能创造票房佳绩的韩国演员。崇拜他演技的人会说他连头发都会演戏,敬佩他专业的人会告诉你他一上戏你就忘了他本来是谁。
但是韩国会演戏的大叔并不少,河正宇的父亲是知名演员,这让他一出道就比别人认清:这个行业,外型跟实力一样重要。为了怕被当作星二代,他改姓更名,不挑戏。变态凶手、骗子、杀手、坏蛋…他都能接。但他仍然有过茫然没有未来的长段岁月。他倒不埋怨世界或归咎机运不好。那段日子,他画画,并走路。
2012年,河正宇演出《与罪犯的战争:坏家伙的全盛时期》,饰演剧中黑道大哥崔炯培,精湛的演技让人连想他最敬爱的演员劳勃狄尼洛。
◆画画让他从沮丧彷徨中走出来
河正宇没有学过一天画。开始作画是三十岁左右,他拍完军中故事《不可饶恕》之后,还未接演让他演技备受瞩目的《追击者》前,有将近四年时间,河正宇接不到通告,没有工作邀约,身为韩国著名演员的儿子,他很清楚影视圈的现实面。挫败之际,他拿起了画笔。
从小喜欢画画的他,并没有拜师学习,刚开始只是拿起画笔临摹自己喜欢的画作,波拉克、巴斯奎特,涂鸦一般打发时间,却在长时间的画画中从挫败焦躁中平静下来。将心思从对演艺事业的求索中移开。后来,事业上了轨道,河正宇还是继续画,没有目的和企图心地作画,让他掌握到人生中重要的感觉。他还将作画带给他的种种触动写成随笔《有感觉—-河正宇的艺术与生活随笔》。
2012年河正宇随电影团队在柏林拍摄《柏林谍变》,空闲时他便在当地取材,画出13幅作品,就近交给德国小画廊展出,结果全数卖出。兴奋的他将收入全捐给慈善机构。
画画和演戏对他来说是一体两面的事:「演员和画家本质上相同,只是面貌不同。如果说演员这一行是用白米煮饭,那么画家便是用剩余的米酿制成米酒。」虽然取材于同样的东西,却因为方法不同,结果完全不一样。尽情投入一个角色后,河正宇发现自己身心会产生一种残余物,那是演技无法排遣的东西。「我就是把那些掏出来作成画。」画画不是打发时间,对河正宇来说作画是让他重新专注的过程。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打造美国外交系统的「螺丝钉」

这是关于国际政治实务/美国外交政策的一系列小观察,总共三篇,有兴趣可以一起看。 第一篇:《华盛顿的阳光里,世界的苦难是模糊的》;第二篇:《美国外交政策中的「简约主义」》;第三篇:本篇。苹果日报专栏原文链接
文|赵思乐
自从2018年秋季进入乔治敦大学外交学院攻读外交事务硕士,一转眼我就到了要开始准备毕业考试的时间。我所在的硕士学程MSFS(Master of Science in Foreign Service),是这所被《外交政策》评为「全美对外交职业发展最有利」的学院的招牌项目,我们的毕业考试方式相当独树一帜,可以说是为外交人员在华盛顿特区的职业需求量身订制的,从中也可一窥美国外交界的「潜规则」。
这个考试分成三个部分:第一,提交一页纸针对当下某个外交问题的政策建议,并为之答辩,绝大多数学生都会选择自己最擅长的外事领域,我很可能就会选择美中关系中的一个子议题;第二,考核委员会随机提问任何与你的专业方向相关的问题,比如我的专业是「全球政治与安全」,委员会可能就会问我美国从叙利亚撤军的利弊,美国是否应该介入委内瑞拉的民主化,或者玻利维亚的暴力冲突要如何应对,即便我的专长领域跟这些问题并不相干;最后,考核教授们会提问任何跟国际事务相关的问题,哪怕这些问题不属于我的专业方向,比如,他们可能会提问美国在非洲的援助项目有什么可改进之处,或者怎么评价全球气候暖化的多边应对机制。
这样的考核方式,意味着这所顶尖外交学院对合格毕业生的要求是:对自己专长的领域能提出具体的建议,对自己不擅长的领域能侃侃而谈——这可以说相当的「华盛顿」。 在这个特区的大大小小的会议、研讨、闲聊中,你都可以看到职业外交人员在反反复覆地接受这一场「考试」。一个处理中国政策的人,除了要能把美中贸易战讲得有板有眼以外,说起最近的伊朗核危机也不能露馅。
除了毕业考试要考核的这两项能力,其实MSFS作为职业导向的硕士学程还对自己的学生有第三点要求:Networking(广建人脉)。在开学的第一天,我们学程的负责人就强调,在这个学程里最重要的不是学习,而且为自己的职业发展打好基础。她建议学生每周至少跟两到三个可能对自己的职业发展有帮助的毕业生或从业者见面、投出至少一两份简历。学生们对这种思路也相当买账,不少同学在聊天时都提到,在MSFS学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带着这个招牌毕业,没有人会在意你的课程成绩。我还问过一位同学,每周大概花多少时间在学习上、多少时间在Networking之类的职业准备。她的答案是每周大概70%的时间用于职业准备。
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难以接受这样一所「职业培训学校」就是美国最顶尖的外交学院。如此地强调专业上「够看就行」,对各种区域问题和国际政治讨论缺乏真正的了解和兴趣,从上至下地鼓励学生把时间花在人脉拓展上。更具体地说,我大多数把自己定位为「中国专长」的美国同学,此前的中国经验往往是在中国读了一年的语言学校或教了两年英文,来到这个学院后把主要的精力花在建立对中外交相关的人脉上,毕业后基本确定会进入美国国务院或者其他政府部门的中国办公室。不得不说,这样的培养路径,让我对这些办公室的政策建议质量难免有些担忧。
如果仅从职场去理解,这可能的确是「最有利于外交职业发展」的教育——教会你如何表现得专业过关,让你带着一块闪亮的招牌毕业,还给你两年时间去建立自己的职场人脉。但问题是,在复杂的外交领域,在美国这样一个对全球政治举足轻重的国家,这样的「职场螺丝钉」真的能承担起帮助决策者作出明智的政治决定的角色吗?美国对外交职业精英的流水线培养模式,或许也是美国近二十年在重大外交决策上屡屡失误的原因之一。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从萨提尔(Virginia Satir)理论,看人际交往策略

这样倾其所有取悦的人,并非为了获得某种利益而刻意讨好,他们只是对拒绝和敌意有着天生的畏惧和焦虑。可能他们从小就在学习如何避免拒绝他人、引起敌意,因此戴上友善的面具,只考虑他人而忽略自己,其实是他们希望被人需要。
被需要是一件多么体面又风光的事,这说明你不是一个无用之人,说明你在他人眼里有着熠熠生辉的价值。像一匹良驹终于在人群中被伯乐慧眼识珠,那种兴奋和激动真是难以掩饰。
没错,每个人都会借着别人对我们的回馈来确认自己的价值感,但这样的价值感只是自我认同的一部分来源。正确的自我认同首先应基于良性的自我回馈,而完全建立在他人评价上的自信,就像沙尘之上的高楼,风一吹沙就动,并不牢靠。
一旦有一次你没能满足对方的需求,这种失落和价值丧失感便会如影相随,让你痛苦、焦虑,并深深自我怀疑:「我没能帮上忙,我真没用。」
除了获得价值感,看管人性格紊乱症候群还追求情感上的满足,为了获得爱和温暖,他们自认为需要投其所好、讨好别人。他们的内心暗示是:「要让别人喜欢我,我才能生存下去。」
抱持着这样的生活逻辑,他们渐渐形成了「讨好型」的人际交往策略。
根据萨提尔(Virginia Satir)理论,人与人在交往过程中会有 4 种应对策略:

  1. 讨好型:压抑自己真实的需求感受,以他人喜好为标准,借着迎合他人保护自己不受伤。
  2. 超理性型:不近人情,绝对理性地分析一切问题,实则是为了保护自己免受伤害,而将自身的感情、情绪封闭起来。
  3. 指责型:将一切问题归咎于对方,保护自己不受伤。
  4. 表里如一型:心理与行为统一的状态。
    在不同的人际交往情境中,我们可能需要采取不同的策略,健康的人际关系也同样需要因地制宜。但讨好型的人,却始终如一地以跪地仰望的姿态与人接触。当取悦症变本加厉,他们不仅会积极响应别人的需求,同时还会主动迎合。
    这便渐渐形成了他们的人格面具,在不断的自我暗示和他人回馈中,强化着自己「善良、乐于助人、无私」的对外形象。
    这样的对外形象,常常会成为被人利用的原因。原本他们只是把善良当作一种人际交往的润滑剂,却未曾想到,过分善良也害了自己。
    因为觉得一个人好说话,旁人就会习惯性地索取,必要的、不必要的事都来求助;因为觉得一个人总是为他人着想,所以处处以自我为中心,不以为然地忽略这个人的感受。
    取悦症患者可能会感觉被辜负、被欺骗,但却始终不愿意从这种模式中寻求解脱,因为他们已经形成了一种明确的思维──别人不满意,是因为自己付出的还不够多;别人不开心,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好。所以,别人的剥削只会转化为他们必须更努力讨好。
    他们不是天生喜欢阿谀奉承,也并不虚伪,他们只是对拒绝感到无能为力,对放弃自己习惯性的迎合无能为力。
    学会说「不」,留一点爱给自己
    假设你还想过好自己的人生,就别只是为别人而忙碌。
    首先,你要学会分辨哪些忙该帮,哪些确实超出自己的承受范围。
    有效的分辨方式可基于人际关系的亲疏远近,也就是说,依据他人对你而言的重要程度。有很多人可以称之为朋友,但不是所有人都是同样交情的朋友,他们和你的心理距离也各不一样。
    取悦症患者时常内心焦灼,就是因为他们把所有人都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所有人都紧紧地簇拥在他的内心,实际上这样密不透风的距离,只会让你感到更加窘迫急促、呼吸困难。
    每个人都是带刺的,若不能保持一定的心理距离,只会让你在感到温暖的同时也被刺伤。受惠于人同样如此,都是一种心理资源的巨大消耗。
    所以,下次再给予善良和爱心之前,请先问问自己,这个人、这件事是不是重要到需要你先把自己丢在一旁。
    其次,请先确认自己「有余裕」。完全不考虑自己的需求,是对自己无爱,那还怎么爱别人?
    想想飞机起飞前播放的安全须知,遇到紧急情况时,无论如何都请先为自己戴上氧气罩再来帮助他人,否则就是害人害己。
    把自己掏空去助人,在真实生活里并不是那么伟大,我们不是天生注定要当英雄,也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你赴汤蹈火。
    最后,学会自我设限和拒绝。
    当你分辨这件事确实做不了;当你判断这个人实在不值得,请用不带有敌意的坚决告诉他们,抱歉,你帮不上忙。
    判断一个人在社交中的心理成熟度,要看能否自如地对别人说「不」,同时能否接受别人的拒绝,这都是需要自信和勇气的。如果做不到拒绝也不能自如地提出要求,又害怕被别人拒绝,这种心理状态在心理学上称为「被拒敏感」。
    拒绝常常和否定相连,拒绝别人总让人感觉是在否定对方的价值。正是因为你把这个想法投射到他人身上,所以你也同样害怕拒绝他人。你希望自己是无害的、利他主义的,你不想伤害别人的自尊,所以你不愿意拒绝。
    怕说「不」的人,在他过去的经历和人际环境中,一定存在着很多规则和约束。在这样的言语暴力下,人的行为会在无形中被一种势力控制着,总是听到和遭到「你不能⋯⋯」、「你不要⋯⋯」、「你如果不⋯⋯,就会⋯⋯」的指引,就会渐渐形成对「不」的高度敏感。
    不拒绝不意味着能避免或减少伤害,当你因不忍拒绝,又或者因能力不足而不得不为难自己,也耽误他人的时候,只是在无尽的拖延中伤害彼此,面对他人的求助,拖延才是最残忍的拒绝。
    所以,拒绝也请及时,表明原因和真诚的歉意,也是一种尊重和解决方式。任何对这个世界的善意和爱,请先以不破坏自己的生活为前提,适度的牺牲和忍让是一种美德,但没有任何一个人、一件事,值得让你放弃自己的生活,让你无法留一点爱给自己。
    如果不能停止这种不断付出以取悦他人的模式,你将一直跪在别人心里,难以挺直腰杆,最终牺牲了自己的人生,换取到的只是他人习以为常地接受你的好。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你对别人很好,但是对自己太差」──给「取悦症患者」的生活建议


什么是心理学上的「取悦症」?
一个朋友开了工作室,网站出现了一些问题,我的另一个朋友懂一些技术,就过去帮忙看看。他家住山上,最近每个周末都往返于 40 公里外朋友的工作室,并没有怎么休息。
说起来,他和这个朋友并不怎么相熟,不过是偶然聚会上认识的一面之缘,但对方开口,他不忍拒绝,只能硬着头皮。我这位朋友确实是一位好好先生,平时朝九晚九工作忙,周末没为自己着想,反倒奔波劳累去帮别人。
生活中他是热心肠,谁有什么事都喜欢求助于他,不是因为他能力过人,只是因为他不会拒绝,哪怕委屈牺牲自己,也要为别人两肋插刀。
他让我想起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当年因为男朋友不想留在家乡,她便辞去了很有前途的外企工作,另找了一份工作,跟男友在外县市结婚生子。她的生活除了家庭、工作,还有一大堆「公益」之事要处理。
因为她学历高,又热心爱助人,所以亲戚朋友同事的孩子需要课外辅导都会找她,也因为自己略懂投资理财,所以也理所当然地变成朋友们的家庭理财顾问。
几年不见,发现她苍老了许多,完全没有什么只属于自己的休闲娱乐,只要有点空闲,都在忙着别人的事。
我问她你快乐吗? 她说太累了,那点快乐早就消耗殆尽了,现在就盼着能甩去一身麻烦,轻松过自己的日子。她本来还想着能腾出时间做个小生意,但因为时间和精力都被耗费殆尽,根本无暇规画接下来的人生。
你我身边可能都不乏这样古道热肠的人,或者你就是这样的人,总是对别人很好,但是对自己太差,整个人就像为别人而活。
只要是别人开口,无论是力所能及还是极尽吃力才完成的事,都一口答应。可能自己过得捉襟见肘,但会慷慨解囊借钱给朋友;工作上已经忙得团团转,还会挤出时间帮别人应付麻烦;舍不得给自己买一套得体的衣服,但为另一半置办行头时却一掷千金。
然而,在满足别人需求的时候,你掩藏着自己的欲望,还舍弃了太多自我。
我承认的确有乐善好施者,他们寻找人生意义的方式就是帮助他人,且在过程中体验到十足的成就感和价值感,抛开较深层的东西不谈,至少他们是快乐的。
但另一群人,看起来也同样一身侠肝义胆,也的确为别人的福祉而不停奋斗,但是他们却忽视了自己的感受,他们不快乐。为了成全他人,常常委屈了自己,屡次想拒绝别人的求助,却始终吐不出一个「不」字。
这样的人,心理学家给他们取了一个别致的名字:「看管人性格紊乱症」或「取悦症」。这种对他人太友善的无私性格或许是一种病态,极端无私是一种用来掩盖一系列心理和情感问题的性格特征。他们友善无私的背后通常是痛苦、孤立、空虚、罪恶感、羞耻感、愤怒和焦虑。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经常拖延而错失梦想?心理学实验告诉你:「意志不坚」不全是因为懒,而是⋯⋯

你是否遇到过下面的情况:在你忙一天的工作、准备回家时,你站在门口,原本计划上健身房或去补习,做些工作之外的事,但是你犹豫了,你的脑袋出现一个声音:
我已经工作了一整天,为何不好好吃顿好吃的犒赏自己一下?反正还有明天!
然后你想起其实少去一天健身房或少上一堂课其实也不会怎么样,但工作累了一天,是该好好补偿自己,所以你就决定回家放松去了。
你是否也遇到过下面的情况,当你晚上工作完回到家,打开家里的门,发现房子凌乱不堪、玩具散落满地、小孩跑来跑去,另一半工作完回家在沙发上看电视,那个当下你情绪失控,吼着叫小孩收拾玩具、吼着要另外一半起身整理家里,另一半埋怨的站起身,小孩则受不了你的怒气大哭大闹,另一半因为受不了小孩哭闹生气,夫妻俩也吵了了起来。
下次如果你仔细看新闻,你会发现几乎大部分不好的事情譬如家暴、街头斗殴、自杀等几乎都发生在晚上。可是白天早上却比较少发生这些事情。
有机会的话做一个有趣的实验:买一盒准备请大家吃的巧克力,放在距离你办公室座位不远的地方,观察来拿的人数,你会发现早上来拿的人,远少于下午来拿的人。
为什么呢?这些现象与常态彼此之间有何关联?是偶然还是巧合?下面的心理实验和理论,也许可以解释为何会有以上的现象。
萝卜(Radish)实验
一群饥肠辘辘的学生来到了 Dr. Baumeister 实验室,他们将参加一场残酷的心理学实验:实验中,这些学生一共被分成三组,第一组学生从头到尾都是处在饥饿的状态、第二组饥饿的学生被提供刚烤好的巧克力碎片饼干可以任意享用、第三组学生跟第二组学生类似,唯一的差别是他们能看着饼干,但是不能吃这些饼干;反之,实验室提供他们难吃的萝卜。
实验人员之后离开房间,进入一个可以观察学生的房间,第三组的学生有时会拿起饼干闻一闻,或把它弄到地上然后捡起来;有些会看着萝卜,内心挣扎是否要吃这难吃的东西。在另一房间的实验人员观察这些学生的行为,顺便确保他们没有偷吃饼干。
几个小时后,这三组学生被带入另一个房间,玩一个无法破解的游戏(puzzle)──过去这种无解的游戏,主要是被设计来测量人的耐心在放弃之前可以持续多长久,最后的实验结果显示,吃过巧克力碎片饼干的的那一组,在玩游戏时,平均可以支撑 20 分钟,跟没吃饼干的控制组差不多。而只能看着饼干吃萝卜的那一组,玩游戏的时间到放弃前只有支撑 6 分钟,远低于其他两组──为何会有这样的结果?
意志力(Willpower)
在 Dr. Roy F. Baumeister 的畅销书《Rediscovering the Greatest Human Strength: Willpower》里面提到了一个概念:意志力。「意志力」的另一种说法就是自我控制的力量,它可以让你每天的作息正常运作,让你可以对抗外来的诱惑,以及阻止你一时情绪上的冲动。但是这种在我们身上的力量,很像我们身上的一颗电池,当你刚睡醒时,它就是处在能量全满的状态。这时候人的自控能力是最好的状态,而随着一天的过去,因为你不断抵挡生活中的诱惑和使用脑力做决定,这颗电池的能量会逐渐下降,直到晚上时已经消磨殆尽,而这时的自控能力是最差的时候,也是最可能做出错误判断的时候。
从上面的实验你可以了解到,当学生可以大快朵颐的享受饼干时,他们不需要消耗自己的控制力来抵挡诱惑,所以在接下来的游戏实验中,他们也可以坚持比较久的时间。相反的,另一组学生必须消耗大量的自控能力,忍受美味饼干当前的诱惑,这也间接造成之后的游戏时间坚持的时间变短。
很多人会误解意志力这一说法,他们认为这是一种可以分开使用的力量,譬如说你会说我很有力气去做白天上班的工作,但是没有力气去晚上的补习或是学习新的事物,但是这是错误的──这种自我控制的力量在每天都是有限的,每当你犹豫做一个决定,努力抵抗诱惑或是专注在工作上时,这力量就会减少一些,一直到用完为止。当你用完之后,人就会进入决定疲劳(decision fatigue),这时候你所做的决定错误的机率,就会增加或是会倾向于不做这决定。
4 个建议,改善你的目标达成
那么,我们该如何妥善使用这股力量?以下几点建议,供读者朋友们参考:
一、最重要的事放在早上做:就像我提到的第一个例子一样,如果你每天的个人目标都安排在下班之后才执行,效果一定会不好。这时你的自控力量已经在你工作的时后大量消耗,当要去执行个人目标的时候,脑袋已经进入决定疲劳的状态;这时候你就会倾向于选择不做这个决定去执行目标,而觉得反正还有明天可以执行。
早上刚起床的时候是自控力量最高的时候,把最重要的事安排在这时候做,你可安排这时段上。健身房、读书、做一些具有创造力的事情,或是设定你这天的工作目标,尽量避免花时间再拿手机看脸书、看没内容的 Youtube 搞笑片或回 Line 跟 Email,这些行为都会在无形中降低你的自控能力。以我个人而言,一般我都会在早上起床后直接下床运动或出外慢跑,之后坐下来写文章,我发现这种把事情安排在早上做的方式,让我执行起来简单很多。
二、尽量运用每天的习惯:运用这部分最有名的应该就属于脸书老板,当别人问他为何老是穿同样一款衣服时,他的回答很简单,我不想花时间决定我今天的穿著,一个人一天做出好的决定的次数有限,尽可能避免花时间在决定一些小事上,这样可以不会浪费一天的心智力量。譬如每天都走一样的路上班、吃同一间店的早餐、搭同一班巴士或捷运,这些不需要做决定的习惯,可以无形中帮助你节省作决定的次数。
三、冥想:意志力就像我们身上的肌肉,你一直用它,久了就会疲劳,但是它也可以藉由训练来增强;而冥想就是训练它增强的一个办法──你可以不需要每天花很长的时间来冥想,刚开始从 5 分钟开始,练习自己的呼吸,就能增强心智力量。这背后的原因是冥想可以影响前额叶皮层(prefrontal cortex)的活动,而刚好这区块是我们平常做决定的区块。
四、充足的睡眠:这一点很重要,大家可以回顾一下自己的亲身经历,当考试或工作压力大而睡眠不足时,我们很常会失去自控能力而开始乱吃垃圾食物或甜食,即使你在瘦身减重当中,而后睡一觉起来,自控能力回来后,你开始为那些行为感到有罪恶感,这些都是睡眠不足引起的。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别按照别人的行程表活动

思考和决策的次数会影响到意志力的多寡,这个机制又与时间密切相关:即使是做相同的决策,事先计划或是事发后才做决定,也会有差异。
要控制决策时机有个大前提,就是必须自己决定行程表,但多数人常在不知不觉间按照别人的行程表活动。
为了能自主决定预定事项,作者提出几项应避免进行的行为:一起床便检查电子信箱;让对方决定碰面时间;做额外的事情。
一起床就先确认电子邮件,只会干扰你安排行程。收到的邮件上,多半写满了寄件人的需求,会让你感到焦虑,认为应该尽快回复;这样配合寄件人的需求,就是一种被迫做出决策的行为,此种非自主判断的决策会消耗大量意志力。
同样地,由对方决定碰面时间,会变成你必须配合对方,你的例行性活动势必会受到影响,而你亦会大幅增加思考与决策的次数。
作者提议在午休及下班前各检查一次电子邮件即可,并优先处理重要的邮件,且在尚保有意志力的上午,从重要的工作开始依序处理。
◆ 别浪费决策在日常琐事上
日常琐事是被归类为等级三的不自觉决策,也浪费最多意志力;每种琐事都必须做决定,同时便消耗了意志力。例如:早餐要吃什么?要穿什么?几点出门?午餐去哪里吃?
为了避免这些琐碎的小事在不经意间损耗不少意志力,规划例行性活动就是解方。事先决定什么时间在哪里做什么,这么一来,日常生活中所需要做决定的次数便大幅减少。
另外,避开尖峰时段也能让意志力免于受到不良的影响。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别被智能型手机和网络绑架──「按不按赞」的决策更为可怕,尤其社群网站上的信息很容易使人被迫阅读、接收不需要的信息,是不自觉的决策。
但如果自己是发送信息的那一方,则是自主判断的决策,几乎不会消耗意志力,甚至能获得意想不到的回报。
常识
◆ 别相信父母辈的常识
长辈或是老师总要求我们选择符合常识、「正常」的那条路,但是这些常识真的是正确的吗?
谨守常识不代表会成功,世上也有许多人不是按照常识的方式活着,若被常识束缚而挣扎,反倒会耗损成功的原动力──意志力。况且,现代社会在各方面已经与父母那辈年轻时不一样,他们的常识已然不适用了。
所以,不要相信进入知名企业就是拿到铁饭碗;不要相信每天上班是唯一正途;不要再被年龄束缚,认为没见过世面的年轻人创业不会成功,或是年纪大了才要起步太鲁莽。
摆脱以上无聊的常识,将意志力发挥到极致的人就能成功。
◆ 别看新闻
生活习惯中潜藏的小常识也会逐步侵蚀意志力,阻碍我们迈向成功。比如每天早上一定要看新闻就是其一。原因在于新闻里充斥着负面消息:哪里有人被杀、哪个政治家违法、恐怖攻击等等。
但事实上世界正在逐渐变好,接触这类坏消息反而会让自己一大早心情消极,逐渐失去意志力。如果只是尽常识的义务而看新闻,请现在就告别这个常识。
从不做这些事开始,普通人也能够使用意志力战胜菁英分子,因为普通人更无惧于断舍离;如果出生于社会地位高的家庭,或许很难做出「不做」的决定。
有钱人拥有的比普通人多,进入一流大学、企业的机会也比一般人高,不需要决心「不做」,仍会有一番成就。
假如凡人想仿照菁英的做法努力向上,两者的差距只会越来越远。一般人想要来个大逆转,就必须集中意志力于单一目标上,只做你想做的那件事,决心不做多余的事,把意志力集中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
「意志力法则」兴许无法保证让你瞬间达成理想,但是这本书证明了,藉由保留意志力来做最想做的事与重要的事,的确使作者及书中提到的人们得到了向往的结果。现在你已经掌握了诀窍,记得用行动去实践,相信你也可以扭转人生。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