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觉得「心很累」?只要「不做」这些事,就能重新拥有满满的意志力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一个个人能战胜大企业的时代,而道具就是网络社群──只要吸引得了粉丝,就能创造难以想象的机会。但是,想要加入网红的行列看似简单,多数人却不是只有三分钟热度就是踏不出第一步,眼睁睁看着别人声名鹊起。
既然个人的力量在这个时代终有展现的余地,究竟要如何让自己的能力漫山绽放,如何起身实践,而非裹足不前、永远仅能待在原地观望他人的成果?我从「自我启发大师」井口晃所写的《你觉得重要的事,有九成都是屁》一书中找到了答案。
「激励大师」的前身:遭受霸凌自杀未遂的人生失败组
井口晃原本是个在国高中时期遭到霸凌而屡次转学、对人生感到绝望、自认没有存在价值的鲁蛇,他后来到了美国留学,为远离曾经的恶梦。
在美国,为了改变人生,他学习自我启发、心理学等,却经历忧郁症及自杀未遂,书也没念完就回到日本。没有大学学历,没有工作经验,也没有人脉,才 25 岁的井口晃竟靠着自己成功创业。
败部复活的关键:意志力
为什么一位没有见过世面的年轻人能够创业、过着梦想中的人生?其中的关键就在于意志力。
井口晃发现,区分成功者与一般人的关键,其实是意志力的使用方式;成功的关键在于成功者擅长使用意志力。
事实上,作者所讲的意志力,原文是「能量」,更接近于一个人的精力。有时我们会觉得「心很累」,就是我们精神能量低落的意思。促使我们行动的燃料并非体力,而是意志力。
意志力分三个等级,最需避免「不自觉的消耗」
意志力会在思考或做决策时减少,作者将浪费意志力的决策分为三种:
◆ 等级一:自主判断的决策
思考自己想做什么并做出决定时,最不浪费意志力,毕竟可以由自己控制流走的意志力。
◆ 等级二:遭他人强迫的决策
此情况会浪费较多意志力。例如自己主动找房子搬家,肯定比房东告诉你住的大楼要拆除,被迫找房子来得节省意志力。后者显然令人心生不满,也会因此被打乱计划,思考与决策的次数自然跟着增加。
◆ 等级三:不自觉的决定
最浪费意志力的是日常生活中不自觉的决定,譬如说从睡衣换成西装时,多数人并不认为这是费劲思考后做出的决定。每个人都在不知不觉中做出决定,宛如水自保特瓶的破洞大量流出来一样。
因此,尽量减少决策的次数,便能有效防止因决策造成的意志力浪费,最重要的就是不做「等级三」──不自觉的决定。
书中共分成时间、人际关系、金钱、常识四个方面,传授如何使用意志力。
我只针对时间与常识两个部分,跟大家聊聊怎么颠覆思维成就自我。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妈妈想要的:稳定可期待的休息时间

倾听妈妈们的心声,不外乎听到这样的句子:「好想回到从前,一个人自由自在的日子」、「想要休息,睡到自然醒」、「想要去作自己的事情,好久没去OO(ex美容院、健身中心、逛街、好好吃一餐……)」。如果是全职家庭主妇的妈妈,她们也会想回到职场,继续发挥她之前拥有的专长与能力。
总括来说,妈妈们最希望的,是拥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好好休息或做一些属于自己的事。那个「休息」是稳定可期待的频率,可以全然放松安心使用,不必担忧孩子交出去会不会怎样,或回来接班时还得收拾残局。
妈妈要求的不多,只要有稳定可期待的休息频率,就会有力量重返妈妈这个角色(若再加上对妈妈肯定与支持将更好)。然而若单期待家人自动发现妈妈的需求,可能身心症状都出现了,因此当务之急是激励妈妈能为自己的处境做些什么,考虑现实条件后,为自己争取想要的生活。
给耗竭妈妈的自我照顾处方
一个人如果被情绪困住了,最好的解方其实是跟一个可以信赖且能客观讨论的人聊一聊,从中得到支持,商量出新的方向。底下是我整理出来给耗竭妈妈的自我照顾处方,或者,你也可以用此态度去协助当妈妈的人:
1.表达需求:要求倾听、对话与支持
找个可信赖的人,藉由叙说抒发带孩子的辛苦、面对家里现实的无奈,让自己种种情绪都能被倾听与理解,待情绪较平缓了,心灵才有空间重新审视自己的处境。
与人对话是重要的,说出来自己会比较知道此时需要什么,如所谓的「休息」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样的想象,并进一步形塑这个目标,将之具体化。表达需求是需要有人支持,更能确认自己值得自我照顾,而不是被「妈妈角色中的牺牲奉献给绑住」。
2.现实分析:重拾希望与问题解决
情绪长期被忽略与压抑,又有遥遥无期的绝望感,是负面情绪的温床,而负面情绪会自动连结过去的失败、失控,加强对自己的指控,陷入低潮与无助,过于钻牛角尖地自我检讨。
要有改变的希望,才能拨开黑云,然而希望必须建立在现实基础,才不会虚无飘渺。通常教养问题不会单纯只是教养问题,而是在家的系统中同时存在经济面、人际面及时间管理的交错难题,其后才影响最下层的亲子教养,如果大人处理好自己的世界,通常教养就不太是问题。
因此,我会先跟妈妈说明,审视家的整个系统,看看哪些现实与客观限制了她,又从哪些面向着手比较适合。如经济面有困难就以找工作为重心,人际面有状况就以沟通表达为先,时间管理比较乱就以不同角度重新规划。同时也肯定妈妈能力上的表现,其实光是白天工作晚上又能1 打3就相当强了,提醒妈妈她的能力不是问题,不需自我怀疑。
讨论应用策略时,「具体化」是唯一指标,才知道实际怎么做。例如说,在与先生的沟通上,如何寻求协助,可以练习「感性表达、具体要求」:「亲爱的,我感觉快撑不住了,周末我需要你的帮忙,这两天请你带孩子去洗澡」,而不是用「你是都不会帮忙喔」的不悦情绪与模糊期待沟通。
3.当个「够好的妈妈」就好,不必事事参照教养书
评估孩子是否健康,「充满活力」是第一要素,不必紧张孩子的发展是否输在起跑点,他自有适应力和发展速度。孩子的社会技巧或学业成绩慢一点没关系,往后都可以弥补,照顾者的身心状态才该优先,因为安心稳定的亲子关系才是成长发展的动力。因此与其事事依教养书自我检讨求完美,不如当个够好的妈妈就好,保持身心自在,毕竟「有快乐的妈妈就有快乐的孩子」。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投书】妈妈快崩溃怎么办?心理师给妈妈的「自我照顾处方」

有位妈妈来到咨商室,她非常焦虑、严重失眠、忧郁沮丧,说最近常对孩子发脾气、低声下气,对先生及家人满满怨气,为自己作不好母亲感到丧气。她虽然抱怨家人,却又马上帮他们找台阶下(没办法,他们就是不会、不懂啊!),最后她自责能力不足、情绪压不下来、无法照教养书那样好好对待孩子,未解决的事情一堆,常崩溃想哭,希望心理师可以给她一些建议。
我当然先不给建议,而是进一步询问处境,倾听她的心情。这位妈妈是职业妇女,白天上班晚上1打3,平时煮饭洗衣扫地,管孩子吃饭洗澡睡觉,处理孩子吵架、3C产品不要看太多、订正上课作业、整理书包、陪孩子追赶跑跳碰,常常陪他们睡觉时自己先睡着了,11、12点再惊醒继续做还没做完的家事。隔天要比孩子早起,准备早餐、拉他们起床,接送上下学。假日更不用说,放假天孩子早早吵着要玩,她要陪伴一整天,家庭日实在很累,不如去上班还比较好。
我问:「先生或家人不能帮忙吗?」她说有时勉强帮忙、有时不帮忙、有时帮倒忙,孩子终究黏着妈妈,有什么解决不了的还是要妈妈出面,她心里挂念,没有真正喘息过。还有家里的经济问题、公婆相处、夫妻关系也要处理,日复一日,她完全没有自己的空间与时间,精神和体力常灯枯油尽,却又求助无门,崩溃想哭想死,但其实也不是真的想死,而是遥遥无期的压抑与绝望,不自觉联想到死的「解脱」,总是恍神或易怒暴躁,又厌恶不能控制控制情绪的自己……
这些是家里的事情,而不是妈妈的责任
处在这种耗竭状态的妈妈多吗?真的非常多。只是个人问题吗?不,我不这么觉得。如果多花点时间理解她们的处境,会发现:照顾孩子应该是全家人的事,然而妈妈却彷佛是整个家的承办人,责任她扛,压力也在身上。
很多事情卡在一起时,单靠个人是难以扭转乾坤的。「家」是一组人际系统,系统的问题怎可能让妈妈专心当「妈妈」?有时候甚至不能好好当「人」呢,因为妈妈必须牺牲奉献,勉强自己一把罩,精疲力竭几天可以,但长久下来身心就会出问题。
经济问题、公婆相处、夫妻关系、孩子教养及生活琐事,都是家里的事情,不可能是妈妈一个人的责任。如果家中成员都可以这样看待,几乎不会有崩溃的妈妈。只是这社会认知还非常稀少,上门求助的妈妈还是得面临这窘境。尽管我们声援妈妈不该接受处境的不公平与角色责任,然在短期咨询里,与其鼓励她们抵抗,不如倾听心声,协助她们得到现阶段她们最想要的支持会更好。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瞬间沸腾的情绪怎么降温?除了「互相伤害」,你还有更好的做法

岁末时节,这几天各大实体与网络书店陆续公布了2017年十大畅销书籍。虽然各家名单不尽相同,但延续去年的趋势,一样都有好几本情绪、心理励志类书籍雄踞排行榜上,可见「情绪」与「心理」仍然是人们最关心、也最切身的课题。
我们阅读各类心理励志书籍,汲取情绪管理的知识和技术,但不论在职场、日常人际或家庭互动中,还是不免生气、 忧愁、抱怨、冲动。学者专家提供了那么多方法,然而为何事到临头,还是知易行难?
深入思考,会发现「情绪」本质诡谲,看不见、摸不着,却很容易被鼓动,且升温极快。 从冰点到沸点,不到0.1秒,瞬间烧烫我们的心和脑。沸腾的情绪在人际滚烫流窜,烟雾弥漫之际,当事人什么也看不清,而「情绪管理」的理论和知识,自然也抛诸脑后了。
情绪突然爆炸怎么办?
情绪问题无所不在,「家庭」就是一个无人豁免的情绪修炼场。家人之间,因为亲密相处滋生「理所当然」的习气,最容易导致情绪失控而说出令人伤心的气话。有时事情本身并不严重,但一时「气话」却能引爆冲突,激化之后往往带来难以弥补的情感伤痕。
以我自己来说,与独生女儿相处18年来,亲子关系亲昵甜蜜,但也会因为一时失控而出现烟硝。每一次我都会检讨省思,然而,今年9月底一次与女儿隔海龃龉,我更深切体悟到:气头当下的情绪不易排解,要让它冷却消融,还需要一帖当下破立的解药。
当时外子要到西班牙巴塞隆纳出差,我也同行。我准备好充足的食物放进冰箱,就放手让刚刚进入大学就读的女儿独立自理,而女儿每天以脸书与我们保持简单的讯息联系。会议结束后,我们从巴塞隆纳飞到巴黎准备过境转机,在机场正等待提领行李时,女儿突然以网络通讯来电,说这两天诸事不顺,心情不好。那时巴黎是傍晚6点左右,台北时间已经接近午夜12点。
临睡前的孩子絮絮叨叨这两天遇到的麻烦事,虽然一件件都处理好,但每天回到家看到房子暗暗的就很烦,一个人在家没讲半句话,很孤单又没有安全感……。
听得出这通电话是打来诉苦取暖的,但当时我拉着行李在机场移动,赶往另一个航厦,为了身上财物安全不敢分神,只好先把网络电话挂断。上了接驳电车之后赶紧再打给女儿,她都没有接听。十几分钟后,手机屏幕上突然出现一串带火药味的文字:
「掰掰不用多讲了,妈妈要趴趴走很好啊!要出国玩几趟就玩几趟,谁说我一个人不能过……谁叫我没有兄弟姊妹……。」
一向懂事体贴的孩子在手机上对我「开火」了。我不因孩子赌气而有罪恶感,但心里还是难受。隔着半个地球和6个小时,两人当下都处在糟糕的情绪,接下来该如何?
用「珍爱」化解愤怒
这时候,我注意一个关键词──「当下」。讲气话时,人缠绕在情绪里,并没有想到下一刻会如何。家人隔海挂念着彼此,但天有不测风云,出门在外,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于是我在手机上这样回复孩子:「一家人不要隔海说气话喔!妳希望爸爸妈妈平安回家,对不对?」经过一分钟的静默,「叮」声响了,孩子传来:「 谢谢妈妈……快点回来喔!超想你们!我要睡了喔,晚安!」
我虽然没有点破,但我知道她应该有想起去年2月6日凌晨,我们在台南旅游遇到强震,天摇地动后,一家人紧紧相拥、庆幸平安的一刻。此时她必定拨开了情绪的烟雾,看见自己的真心:希望爸爸妈妈平安回到家。万一发生无法预期的意外,我们无法继续相伴,那么最后的那一刻,一定要是永恒美好的连结,而不是停格在隔海互相激怒,留下一生的后悔和遗憾。
我相信在那一分钟里,孩子心中升起的「珍爱」能量,瞬间化解了愤怒对立的情绪。当下不想后悔和遗憾,就不会让眼前升高的情绪凌驾理智,绑架自己的「心」做出冲动的事。在我看来,孩子当时经验了一次成功的「觉醒式情绪管理」。
觉察到「生命可能随时终结」,以此来管理情绪,会不会太严肃冷峻?我认为不但不悲观消极,反而能积极有效提醒自己:不迷失于情绪的迷雾,时时刻刻保持理性冷静,回归事情的本质。
因此「觉醒式情绪管理」既是生命观照,也有利于社交与工作效能。保持单纯的心念,不妄想、不冲动,每一个当下都能智慧圆融地处理自身与周遭的人事物;每一刻的心情和工作质量,都更能自在掌握。如此,既求得个人心灵与社交生活的圆满,也有助于追求事业成功与丰盈 。
人生苦短,日常之中让我们随时保持觉醒。当遮蔽真心的「情绪」烟消云散,就能用透澈深刻的眼光,活出充实有意义的人生,看见幸福来敲门!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如果想知道自己的缺点是什么,去问前任吧!」

看到这样的回复,感到既欣慰,又难过,同时又感谢。
欣慰的是,我把压抑一两年的负面情绪说出来了,这对于从小被教导「报喜不报忧」的我来说,是很大的进步,也因此知道小草说那句话时的用意。
难过的是,我证实了小草跟我,看来再也不是好朋友了。虽然一两年没有联络,本身就是明显的证据,但是我总认为只要不说破,就还可以假装我们还是好朋友,所以当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难免还是挺难过的。
至于感谢的原因,是小草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指出我的缺点,我从来不知道这么多年以来,小草一直觉得我嫌弃他,欺负他,我真不知道。他的感受跟我的感受同样真实,也同样有价值,我不需要质疑,而是要反省我的表达方式,会让身边的人倍感压力,我要做的不是为自己辩护,而是改变。
这让我想起我的哲学老师奥斯卡常说的:「如果你真的想知道自己的缺点是什么,去问你的前任吧!他们一定会很乐意告诉你的,而且他们说的一定是真的。」
我跟小草说的话,虽然没有带来什么好的结果,让我们恢复友谊,但是我一点也不后悔,因为我终于学会真实表达自己的负面情绪了!如果我喝酒的话,真该开一瓶香槟庆祝的!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面对彼此的真实感受

我的指尖滑过联络人清单上,看到小草的名字,犹豫再三。想了两天,我终于决定,要抱着绝交也在所不惜的心,告诉小草我真实的感受。
我是这么写的:
小草,我决定跟你说一件事。
这一两年我几乎没办法跟你联络,因为你说了一句让我非常受伤的话。记得当时我跟你讨论组许多大哥大姐级的歧视言论,当时你却严厉的打断我说:「学问不是用在这上面的」,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当时我很清楚知道,我不能同意,因为这么多年的学习,我就是为了要成为一个可以勇敢明辨是非的人,而不是会做人的人。可是当时我却因为这话出自你的口中,所以没有反驳。我一直挂在心上。
昨天我去开会时,地点刚好在我们当时的办公室,很意外的遇到其中一位督导,是当时电台主管转任的。我们说了一些旧事后,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跟你说,我不同意,也不能接受有意、或因为无知却不愿意了解真相的歧视。这是不对的。你这么告诉我,也是不对的。我对你很失望。
嗯,我终于说出来了,就这样。
当我发下传送键的时候,心跳是很快的。我很少觉得这么紧张。这封讯息的内容,对很多人来说或许没什么,但是我并不习惯将自己的负面情绪这么不加遮掩的说出来,所以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一步。
忐忑不安了一天,我终于收到了小草的回复:
突然看到你的讯息,震惊了一下,因为记忆模糊,所以花了些时间思考。
在我说清楚之前,还是先说对不起,虽然无意伤害你,但我表达的方式及内容让你受伤,是我不对,所以郑重认错道歉。希望这件事能因为你说出来,也因为我的诚心道歉,而让你感到释怀。
我记得有过那样一段对话,那天你主动提及你对群组内容的感觉,而我响应你的(虽然我无法记得一字一句确切的内容,但我大概想起那时的感觉),其实是想安慰你,至于那些长辈就放过他们吧,因为在意也无用,那是他们的自由意志,很难纠正更难以改变。
我说的「学问」那句话,回想起来,是当时我感觉你批评那些长辈的言词过当,以及高高在上的态度,让我难以接受。所以,我因为对你失望而「本能」回了那句。
我的本意绝不会是要伤害你,甚至我很希望你能主动与我提起你的感觉,我能有机会让你知道我是支持你的,但结果看来……完全没有。
最后我要谢谢你如此诚实对待我们的友谊,我觉得很好,真的非常好。因为你先勇敢了,所以我也考虑把我多年来一直没坦白的感觉,对你诚实。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与你相处都让我倍感压力。你经常让我感觉到你对我的嫌弃、甚至感觉你以欺负我为乐,这让我感觉很不舒服。即使如此,偶有机会碰面,我还是得努力像没事般与你如常相处,但心里的压力只有愈来愈巨大。
你为什么对我这样,我想不通,想过很多次,终究决定不要问,因为自觉没有跟你沟通的能力。后来跟你说话似乎只有一直被你打压的份儿,于是接受也许是我们的世界已渐行渐远。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头脑的思考管路也该畅通!学习说出那些「堵塞」的情绪

身为哲学咨商师,我要怎么用哲学来自我咨商,帮助自己表达情绪?
学习哲学以后,我对「相对性」(negativity)认识更多,也变得不再害怕负面的情绪。因为我知道正是因为有那些负面的情绪,我才能体会到真正的快乐。一个每天吃米其林三星主厨料理的人,一定不会像我一样,时常觉得东西美味。这样活着不是太可惜了吗?
现代人总是把哲学当作是一门高不可及而冷门的学术来看待。然而作为一个哲学咨商师,我相信哲学是一种专业技能,就像头脑的水电工那样,可以疏通严重堵塞的思路。作为一个哲学的践行者,我更相信哲学是一种应用在每天生活上的态度,就像日常的洗涤那样,自己养成固定清理头脑里头杂物的好习惯,帮助我们不要堵塞。因为思考就像心脏、肺,只要活着、呼吸着、生活着,就一定会用到。
如果哲学是头脑的日常洗涤,那表达自己的情绪,就是通乐了!
所以,我开始检视自己情绪阻塞的地方,有没有什么地方被我之前最爱的「正向思考」硬生生堵住了?现在,是把那些「该说却一直没说的话」说出来的时候了,而不要再为了怕伤和气,隐瞒自己的情绪。
假新闻猖獗的LINE群组
首先,我清点的是我的LINE群组。
我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我发现自己每天最容易动气、负面情绪最高的时候,就是每天在滑各式各样群组最新对话的时候。
就跟大多数人一样,我的LINE群组有的是家人,有的是现在的同事,有些是学校的朋友,也有些是共同嗜好的结合。但是我发现,有几个群组显示有上百则未读讯息,表示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曾点开它们了。因为我抗拒,不想要读到特定群组里面,那些可能会让我血压飙升的转贴文字。
其中一个最为严重的,就是过去在电台任职时的同事群组。那个电台是一个党国不分年代中的畸形产物,还好如今已经不存在了。但几年前,拜科技之赐,这些过去一起工作的人,又在虚拟的网络上重逢。当时的好同事兼好朋友「小草」热心地为大家建了一个群组。于是大家在树倒猢狲散多年之后,终于又跨过国界与时间,重新取得了联系。
群组成立之后,很快被一群当年的老长官们绑架了,这些早就已经退休的前辈,自诩是新闻人,但其实还活在封建的旧时代中,每天从早到晚转发分享充满仇恨、歧视的政治、反同、反日、反本土、狭隘的宗教言论,或是未经证实的假新闻,我一开始认为他们只是缺乏网络时代求证事实的习惯,所以只要看到这样的讯息,就会贴上经过查证的数据链路,希望可以帮助这些前辈们得到真实的信息。结果很快的,我发现自己实在太过天真,这些老前辈们,只是想看到自己想要的言论,而且在仅存的同温层取暖,一点都不在乎真相。所以我的努力完全白费。
「看到这情形,我觉得很难过,」我跟交情甚笃的小草说,「我想在群组严肃地写一篇文章,跟前辈说这样的歧视言论不符合时代精神,也让我个人很不舒服,说明我的失望。你觉得如何?」
没想到平常温柔谦和的小草,却严厉地说:「学问不是用在这上面的。」
我当时呆了,说不出话来,只好转移话题,草草结束了我们的谈话。
后来,本来是好友的我们,就不曾再联络了,时间就这样过了一两年。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但是」本身就是一种「否定」

「谢谢你,这是个很棒而且有所帮助的经验。也谢谢你花了这么多时间陪我一起思考。」小慈的态度突然变得很软、很和平,不再像那个随时在找人打架的人。
「你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提醒,关于总是先用否定的词汇或描述来响应所接收到的讯息。我确实有这样的毛病,而且我以为我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显然我没有觉察到,反例或直觉地去思索例外状况也是否定的一种,当我思考的时候还是很容易陷入惯性,最可怕的是自己并没有发觉。
我想,下一步我会想想怎么练习顺着问题本身思考、深化,以及又被反例卡住的时候要怎么跳出来。这是个好问题,我停在这里想了好一下子,我发现我一时想不到可以怎么做。
经过这一次练习,我才发现我太习惯用「但是」来思考,当我试着把「但是」拿掉时,我就卡住了。比如你说我不相信别人的话语时,我回答「我相信别人的话语,但我觉得他们可能只表达了部分,他们没有说谎或欺骗只是选择性的说他们愿意说的。」当你说我是一个容易改变主意的人时,我回答「当我做了一个决定,不容易改变主意,但我愿意让别人说出他的理由来说服我、改变我的主意。」当你说我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时,我却说「做日常生活小决定的时候我会优柔寡断,像是今天晚餐要吃面好还是吃饭好?但做人生方向的决定的时候,像是要念什么学校什么科系或要做什么工作,我很笃定也决定的很迅速。」
我总是用「但是」来举出反例,但是我不知道要如何从我自己的答案,更深入的去想这个问题。虽然这次的哲学咨商已经到了尾声,是该结束了。但我能不能再问一个问题?我应该如何练习顺着问题本身思考跟深化呢?」
小慈没有发现,在不知不觉当中,他已经从一个没有办法问问题的人,变成一个可以举手发问的人了。
「其实你现在开始意识到自己思考的习惯,这样就很好了。」我说,「下次遇到又想要找反例、用「但是」来推翻的时候,停下来想一想:『我有没有办法赞成别人的想法?』如果赞成的成分超过50%的,就举手赞成吧!如果发现自己说『赞成,但是……』,那就直接说『不赞成』吧!别忘了在哲学里,’Yes, but…’ = ‘No’。」
察觉自己思考的路径后,进一步思考「我为什么会这样想?」「什么人会这样想?」,我相信一个思考卡住的人,就会有很多的收获了!
小慈说他喜欢这次的哲学咨商,认为是很好的练习。去发现自己是一个习惯用什么方式思考的人。
「在这次哲学咨商之前,我对于自己做一个决定时,内心这么多反复辩证的小剧场没有自觉。」小慈最后告诉我,「最惊讶的部分是,这个过程虽然我在专栏其他的文章中看过,透过提问,思考,提出五个假设,我以为我已经通通知道了,但是在引导思考中,才发现一个从来没有意识过的自己。谢谢你。」
这是一节很困难的哲学咨商,却是很有趣的经验,相信对我们都是。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自以为是,就是轻易把例子当成答案

「我想你已经找到了你问题的解答,无论你喜欢或是不喜欢这个答案。」我说。
「为什么呢?」小慈似乎觉得很突然,「你的意思是,我是个自以为有疑惑、但其实并没有疑惑的人?」
「你并不是没有疑惑,而是每一个疑惑,都会想到一件『反的』例子来推翻,如果你的思考就停在这里,你可能就不会再往下想得更深刻了,因为你觉得你已经有答案了。」我跟小慈开始做整理,「但是,你可能没意识到,那些只是反例而已,而不是答案。找到一个反例,不能轻易当成答案。那未免太简单了。比如说我之前问你是不是一个难沟通的人,你立刻举了两个例子反驳:
你:明天要不要一起去假日市集?
我:好啊,几点出门?/不要。我好累,我要在家睡到自然醒。
这证明了在特定情境下,我知道自己想要、或不想要什么。
这就是「找例子当答案」。这个例子,跟你知道自己其实是个「难沟通」的人相违背。你没有办法透过举例,去说明为什么一个有这么随和表现的人,其实难沟通。于是,你的思考就卡住了。你的难沟通,很可能在于你聪明,所以无论什么都很容易找到反例去否定。」
「这是为什么,我会说你想了五个假设,但唯一不是『反的』那个,可能才是真正可以帮助你思考的概念。在我们的讨论中,所谓的『自以为是』,并不是什么道德瑕疵,其实说穿了就是『只要够聪明当然什么都可以找到反例』的能力。」
这就好像一个不愿意相信全球暖化的人,认为越来越频繁异常的气候现象,都只是许许多多独一无二的例外跟巧合。再多的证据,也没有办法让一个不相信科学的人,相信地球真的有气候异常这件事,而这样的人,并不在少数。
连续二十年创高温之后,只要有一次寒冬,不相信气候变迁的人,就会群起抓紧这个例子,来质疑、甚至推翻地球气候变迁的事实。
所以试着顺着问题本身思考、深化,才会有办法变成「可以想到要问这个」的人。而不是先用聪明才智去找到「反的」例子,过于草率的在思考前就去否定问题,就会有办法深化思考。
「想想看,一个『非常自以为是』的人是『问不出问题的』,因为他已经有一切的答案了,何必问呢?」我笑着说。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怎样的人问不出问题?

让小慈意识到自己原来是一个跟别人、跟自己都难沟通的人以后,我们试着针对他原来的题目,做下一个练习,我请小慈用填空的方式,想五个假设。
__的人问不出问题。
小慈的五个答案分别是:
1.没有想法的人
2.没有好奇心的人
3.对一切都不关心的人
4.不愿意与人互动的人
5.非常自以为是的人
「在这五个里面,你觉得哪一个跟其他四个相较,在你的眼中特别突出呢?又是为什么?」
「第五个,」小慈很快回答,「因为只有这一个没有用到否定词。」
「很有意思的观察喔。」我知道我们这节一开始时沟通很困难的哲学咨商,终于有了成果。小慈开始看到,用否定来定义一个东西并不精确,比如不能说「男人」就是「不是女人」,也不可以说「老人」就是「不是年轻人」,在哲学思考上,这个问题叫做概念的「不完整(incomplete)」。
而在提出五种假设的过程中,通常越前面是越「直觉式」的(instinctive thinking),而越后面是越经过思考的(formal thinking),所以后面的思考往往会比前面的直觉重要,在小慈的情形中,也是这样的。
其实从一开始,就可以看出小慈是「辩证思维(dialectical thinking)」的拥护者,而且大量应用在每一个场合,都要用两个相反的观点来看同一件事。小慈应该这么做很长时间了,但他只记得「辩证」,却忘了「接纳」。这是为什么我们绕了很大一圈,最后小慈才愿意接纳去做我一开始就提出来的练习。
这个练习,其实是借用「辩证行为治疗」的精神。这在台湾比较少见。因为小慈喜欢辩证,而他处在一种不断在正反辩证发展的状态,所以我们就试试辩证行为治疗,这是由Linehan于1993年创立的方法,强调「接纳」可以促使「改变」,而「改变」可以促进「接纳」。
为什么觉得我们到达结论的时候了呢?因为小慈终于找到了一个不是「反的」观点,而且自己有意识地注意到了。
在辩证中,对某个议题的主张视为「正的」,另外形成与「正的」所对立的反论述,辩证的过程便是在两个极端中间寻求「整合」,将两种极端中值得保留的部分融合一体,且试图分析解决两极矛盾之处。如此的「整合」随后形成下个辩证循环的「正」主张,因此「真实」即是在不同时空、不同人之间交互整合的历程,而非在任一极端、不可动摇的事实 。在辩证行为治疗中,透过正念禅修的技巧运用,来处理个人的注意力和各种意念、妥善处理自己的情绪、有效处理人际关系、接受现实及忍耐现实的困扰。
让小慈自己找到五个当中最突出的一个,是给他多一个检视、思考的机会,去发现自己的思考习惯,是不是有什么固定的脉络。比如说,小慈就发现了他的辩证,通常直觉就会用「反的」来陈述,很有可能生活中你已经习惯了立刻先否定他听到的任何说法,但是小慈可能没有意识到,世间所有的事,任何正面的说法当然都可以找到可以否定的例子,所以只是用「反的」论述来面对世界,这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一件事是对的了。

发表在 未分类 | 标签为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