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你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敢公然抗命!」

你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敢公然抗命!

两年多前刚到硅谷工作的时候,我和所有台湾人一样,每天尽量早进晚出,回家后常常花时间处理公事,希望自己的表现能够符合公司的需求,毕竟这张H-1B签证可是很多人花了许多成本都求不来的。再者,我也想证明自己,证明我这个只有台湾大学学历的鲁蛇也能在硅谷当工程师。

一段时间过后,似乎没有人怀疑过我的工作与技术能力,但是美国团队对我是否能掌握大局的信任度却逐渐下滑,直到有一天,老板当着我的面说:「你最大的问题,就是你不敢公然抗命。」我的心中有些许的震撼,这句话超出我能理解的范围。为什么公然抗命这件事情反而是被鼓励的?

后来有次参加美西玉山科技协会的活动,请来几位亚裔企业领袖座谈,才发现其实所有东亚专业人士在美国职场都遇过相同的问题。「你为什么不对着我大吼?」「我要你跳到桌子上去!」「把腰给我挺直一点。」

原来,要阻止老板或组织做出愚蠢的决定,证明你的影响力,证明公司花钱找你这个专业人士是有价值的,要证明你能够在必要的时候帮忙公司或团队找到新方向,硅谷文化会要求你公然抗命,声张你的想法,而且还希望你明着来,大张旗鼓地来。

文化上的职场地雷

我的不适应当然是文化问题,若将相同的态度拿来应用在台湾的职场,不出三个礼拜我马上得卷铺盖走人,但在硅谷这样的文化之下,我得入境随俗。

在改善自己「太服从」这个「缺陷」的同时,也让我开始比较,到底这些所谓的缺陷,什么时候会发作出来?是每次我对老板的决策有所疑虑,却默不作声的时候。老板应该很英明,都考虑过我想的那些缺点了吧?我才不想黑掉!是每次团队会议中,我没有对议题表示意见。毕竟,在台湾这种会议是让老板宣布事情,我只要乖乖服从,把事情做好就好了。是每次讲话讨论时,我表现得谦卑恭顺,从不夸张地强调自己的重要性或积极表达意见。只求不要张扬,不要嚣张。是每次沟通时,我没有直视对方的眼睛,没有发自灵魂地想引起别人的兴趣,因为这样在台湾显得「不礼貌」与「太凶狠」,尤其谈话对象是上级的时候。

在台湾,从小到大一直被教育这种迂回内敛的沟通处事方式,一直跟自己说「后退其实是向前」,这种东方哲理应用在硅谷却差点让我全军覆没?

➤ 【2020特刊订阅】随学即用的工具书,经理人特刊6期$499,立刻订阅 >>

为什么祖师爷的武功总是最高的?

仔细想想,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台湾不管公司的规模或组织的大小,都有以下文化特质:

  1. 表面上和谐,暗地里波涛汹涌,山头林立。
  2. 表面上服从,但阳奉阴违。
  3. 年功序列制,官大学问大式的迎合个性。

这种社会风气下的最大得利者只有一个:在上位者(广义来说,还包括长辈)。我们的文化假设在上位者永远英明神武,不会犯错,会公平分配资源,能够洞察事物的全貌,但是我们知道能做到这点的,只有神。

看武侠小说或电影的时候,我们的文化很强调「祖师爷」这个概念,他是一切的创始者,拥有最强的力量与技术,所以后辈穷尽一生心力都无法并驾齐驱,更遑论是超越了。但是所有学过工程或是科学的人都知道,现代的所有科技全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再往上发展,甚至有时候要完全舍弃巨人的肩膀,哪怕他是牛顿或是爱因斯坦,而挑战现有的认知,推翻前人错误的假设与实作,一步步汰换掉瑕疵,补上自己所提出的,更接近完美的部分。

要相信自己,你绝对可以超越祖师爷,绝对有能力向在上位者建言。若你的野心大,想跟世界竞争,就必须反抗这种无条件尊上造神的文化。

寻找突破口

每次对老板的决策有所疑虑时,就要义无反顾的质问到底。若他事先有设想过,那么一切完美;如果没有,击中他的盲点后要长驱直入,千万不要浅尝即止。身为在上位者,他必须要有能力为自己的决定辩护,所有质疑都是成本最小的模拟测验而已。

在每次的团队会议中,若你对议题无所表示,只是彻底证明你完全没有做功课,不仅对用心准备的同事不公平,更辜负了公司这段时间付给你的薪资,也难怪没有人会考虑你的需求。每次讲话讨论时,表现的谦卑恭顺其实是不负责任的表现,讲话与讨论的目的就是要有效率的沟通。若有想法,就需要清楚传达,还要能够捍卫自己的想法,久而久之,就会建立起你在团队中的自信与分量。每次沟通时,没有直视对方的眼睛,没有发自灵魂的想要引起别人的兴趣,就无法得到对方的共鸣,无法发挥自身的影响力。因此,沟通的内容与沟通的方法,一样重要。

重复不断的练习上述项目,才能慢慢把自己从祖师爷文化中抽离出来,不再只会大喊「大哥是对的」,而是真正用心审视周遭的每一件事情,是否真的应该这样?我是否满意?有没有改善的空间?进而塑造你想要的空间与文化。如此一来,你对愚蠢意识形态的依附将会减少,周遭的文化才会慢慢重新活络起来。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这场悲剧,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

麦卡佛在这场空难中受到重创。在他养伤期间,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的艾尔迪欧博士与小组调查此事故。调查过程中,迪欧发现这家航空有很异常的地方,而且在开始调查的一年中,唐伊航空的前飞行员和员工向委员会提出此公司多项不安全作法的指控。
同事描述,46航班的机长吉姆梅瑞曼,经常承受航空公司总裁的压力;他的家人也表示在事故前几周他的身体出现问题,而他同时还要负责训练所有的飞行员,因此非常疲惫。
滑手机时,来听本书吧!经理人为你两周精读一本书,点此立即体验>>
当航空公司将利益摆在飞行安全之前时
事发当天,梅瑞曼和副机长忧心天候状况和故障的引擎,清楚表明他们当晚不想飞行,但他们依旧飞了。在此事故调查报告中,前员工向他们描述总裁的火爆性格,机组害怕当时若是不飞可能会丢了工作。某位前飞行员说,他曾不只一次拒飞,且他曾被唐伊的老板解雇四次,但每次都在20分钟内重新雇用;其他飞行员也表示他们经常受到上层的施压、嘲笑和威吓,显示在这家公司内的员工怕受到商业报复已经凌驾在他们的专业判断之上。
虽然公司高层否认这些指控,但国家运输委员会在结案报告中仍归纳出公司压力、不称职的机组训练、副驾驶经验不足且缺乏仪表飞行能力、还有机长职务相关压力导致慢性疲劳均为此次事故因素。
恶劣的天气往往是造成空难的最大原因(图/Discovery提供)
一场台风,一架飞机,几十条人命
2014年7月,复兴航空GE-222班机准备降落于马公机场时,受到台风恶劣天气的影响,坠机于澎湖马公西溪村。事故发生时,坠机原因众说纷纭,有目击者指出是被雷击后坠毁,大部分原因都指向恶劣的天气而影响飞行,而调查后发现复兴航空机组人员未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导致飞机重飞失败。
其实许多人想问的应该是,当天那么恶劣的天气,台风肆虐,为什么还要起飞?在事后,有空服员在网络上发表他们的心声(一名空姐的流水账日记),无奈地说他们比谁都不愿意在台风天时飞行,或是辛酸地说当他们选择不飞时,会有多少只手指头指着他们骂;也有复兴航空内部员工表示公司规定若是拒飞将记大过惩处,虽然复航全盘否认。
复兴空难给台湾乘客的一堂课
遇到班机延误时,我们应该要耐心等候(图/Richard, enjoy my life@flickr)
很多时候造成空难的原因都是因为恶劣的天气,而身为乘客的我们,当我们的班机因为糟糕的天气而延误或取消时,第一时间不是先冲到机场柜台责骂、大闹,毕竟如果乘客都坚持要在那样的状况下起飞,航空公司也许就会让民意凌驾于专业判断上。
不要想着我们能和大自然搏斗,遇到天气真的很差时,先不要生气抱怨,静下来为自己着想也为机上的工作人员着想,生命诚可贵,安全的飞行才是最重要的事,一旦起飞,会发生怎么样的事是谁也无法控制的。
延伸阅读 /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连续被开除4次也不愿意飞!是什么让资深飞行员无数次反抗主管命令?

飛安問題不可忽略,每每發生空難都是巨大的悲劇(圖/Discovery提供)
如果在旅遊時航空公司突然宣告一句「不飛了」,你會氣到當場大罵對方毀了你的行程嗎?看完Discovery採訪《飛機安全大調查》裡的死亡空難,或許你會慶幸,還好沒有飛……
「我看著飛機時,有種感覺克制我。我從心裡就知道這飛機會墜毀,我就是無法抗拒這感受。」約翰麥卡佛回憶,1979年,當時他16歲,正準備從佛羅里達搭乘唐伊航空46航班返家,他是那架飛機上唯一的倖存者。
麥卡佛說,他記得當時聽到電話交談,飛行員向航空公司幹部表達顧慮因為天候不佳,他們不想飛。但他們還是飛了,飛機在準備降落時能見度已經下降到一公里多,濃霧使得他們錯過機場,想降落在另一個機場但為時已晚,最後墜毀在樹林中。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美国 YouTuber 日本「自杀森林」拍尸体嬉闹,遭网友群起围攻要求道歉!

美国知名 YouTuber 罗根保罗(Logan Paul),拥有 1500 多万名粉丝追踪,相信常看 Youtube 的朋友一定对他不陌生,而他所拍出的影片也可以吸引到百万甚至是千万点阅率,可以说是超人气网红。不过他日前的影片却引发争议,原因是他前往日本富士山的青木原树海、俗称「自杀森林」的地方拍影片,不仅拍到尸体不说,还有着戏谑的态度。

▼美国知名 YouTuber 罗根保罗(Logan Paul),影片向来 KUSO 搞笑,作风大胆也吸引了超多粉丝关注。
▼这次玩笑开大了前往了日本富士山脚下的「自杀森林」、青木原树海拍摄影片,而这个地方也曾经多次被拍摄成电影,相当多人选择在此结束生命,也让日本政府树立起警告标语。
▼罗根保罗(Logan Paul)这支影片累积超高点阅率,却也有大批网友挞伐要求下架并闹上新闻,为此罗根保罗(Logan Paul)也特别拍摄了道歉影片来平息众怒。
YouTuber 在道德以及搞笑冲点阅率的尺度拿捏上相当重要,如果你又是世界知名的网红,在别人的国家触怒了当地人民,事态实在会很严重,希望他这次会记取教训,别再玩笑开过头。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潮版初音未来」?欧美虚拟 KOL Lil Miquela 爆红狂吸 56 万粉丝!

知名普普大师安迪沃荷曾说:「在未来,人人都可成名 15 分钟」这句话已成为形容现代社会写照的最佳名句。的确,在这网络发达的社会「只要有心,任何人都可以成名」甚至可以因此获利赚进大把钞票。也或者不是「任何人」是「一切」都有可能一夕爆红,就如同今天编辑要介绍的这位虚拟 KOL—— Lil Miquela ( Miquela Sousa )由计算机技术制造而成的人物,在 IG 轻松坐拥 56 万粉丝,引发巨大的话题。这也不禁让人怀疑她究竟拥有什么魔力可以让那么多人为之倾倒?

本名的 Miquela Sousa 今年 19 岁,是巴西与西班牙的混血,现居于洛杉矶。年纪轻轻就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她不仅是歌手同时也是位模特儿,可别以为她是靠外表的花瓶,Miquela 其实非常有实力 ,甚至发行了不少首叫好叫座的单曲,已经可以在 Sportify 与 iTune 听到。除此之外,她也会接受杂志的专访、出席品牌活动、参与时尚周的活动⋯⋯如同真实存在。
除此之外,Lil Miquela 就如同许多时下的年轻女孩般,她热爱与真实的朋友相处、关心时事、追随流行趋势、喜欢自拍⋯⋯ Lil Miquela 乐于将自己的生活照上传到自己的 IG 与大家分享,也会响应粉丝的留言,有时甚至会让人觉得她「真实存在」这世界上。

Lil Miquela 的账号成立至今两年多就迅速累积超高人气,但始终没人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操纵这位当红 KOL ,也有人认为这只不过是某个公司的炒作、也有人认为是为了反思现在网络的「人人皆网红」的乱象,不管原因究竟如何,Lil Miquela 的成功已成事实。只是我们也该反思,在这网络泛滥的社会,我们该如何分辨真实与虚拟的界线?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人要独立,能不麻烦别人就尽量别麻烦

开始工作之后,我对「人要独立,能不麻烦别人就尽量别麻烦」这个观点产生了更强烈的怀疑。事实上,很多工作做得好的同事,正因为他们和长期合作的客户建立了互相麻烦的关系,才能形成深厚的同盟──大家彼此需要,才能共同把一件事办好,把一份关系维系好。那个时候我才明白,适度麻烦别人,不仅不是什么坏事,相反的,正是因为这种麻烦,才让我们有理由彼此接近,建立深厚的关系。
大多数人将麻烦别人和独立,完全划清界线,用单一的视角看世界。但只要我们有分寸,并勇于向人求助,就证明我们的内心是丰富的──我们不必伪装成无所不能,更无需害怕偶尔向人求助一次就会被看不起。偶尔的示弱,会让你更有力量。
我们不愿意麻烦别人,正是因为我们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普通人、我们的能力是有限的、我们无法什么都做好。认知到这一点时,我们的内心才能获得真正的平和、宁静。所以,该不该麻烦别人,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真正成为问题的,是我们应该如何透过互相帮助与人建立关系,同时还能把握好其中的分寸、界线。克服这种认知缺陷需要很大的努力,只能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醒悟。
可惜的是,很多人从小就对「人与人之间维持什么样的关系才是正常的」,缺乏足够的了解。这个任务在幼儿阶段没有完成,之后又输给多年的义务教育,一拖就是十几年。其实,人际关系中需要用到的不光是「情商」或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有很多能力原本就掩藏在相互往来的过程中。向他人寻求帮助,不一定都是在麻烦别人,可能是我们适当地突破自己的「心理安全区」,并以这样的方式和不同背景的人交流、对话,进而建构出某种亲密关系。而麻烦他们,就是我们主动为自己制造这样的契机。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甚至羁绊,就是在你麻烦我、我麻烦你的过程中一点点建立的。不要害怕麻烦别人,毕竟,作为社会性动物,你、我不可能脱离人群而活。就像英国诗人约翰.多恩的著名诗句──没有人是一座孤岛,谁都无法自全而活。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一家破产企业给管理者的启示:把嘲讽部属当作管理工具,大错特错

威廉坐在台下,听着安隆(Enron)创办人肯尼斯.雷伊(Kenneth Lay)的演说。突然,他发现简报的数字有错,但威廉选择默不作声,因为上一个指出老板错误的人,已经被开除了,理由是「过于愚蠢」,看不出伟大领导者的思想。
直到安隆倒闭之前,内部员工每个都在「装聪明」,对错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导致内部舞弊丛生,2001 年宣告破产。
许多管理者有一个迷思,认为自己要什么都懂,同仁才会认为自己可靠。所以他们只好隐藏自己,戴上一副强悍、不表露情绪的面具。更极端的领导者,把职场的角色一分为二,不是赢家就是输家,不是「加害人」就是「受害者」。因为不想受欺负,就得欺负别人,所以将挑毛病变成一种管理工具,像是,当众批评下属、公开谴责。
《敢于领导》(暂译,英文书名为《Dare to Lead》)指出, 这种以嘲讽、霸凌引发部属自卑感来管理的方式,称为「盔甲领导」(armored leadership) ,因为不想被伤害,所以干脆把自己变成刺猬。
承认失败不代表懦弱,展现脆弱更能启发员工
但是正如同安隆公司的下场,盔甲领导的缺点显而易见。《哈佛商业评论》的一篇文章〈火、雪球、面具、电影〉中举例,德国美容公司拜尔斯道夫(Beiersdorf)的董事总经理克莱顿.巴斯罗梅茨(Clynton Bartholomeusz)发现,公司每一个人都依赖他拍板,他希望部属能多负起一点责任,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经过 360 度访谈后,他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他都强调自己的成功,并要员工照着他的话去做,才导致员工习惯听命行事。
➤ 【2020特刊订阅】随学即用的工具书,经理人特刊6期$499,立刻订阅 >>
所以,他在年度会议上,公开谈论自己的失败,并告诉团队他需要大家的帮助才能领导公司。透过展露自己的脆弱(面对不确定性的态度),并在接下来两年,将发言权交给员工,运用沉默和开放式问题领导团队,6 年后他的公司超越竞争对手。
另一种自认强悍的领导者,认为自己可以驾驭不确定性。
布朗解释,会这么回答的人,混淆了「系统性」和「关系」的不确定性。前者像是投资理财、发射火箭的轨道,必须降低非人为错误的可能性;但产业常见的困扰,像是如何保证银行从业人员的道德,以及领导者的作为,却是关系的不确定性,这些都需要透过承认脆弱、建立信任来解决。
〈火、雪球、面具、电影〉中还有另一个例子,一位澳洲前几大财富管理公司的负责人,工作时非常冷漠,凡事讲求数字、证据,不看重与部属之间的关系,导致员工流动率高。
后来,这位领导者在一次会议中谈他对这个行业的热情,以及他的个人故事。这次简报换回前所未有的掌声,以及员工的正面回馈,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员工离职率明显下降。
3 步骤培养同理心,和同仁建立互信关系
其实, 领导不见得要靠强悍,也可以凭借同理心,培养相互信赖的关系。 《我已经够好了》引用英国护理学者泰瑞莎.怀丝蔓(Teresa Wiseman)的两个建议练习同理心:
以他人的眼光来看世界:
布朗建议,可以练习「角色取替」(perspective taking),从多重视角来看世界,这些视角代表我们是谁,以及我们观看世界的观点。
不评判:
心理学家席德尼.诗洛格(Sidney Shrauger)的研究指出,人藉由评判他人,来评估与比较自己和他人的能力。然而,经由角色取替,同一件事会有完全不同的看法,藉此摆脱批判他人的习惯。
传达你了解他人的感受:
同理心的关键在倾听,当倾听者用心聆听,即使他理解错倾诉者阐述的观点,对方也会再解释一遍自己的想法,但若倾听者没用心聆听,对方可能表示感谢后就转移话题。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拚出一家公司却不得不「闪辞」!WeWork 这位超争议 CEO,做了什么?

共享办公室新创 WeWork 正在为挽救 IPO 做最后的努力!备受争议的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 Adam Neumann )在董事会的压力下辞去 CEO 职位,现在他的身分是对管理决策无控制权的非执行董事长。
「最近几周,我受到的密切关注已成为一种极大的干扰,」40 岁的诺伊曼在给员工的信件中写道,「我已决定,辞去 CEO 一职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 」
过去一个月,围绕在 WeWork 上市产生的一系列争议已让它的 IPO 演变成了一出肥皂剧,诺伊曼的辞职不过是这出闹剧的最新剧情。
WeWork 原本是一家估值高达 470 亿美元的明星创业公司,虽然很多人质疑它本质上做的是地产租赁生意,但乘着「共享经济」的东风,WeWork 摇身一变,成了科技公司,疯狂的融资和扩张也很符合互联网公司的作风。
用公司给他的贷款买房,再把买来的房子租给公司
然而,募股说明书一提交,WeWork 却彷佛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此前外界的怀疑一一得到印证。争议基本集中在诺伊曼身上。 募股说明书显示诺伊曼是WeWork 多处办公场所的房东,也就是说公司一直在向自己的 CEO 支付房租,而且这些房产是诺伊曼用公司提供给他的贷款购买的,就连 WeWork 改名为 The We Company 时,还要花 590 万美元从诺伊曼手中买下商标。
滑手机时,来听本书吧!经理人为你两周精读一本书,点此立即体验>>
妻子、多名亲戚在 WeWork 任职,或有商业往来
不仅如此,诺伊曼还有包括妻子在内的多名亲戚在 WeWork 任职或与公司有商业往来。有这样一个拔自己公司羊毛的创始人,WeWork 显然很难让投资者放心。
于是到了 9 月初,多家机构认为 WeWork 的估值只有 200 亿美元,缩水超过一半。大股东软银慌了,毕竟软银的愿景基金已经为 WeWork 投入超过 100 亿美元,他们要求 WeWork 搁置上市计划。
WeWork 为此展开了一系列自救,包括承诺 2019 年年底前任命一位独立董事、诺伊曼持有股票的投票权从每股 20 票降为 10 票并承诺 IPO 一年内不出售股票等,但还是没能挽回市场的信任。原定于上周开始roadshow(拟上市的公司,针对机构投资者进行的证券推介活动),WeWork 只能宣布 IPO 将于年底完成,间接承认 IPO 推迟,此时其估值根据彭博社的说法,最低可能只有 120 亿美元。
在估值暴跌的情况下 WeWork 依然坚持上市,原因与一笔 60 亿美元的信贷有关。如果不能在年底之前上市,WeWork 将无法获得包括摩根大通和高盛在内的多家银行提供的 60 亿美元的贷款,现阶段仍未实现盈利的 WeWork 将不得不寻找其他资金来源。
公司止血抢救,两位高管被任命联合 CEO
留给 WeWork 的时间不多了,摆脱诺伊曼的控制可能是快速消除负面影响最直接的方式。辞去 CEO 一职后,诺伊曼不再有权解雇整个董事会,据说还偿还了公司之前支付的 590 万美元商标购买费,他的妻子丽贝卡•帕特洛•诺伊曼(Rebekah Paltrow Neumann )也放弃了在公司的头衔和职位,WeWork 的两名高级主管巴斯蒂安•冈宁安(Sebastian Gunningham)和阿蒂•明森(Artie Minson)被任命为联合 CEO。
彭博社此前预计 WeWork 的 IPO 可能推迟至10月,但知情人士透露 10 月 IPO 的可能性不大,新任 CEO 在声明中亦表示「将评估最佳 IPO 时机」。据彭博社透露, WeWork 还考虑裁员并剥离非核心业务如教育线 WeGrow 等以运营降低成本。
至于被董事会扫地出门的诺伊曼,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同情的,正如 The Verge 的评论:
企业家就像吸血鬼,除非你用木桩刺穿他们的心脏,否则他们还是会回来的,诺伊曼会没事的,更应该问的是 WeWork 会不会没事。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重塑旗下品牌失利,Vrbo表现不如预期

另外,欧克史卓一大失误决定在于 对租屋品牌VRBO的重塑 ,这或许就是声明中所提到「降低人们对业务的关注」。今年3月,官方宣布VBRO将更名为Vrbo,并取代原先的母公司租屋品牌HomeAway。
今年3月底时,Expedia宣布重塑品牌VRBO,但民众似乎并不领情,对于新Logo、发音都感到不满。
Instagram
当时官方的说法是,HomeAway与VRBO同属渡假租屋品牌,但VRBO在搜寻与预订的表现比HomeAway更好,因此决定将营销预算重点投放于这个品牌上。
然而,Vrbo后续在Google搜寻中的表现却不如预期,更名后5月缴出的第一份财报里,Vrbo预订量同比成长仅5%,与去年同期的46%相比简直不足一提。
当时欧克史卓便透露,成长衰退的主因是过去一直推动的 简化品牌与重塑品牌 。第三季财报中,Vrbo营收成长14%,低于上一季报告中的17%。
HomeAway过去是Expedia在民宿领域的主力品牌,民宿市场是旅游业中成长最快的一个领域,规模达340亿美元,Booking Holdings及Airbnb都是主要竞争者,Expedia不可能拱手相让。
欧克史卓下台后,古根汉证券(Guggenheim Securities)分析师杰克.富勒(Jake Fuller)认为,虽然Expedia过去一直将重心放在饭店住宿上,未来他们会更加侧重Vrbo的发展。
对于这起人事异动,迪勒描述为「不幸且艰困的状况」,但承诺会竭尽全力将影响降至最低,同时宣布将回购Expedia的股份,以表对公司未来成长的信心。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别人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麻烦别人后,要懂得感恩,更要放下期待

一想到要麻烦别人,就觉得不自在?小心!这样会把人脉赔进去!其实,会麻烦别人,正是一种高情商!好的关系,从来都是彼此需要。若你想交一个朋友,就先请他帮你一个忙!想让工作与人生越来越好,就要学会好好麻烦别人的本事!别让不好意思害了你,建立彼此麻烦的「关系网」,人与人之间才会产生深度连接。

好的人际关系,就从麻烦别人开始!
许多人都害怕拜托别人帮忙,然而,怕麻烦别人其实是不愿意承认自己需要对方,也活生生阻碍了别人对自己的需要。偶尔的示弱,会让你更有力量。「该不该麻烦别人」从来都不是问题,真正成为问题的,是如何透过互动与别人建立连系,同时把握好分寸和界线。人脉和好感度,都是麻烦出来的,心理学有个富兰克林效应:「帮过你一次忙的人,会比那些你帮助过的人更愿意再帮你一次。」换句话说,要让某个人喜欢你,就请对方帮你一个忙。觉得开口请人帮忙很厚脸皮,往往是你自己的内心戏,别人根本不这么想,反而可能很高兴,认为你看得起他,肯定他有能力帮忙。
掌握麻烦别人的正确姿态‧别人没有义务为你的懒惰买单,可以毫不费力解决的事,请独力完成。 ‧别人帮你是情分,不帮你是本分,别用情感绑架人。 ‧没有谁的时间是为你一个人准备的,配合他人善意的帮助,是你的义务。 ‧麻烦别人后,要懂得感恩,更要放下期待。 ‧你麻烦别人,也要允许别人麻烦你。

最高级的麻烦是对身边资源的整合和利用
你身边也许有这样的人,他们经常说:「我是一个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因为我不喜欢欠人情。」甚至父母也这样教育我──自己能做的事情自己来,能不麻烦人就别麻烦。在《好关系是麻烦出来的》一书中作者提到,有一天他对这样的观点产生了质疑:
那是我刚进大学的第一天,同宿舍有四个女孩。为了表示友好,我将自己带过来的零食分成四份,大家一人一份。其中有两个女孩都欣然接受我送给她们的零食,唯有第三个女生,不管我如何示好,她始终不为所动。
后来,我一直跟她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我与其他两位女同学则相处融洽,有什么事情总会互相帮忙。比如,我不在的时候她们会帮忙拿水,有人不在时请另外两人帮忙收快递。虽然都是些琐事,但在这样的日常磨合之中,我们三个人建立了稳定又亲密的关系。甚至毕业之后,也常常聚会、交流。
唯有那个一开始就拒绝我的女孩,直到毕业后我们也未能亲近。我们听不到一点关于她的消息,打电话、发简讯也都石沉大海。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她那种自我保护的独立姿态,也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