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法手表」——用劳作开心学乘法

又到了低年级数学的重头戏——进入乘法教学。
记忆中,低年级时唯一被处罚的印象,就是乘法背不出来被罚站在后面,等背完才能下课,当年的我可是聪明伶俐、举一反三的孩子,可是对要硬背下来的一串口诀还是花了一番工夫。不过背起来后,就成了反射性的动作,甚至后来看到印度的乘法不只背到九,还想过为什么台湾的数学课本不多安排一些口诀练习。
直到进了师院,遇到谢坚老师的数学教法,一开始对所谓建构式教学很不以为然,觉得只要记下来就好的东西,为什么还要花那么多时间去解释。后来才懂,硬去背诵不理解的口诀,遇到题目时,只能勉强解答,对问题本身一样不理解,更无法去应变活用。(附上谢坚老师的单位量和单位数解说影片)
乘法是加法的累加记录
后来担任低年级老师后,在进行这个单元时,设计了有趣的唱游活动来做为引起动机─数蛤蟆的童谣唱游。(此活动曾做过多次教学展示,在不同班级实际教学过,成效都很不错,附上教案连结)
这个活动以童谣带入2、4的乘法,随着歌词中的蛤蟆数量增加,一只一只,眼睛和脚的数量,逐步加上,再整理成乘法算式,孩子们清楚的看到加法算式随青蛙的只数拉长,乘法算式的发明是为了简化加法的累加。
有了这样的经验后,孩子们才能了解乘法的原理,以及形成倍数的观念。
九九乘法需要背吗?想先背可以吗?
有些时候家长会想提早让孩子背诵乘法,希望孩子能超前一些或减少正式学习时的压力(这点很矛盾),不过我的老二在升上二年级的暑假也面临这个问题,因为老师提到可以在暑假先背一下乘法,如果真的想让孩子先背,不是不行,只是希望陪伴者一定要先陪孩子建立乘法的原理─是由累加导入。(我把引导女儿的过程写成记录,请参考:九九乘法要背可以,只是先教……)
九九乘法理解的重要性!
建构式教学在数学教育上主要是放在协助孩子理解数学约定成俗的数学专业名词背后的原理和成因。(参考自台湾数学教育学会网站)
任何学科都有其方便沟通的用语,省略解释和减少认知的落差。数学的专有名词是用在教学者老师们彼此讨论沟通,而不建议直接在教学时使用,像单位数和单位量就是在教学时,容易搞错不易分辨。就不建议在教学时,用这两个名词代入,在低年级还是用实物举例操作让孩子慢慢内化比较好。
(1)等组(或等量)型(equal groups, equal measures)
等组型问题是每组内的数量一样多,求出总量的语意结构。例如,「每一个盘子有3个苹果(单位量),5个盘子(单位数)有多少个苹果(总量)?」其中一盘3个我们称为单位量,5盘称为单位数(是5个一盘),全部有多少个称为总量。
也就是:单位量×单位数=总量。
其实提到乘法的单位量和单位数,在之前找数学资料及相关影片时,发现美国的乘法算式中单位数和单位量的位子和我们习惯使用的位子是相反的。有找到一篇文章「乘法和被乘数的位置」提到:乘法算式的表征记录是一种文化规约。单位量是计数单位的掌握,单位数是表征计数单位的累计个数。我国认为单位量重要,故放在前面,国外则反之。
有人认为乘法有交换律,所以前后位置不必刻意强调,但是由于整数的乘法中,也有关于倍数型的题目,当遇到再多一倍的情形下,例如5的8倍是58,如果学生记成85,再多一倍的情形下,学生不一定能清楚是要加5或加8,算式也会混淆。
在一开始学习乘法,就能清楚建立乘法算式是加法累加的概念,以及单位量与单位数的位置,用实际物品来建立,形成数感。很重要!
乘法的精熟是必要的
乘法既然是为了加速加法的计算而产生,那就可视为一种重要的数学学习工具,工具当然要够精熟,才能在将来遇到更复杂的算式时,算得更快更正确,背诵是必要的精熟方法。
除了传统的抄写形成精熟,来回念读背诵也可以,这二种方式都不太能让学生有动力主动学习,在学习到一个阶段后,可以用游戏来带动孩子想记住:背得熟在游戏时更容易获胜,善用孩子的好胜心成为学习动力。分享乘法游戏骰子加花片,在学生已经学过九九乘法后,可以在班上进行这个游戏,可两人一组玩,也可以提供给家长回家陪孩子一起练习。(请参考:骰子加花片,乘法复习超好玩)
乘法劳作很适合引起动机
今年在进行乘法教学前,找到一些国外网站,提供很多有趣的乘法劳作,PINTEREST里有很多,只是要记得我们的乘法算式位子和国外不同,所以有关算式的表格,还是要转化后再来应用。
所以就用可爱的小劳作来送给大家啦~~~~~
目前在班上已经发下的劳作是将二的乘法、三的乘法以对应数量的物品来制作成表格,让孩子们剪下贴在数学作业簿上,也可配合数学进度来安排顺序。(档案下载连结任意门)
前几天也有朋友提到关于数学语言的规定,和同事有不同的看法,后来以这个问题跟其他数学专业的老师有更多对话,让我们其他人有很多收获和启发。数学语言是为了让学生进入数学科目后,有更好的工具来学习更高深的学问。而有些语言的形成是文化的约定俗成,了解出处后,可以和学生说明,而更重要的是,要知道每个学生的问题都将带我们成为更好的老师。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你想当对自己失望的强者,还是喜欢自己的弱者?

觉得自己比别人强,才会对于领先自己的人介意,而非理所当然。这个人的各种条件比我差,竟然都已经找到真爱结婚了,我怎么还没有?他在学校的成绩明明比我差,竟然在外商公司做到中高阶主管了,我怎么还在念书?那个谁谁谁每个月发薪水后,都可以包大红包孝敬爸妈,我怎么还在用父母的钱?
「你觉得自己比别人棒吗?」我问温迪。
「没有。但是很奇怪的是,一些比我年轻的朋友,会觉得我过着他们梦想中的理想生活。」温迪说。
「你的生活比在外商公司当到中高阶主管的同学,更让他们羡慕吗?」
「对一些人来说可能是。」
「为什么?」我问。
「可能是以为我没有经济压力,可以在欧美生活,很自由地追求梦想,又能去非洲做一般人不会想做、也比较难做的事吧。」
「所以即使过着其他人心目当中梦想中的生活,对你而言却还是不够好,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很『贪心』呢?」
我想,温迪和我此刻都看到她问题的症结了,虽然对温迪来说,这是个相当出乎意外,甚至有些难以接受的答案。
因为「贪心」,所以才会焦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做了不是最好的抉择,才会让自己没有更好。
所以像温迪这样的「强者」,看到自己觉得输给结婚的人,输给事业有成的人,输给有钱养家的人,但却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现在这种不满足、觉得不够好的人生,其实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美好生活。
熟悉这个哲学咨商专栏的人,应该都知道,我时常强调贪心的人,注定永远无法得到他们想要的,并不是因为他们运气不好受到命运的诅咒,或是拥有的比别人少──实际上,他们拥有的比大多数人都要更多。然而贪心的人每得到一样想要的东西之后,就会立刻想要另一样,所以贪婪的人永远会失望,因为永远还没有得到下一个「大奖」。
人生终极的大奖究竟是什么?是豪宅?花用不尽的金钱?拿出来会震慑全场的名片?是拥有人人称羡的神仙眷属?对于这个问题,我时常告诉身边的人说,「成为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才是我心目中人生最大的奖赏。但是,这会不会是因为我觉得自己不优秀,所以自我合理化的借口呢?
所以,30岁的人应该有什么样子?30岁这数字,心理意义大于实质意义,但这辈子要选择当一个对自己不断失望的强者,还是喜欢自己的弱者,的确是越早决定越好的事。
浏览次数:56120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对自己严格的人不见得是有纪律,而是觉得自己比别人优秀

当然,温迪绝非不愿意诚实说出她真正的问题,而是她并不晓得真正的问题是什么。她想了几秒钟,很快的说:「我最想谈的是第一个,关于对30岁的期待。」
于是我请温迪举出5个她对30岁的人会有的期待。温迪说:
1.应该已经结婚了。
2.应该要事业有点成就。
3.应该在心理跟行为上都够成熟。
4.应该负起照顾父母的责任。
5.对自己应该觉得自在。
「这5个社会期待,你觉得自己有哪几点符合呢?」我问她。
「第3点我应该有做到。我觉得自己算是成熟。」温迪说。「其他的,我都没有。」
「如果今天你有一个闺蜜,很沮丧地跟你说觉得自己30岁了,说爱情没爱情、说事业没事业,不但没办法照顾父母,又对自己不满意。你会怎么对他说?」
「我会告诉他,他其实真的很棒,而且我会把觉得他为什么很棒的地方,说给他听。」
「所以如果别人没达到社会期望没关系,换成自己却不行,你有没有发现这之间有不一致的地方?」
温迪点头。
「你会对闺蜜说他很棒,难道是说谎吗?」我追问。
「当然不是,」温迪说。「我是诚心诚意的。」
「那是为什么?」
温迪说她不知道造成这不一致的原因是什么。但是我想我知道了。因为她对自己的标准比较严格。
对自己比较严格的人,其实不见得是特别有纪律,更可能是觉得自己应该要比别人优秀,所以别人没做到没关系,自己没做到却不行。
换作是一个自卑、觉得自己处处不如人的人,不会对自己特别严格,他们会把自己的状态「合理化」:「我能到今天这样,已经算很好了。」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哲学咨商室】30岁的焦虑

我焦虑,却不知道为什么
长相甜美的单身才女温迪,最近刚刚满30岁,从荷兰鹿特丹家中进行这一节哲学咨商。她能流利地说好几种语言,在德国居住多年,热衷于社会企业,最近刚从非洲纳米比亚实习回来,即将在美国私立名校完成她自己非常喜欢的硕士学位。父母很大方赞助一部分昂贵的学费,非洲打开了她对未来和世界的可能性,所以毕业以后可能会继续到非洲去做喜欢的专业工作,但还没有做任何正式决定。
「为什么我对于满30岁感到焦虑?」是温迪想要咨商的问题。
焦虑背后真正的担忧在哪里?
温迪的问题,虽然听起来非常明确,其实还是很笼统。是因为觉得再不赶快生孩子,就要变成高龄产妇了吗?还是对于个人成就有所疑虑?或有别的担忧?我知道这一定是私人问题,但无法判断这属于个性问题、家庭问题、感情问题,还是健康问题的范畴,所以我必须要问一些问题,来做「澄清(clarification)」的工作。
为了得到多一些可以判断的参考信息,我请温迪用「预设(presuppositions)」的方式,告诉我她觉得一个会问这个问题的人,是一个怎样的人。
温迪给我的几个预设是这样的:
1.这个人对于30岁的人是什么样子有特定的期待。
2.这个人很在乎别人对他的想法。
3.这个人应该有雄心壮志。
因为温迪说她想不出来还有什么,所以我征求她的许可后,加上两个属于我的假设:
4.这个人不喜欢自己。
5.这个人觉得30岁是一件大事。
我之所以加进这两个假设,因为我想知道温迪对于被说成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会不会有什么反应,还有问题当中的30岁这个数字,到底有没有实际的重要意义。
有了这些预设之后,我问温迪她觉得这5个预设里面,她最想谈的是哪一个,如此一来我就可以缩小范围,知道她真正的问题在哪里。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只想着结果,而忽略了过程

这时候,最好的方法就是先不立刻回复迷路者。正因为他是一个性急的人,最大的惩罚莫过于耐心等待。我想测验一下,他倒底有多么性急。
大约沉默一个星期之后,迷路者终于又跟我联系:「不好意思,请问一下,还会继续咨询吗?」
「在我没有回复的一个星期,请问你在想什么?有什么感受?」我立刻反问迷路者。
「在这一个星期,我一直十分期待你的回复,有时会焦急,会觉得你是否不再回复我,亦会想你应该是个大忙人,可能你已经忘记回复我,有少少觉得被遗忘的感觉,不被重视的感觉不好受。可是我又怕打扰到你,所以不敢send email 给你。」
我从他的答复,知道他有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焦急的人,实际上,他自己就用了「焦急」这个词。所以我不需要再多说什么。
于是接续着之前的讨论,我问了他2个问题:
1.请问你有没有看过或听说过30岁之前就结婚,但是婚姻不幸福的例子?是谁呢?
2.请问你有没有看过或听说过40岁以后才结婚,但是婚姻非常幸福的例子?是谁呢?
以上两个可以是自己身边的人,或是古今名人,没有限制。
不到几分钟,焦急的迷路者立刻回复说:
「两种例子,我都没有。」
我忍不住大笑:「一个住在香港的成年人,无论是家人或是身边的朋友,还是影视人物的八卦,会立刻就回复没有『20多岁结婚但是婚姻不幸福』、或是『40岁以后才结婚,但是幸福快乐』的例子,你觉得是很有可能,还是不大可能的事?」
在问迷路者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有特别声明「可以是自己身边的人,或是古今名人,没有限制。」但是他很仓促回答「两种例子,我都没有。」显然他是一个急着到达目的地,直接得到答案,想要跳过中间所有「不重要」过程的人。
所以下一步,我要让迷路者意识到的,就是人生的幸福与否,是「过程」决定的,而不是「结果」决定的。
一个根本不知道幸福是什么的人,会得到幸福吗?
迷路者被我这样挑战以后,终于稍微静下来,一旦能静下来,就终于开始思考了:
「不好意思,可能我真的没有想清楚就回答你。我身边没有太多结婚的例子。但明星方面,『20多岁结婚但是婚姻不幸福』的例子:谢霆锋和张栢芝;『40岁以后才结婚,但是幸福快乐』的例子:贾静雯和修杰楷(2015 年再婚)。可是幸福是怎么样?什么状况是代表幸福?我只是从他们的婚姻状态去评定他们是不是幸福,可是我如何知道他们私底下是不是很幸福呢?」
「所以幸福不是外人可以评定的。只有自己知道,不是吗?」我笑了,「你仔细想一想,你心目中这种别人没有办法判定,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幸福,应该是一种结果,还是一种过程?」
迷路者果然看到了重点,证明他是一个聪明的人,绝对不是一个他自以为没用的笨蛋。
「其实你说的对,成长中,我慢慢只想要得到结果,不想等待,不想要过程,只想知道可以拥有什么。那种别人没有办法判定,只有自己才知道的幸福,老实说,我不知道是过程还是结果,还是两种都有。因为我压根儿不知道幸福是什么,究竟我的人生要追求什么?如果幸福自己才知道的话,那我该如何知道呢?过程通常很漫长,往往都需要坚持,耐性,但我通常都迷失在过程中;相反,结果通常是一剎那,而且很明确,好像是一个标志,看着它,方向比较清晰,但到达了结果,不管好坏,都好像没了,要找寻找下一个结果。不过,幸福为什么要用过程跟结果去定义?
「今天,是我的生日,还记得上年的生活去了不同地方,好像跑景点一样,很忙,好像不想浪费一分一秒,很满足但却少了享受;今天,没有特别的安排,只是四处逛逛,也没有特别赶。」
我知道他思考的开关,已经像水龙头那样打开了。
「一个不知道金子长什么样的人去掏金,会找到金子吗?」我问迷路者。「因为就算他已经在坐在金山上,也可能根本不知道这就是金子,所以有可能会把金子像垃圾那样丢掉,继续一直去寻找传说中的金子,不是吗?」
「同样的,一个根本不知道幸福是什么的人,会得到幸福吗?就算他已经在真正的幸福里面,也可能根本不知道这就是幸福,所以有可能会把幸福像垃圾那样丢掉,继续一直去寻找传说中的幸福。但是幸福不是传说中的东西,你之前自己说过了,幸福『不是外人可以评定的,只有自己知道』。
「回到一开始的问题,你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其实你当然知道,因为你想要的是『幸福』。但是真正的问题是,你不知道你的幸福是什么。之前你说了『不浪费时间』,『找到好伴侣』,『想完成to-do-list上面的每一个事项』,这就是你的幸福吗?
所以,在最后这一步,我要请你想的是:『那个只有你自己知道的幸福是什么?』
这个问题,才是你真正的问题,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可能就是你在寻找的答案。」
倾听心底的声音
原本总是非常匆忙的迷路者,这次隔了好几天才回复,但是他的回信让我觉得非常开心:
「这几天,我想了一段时间,我经常想外出,想出走,想逃避现实,但我却没有能去追求幸福。以前,我总是以为能把书读好,上大学,出来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有收入,之后买房子,谈恋爱结婚。我家人比较多,所以从小就想有自己的私人空间。我以为这样子的人生就能满足别人的目光,家人的安慰。可能现在我也是这样子想的,因为当我考不上大学,我就乱了,因为我的人生已经打乱了,这样子一连串的想法计划都没有在预期中,所以我迷失了。
「其实,可能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以前想的人生计划,是不是真的幸福,可是我只想证明给别人看,我是可以的,不是失败者,不是低等的。我不想浪费时间,因为我已经比别人慢了。我常以为我不下场去玩游戏,就不会比较,没有轮赢,可是人一出生,就已经注定要比较,要玩这场游戏。
「那个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幸福是什么?我不知道偏离了当初的想法/计划,我的人生就不断在打转,在这几年的过程中,我体会不到什么,只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以前认为的『幸福』,已经不存在了。但现在我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能力去追求幸福。最近,我看了你的书,关于公益旅行,当中你提到要追求理想,必须要有专业,要有好的准备,而且要坚持,可是我都没有。我不想侃侃而谈,现在我不知道幸福是代表什么,可是世界上只有我才知道,究竟,答案可以去哪找?」
一个已经开始思考的人,我相信他已经不再是迷路者,他可以找到自己的路。只是他需要一些自信,知道自己可以做得到。所以我决定跟上次一样,没有立刻回复迷路者,而是等着他再次跟我联络。
果然,他再度跟我联络时,跟上次等不到答案的焦虑反应完全不同,而是进一步针对他上次的问题思考,给了我他对自己提出的问题「幸福是什么,这答案要去哪里找」的解答。
「『幸福』是不是一句话就可以解释?我想我找不到的原因是因为我听不见我自己内心的声音。一直以来,我都是想讨好身边的人,以为听家人的话,就一定是对我最好的;以为跟着朋友做,一定不会吃亏;以为年长的人、有成就的人,追随他们的步伐,就一定会成功。可是,一路走来,不管是贪心的我想走最快到达目的地的快捷方式,或是想讨好这个世界的我,都发现自己迷失了。因为我一直只听别人的声音,一直回头缅怀过去,所以静下来,我发现原来我最需要知道的是我如何想,我的心声和感受。心中的声音应该就是那把『幸福』的钥匙,不是从别人身上知道,而是我确实的想法。 这就是我的发现,你觉得呢?」
他找到了自己的答案以后,最后却又累赘地多问了「你觉得呢?」这是一个没有自信的人长久以来的习惯,很难短时间改变,但他其实根本已经不需要知道我对他的答案「觉得」好或是不好,因为他在追求的幸福,本来就跟我无关,跟别人无关,只跟他自己的生命有关,而他,已经跟自己的生命开始对话了。
「你有发现吗?」我说,「你一开始就说不知道该怎么想,但是如果给自己一些时间,没有人回答你的话,你自己就会透过思考,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那个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幸福是什么?』
『能够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就拥有了通往幸福的钥匙。』
你喜欢你自己发现的答案吗?」
「发现自己的答案,是一件开心的事。因为起码知道只有自己发掘的答案,才会让自己去相信。还记得我一开始的问题是我怕自己没有时间,怕做错决定,怕自己比其他人慢吗?这些恐惧,一直让我不敢往前走,可是答案不会无缘无故浮现在生命中,而是一路走来,把经历的点滴粹炼成自己的成长,再从中寻找答案。要知道幸福的答案,就要聆听自己的声音。要听内心的声音,就先要平静自己的心。而现在,我的心声,就是要出走,感受更多。」
迷路者再也不是迷路者了。你的名字叫做Timothy,不是傻瓜,不是迷路者,更不是一个没有用的人。
Timothy,从此以后你要相信自己理解的幸福,不要相信八卦杂志上怎么写谢霆锋和张栢芝,贾静雯和修杰楷,因为那都只是别人的事,外人不能理解的事。
浏览次数:28904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为什么才23岁,却觉得自己「时间不多了」?

看到香港读者「迷路者」的来信,我的心里纠结了一下,到底我们的教育建立了什么样的价值观,让选择念「技职教育」的年轻人变得如此自卑,觉得自己「输了」,甚至说自己是一个没有用的人?好像只有「会念书」、「考大学」才有资格变成有价值的社会人,这让我很难过。在德国的社会上,我们不会看到选择技术工作的人变得缺乏自信,觉得自己是次等人,但这样的情结在华人社会上却是如此明显,让人心痛。
但哲学咨商面对的问题,是解决个人思考的问题,所以我必须把社会价值观的问题放在一边。我告诉迷路者,在他的来信里,我看到了不只一个问题,而是3个问题:
1.在香港社会,因为我读的是技职教育(HD),所以我比不上读可以轻易衔接大学教育的副学士(AD)的人吗?这代表我是一个没用的人吗?
2.我愿意为自己的人生负责吗?
3.我真的时间不多了,不能做没有结果的事吗?
「不知道这3个问题如果要选其中一个,你会选哪一个?」我问他。
迷路者说,他会选择第3个问题:「我真的时间不多了,不能做没有结果的事吗?」
你也看到了不寻常的地方了吗?一个23岁的年轻人,竟然觉得自己时间不多了,这听在我这个阿北级的人耳中,多么刺耳!
「假设发问的这个人不是你,而是一个你不认识的23岁年轻人,你认为为什么他会说『我真的时间不多了』?我想请你给我5个预设(presuppositions)。」
迷路者给我的5个预设是这样的:

  1. 他可能有绝症,能在世的时间有限。
  2. 他的待办事项列表中,有很多事要完成,但还没有完成。
  3. 他比同龄的人更晚去做同一件事,好像每个人都30岁结婚,但他40岁才结婚。
  4. 他要完成的事,有年龄/时间限制,过了一定年龄/时间,就没有办法去完成。
  5. 他要做的事很多,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但他给自己的时间剩下不多,他怕不够时间去完成,所以很赶。
    因为我不知道迷路者的状况,说不定他是真的癌症末期,来日无多呢?所以我要利用他的答案,对他的现实状况能够取得正确理解,却不需要问任何私人的问题,因为那是心理咨商才会触及的范围,哲学咨商并不需要。
    「在这5个之中,哪几个跟你的状况最相似?」我问迷路者。
    「第3项,」他说。「他比同龄的人更晚去做同一件事,好像每个人都30岁结婚,但他40岁才结婚。」
    「为什么?」
    「我很怕比人慢,比人差,被人取笑,很想被人羡慕,被人称赞。」
    于是我知道了,他的「时间不多」并不是来自于现实的限制,而是来自于他自己的焦急。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无法为自己发声的女人

想要破壳而出的女人们,就要像金智英的姊姊或是上司金组长那般强大,必须每天应付亲友团说「妳怎么还不结婚,老了之后该怎么办」,或是被不怎么熟的男性主管在开会时说「妈妈就应该陪伴在小孩的身边,如果小孩未来变坏都是妈妈的责任」。没有结婚别人问妳什么时候结婚,结婚之后别人问妳什么时候生孩子,生了孩子之后别人问妳怎么不在家里带小孩,只要其中有一个环节没做好,就会被认为是一个不合格的女人。
智英的姊姊总以为自己的妈妈可以理解自己的决定,没想到妈妈却不经意的说出「这个孩子从小到大都很特别」。大部分的女人都跟智英一样,没有那么强大也没有那么「特别」。「金智英们」找不到这些日常压迫的源头,她们不知道到底该怪谁。这些散布在世间的、隐微的,甚至还混杂着爱的暴力,无所在,也无所不在,恶劣的一天,化整为零成不那么恶劣却糟糕的每一天,可是她们却不能像阿瑟一样拔出枪来,轰掉那些欺负他的人。因为每个人都不像是有恶意,也不像是欺负,却让她们感觉被困在一个没有出口的房间。
看着整理得干干净净的房间,明亮却又让人绝望,可是到底要恨谁?很多女人最后的出口是:责怪自己。
同样是寻找出口,阿瑟的追寻与解放,是用一次一次地暴力重新建立自我控制的过程。从无意识开枪攻击富家子弟的混乱,到发现身世真相导致记忆与认知的崩解,再到弒母时有意识地做出自主决定,最终阿瑟透过杀死母亲而成为能够操控自己、操控别人生死的「男人」。从这一刻开始,阿瑟成为了「小丑」,随着他的翩翩起舞,观众仰望他从楼梯之上漫舞而下,他掌握了自己的主导权。
但是金智英完全不一样。
智英的病,起源自她无法为自己发声, 或者也可以说她不知道到底要对谁控诉,所以她的心智偶尔会形成另一人的人格,藉由「她人」的嘴把藏在心底的话给说出来。这些「她人」,是学姊,是妈妈,是外婆,这些在场与不在场的生者与亡灵,因为她们都有着跟自己类似的处境,能够默会某种共同的痛苦,世世代代,宛若轮回。所以金智英才可以藉由她们的形象,无意识地说出女人的正义应该是什么模样:不该是女人为难女人,不该是女人婚前为了家庭牺牲,不该是女人婚后为了孩子而牺牲,直到死亡为止。
要成为「小丑」,你必须先是个「男人」
可是智英是怎么发现真相的呢?跟阿瑟藉由暴力而变成自己的主人相比,智英之所以能知道真相,取决于她的老公是否要告诉她,所以事实上还是「男人」掌握真相,掌握着定义真相的权力,同时也只有在「男人」同意的情况下,智英才能够开始追寻自己,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
决定金智英要不要怀孕的是她老公,决定金智英要不要发现真相的也是她老公,代贤既是先知,也是为她戴上枷锁的人。因此藏在代贤的爱与体贴之下,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一种父权结构潜藏/体现出来的暴力。
男人可以藉由杀死女人来成为他自己,女人却只能藉由男人告知真相才能够成为她自己。
这样来看,阿瑟虽然是鲁蛇,但他好歹是个「男人」,能够掌握着自己的命运;金智英虽然看起来是个温拿,可惜她却是个「女人」,她的命运永远不可能只掌握在自己的手上。
因此我才会说不是每个「人」都会成为小丑,因为假若这个公式为真,我们身边的「金智英们」,早就把这个社会给轰掉了。要成为「小丑」,你必须先是个「男人」,也只有男人,才会有像阿瑟一样的特权。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家大业大又经验丰富,为什么还会失败?给「成功者」的三个警惕

高估自己、低估别人、错估形势,这三种错误通常都是结伴而来的。而会发生的时机都是在一个人最意气风发,过度骄傲的时候。
为什么会如此?微软创办人比尔盖兹早就提出警告,「成功是最糟糕的导师,它诱使聪明人误以为自己不会失败」。
这三种错误息息相关,是有道理的。人会高估自己,就会低估别人,这是比较而来,当心生骄傲的时候,就容易看不起人。通常在创业的路上一帆风顺的创业者,犯错的机率偏高,而高估自己、低估别人之后,接下来就会发生「错估情势」。
人在意气风发的时候,很容易自我感觉良好,认为是因为自己太优秀太厉害了,才会眼光独到,策略精准,人才聚集,水到渠成。由于自己的天纵英才,才会有今天成功的结果。所以用自己目前成功的经验来评断未来发生的一切,就显得名正言顺。
三国时代的曹操是何等聪明的人物啊,但由于在先前的战事中一路高走凯歌,消减了袁绍、吕布等势力之后,内心开始骄傲自满,太过于轻敌,疏于防范,以至于埋下赤壁之战的大败,将数十年的根基毁于一旦。
所以越成功的人越是要时常提醒自己,内心是否开始觉得自己伟大?当有这么一丝丝自满的时候,也就是骄傲的开始。人说骄兵必败,不是没有道理的。骄傲的时候就会心生傲慢,看不到别人的优点,认为自己才是最强的,对手还远远的不及于自己,不必理会,所以就疏于防范,没有提早准备,错估了情势。到最后犯下大错的时候,发现情势早就不站在自己这一边了。
自满、轻敌下的血泪经验
高估自己的人,通常还没有十足的准备下就出手,因为觉得过往的经验胜算极大,所以依照经验就做了,缺乏事前严谨的计划和评估。想缩手的时候,损失已经很惨重。
我在职涯过程当中,看过太多的创业家在某一个领域获得成功后,就意气风发的跨领域投资,进入另外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市场,以致于错估情势或被人蒙蔽,而导致自己的本业受伤,一蹶不振。
我自己也曾经在职场上犯过类似的错误。在早期有服务多年的客户,我理所当然的以为客户一定非常依赖我们,应该会继续跟我们签约,而忽略了客户对于求新求变的渴望。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思维的转变,所以没有及时积极的提供新的策略给客户,客户最后当然转头离去,琵琶别抱了。这对当时的我是非常大的教训,我反省我的骄傲之心已起,才会没有发现客户的思维转变。从此以后我重整团队纪律,要求团队在每年年底的时候,必须要主动提出来年对客户新的建议,不必等客户要求。
当时我会犯那样的错误,完全是因为我太高估自己在客户心目中的地位,而没有战战兢兢的为客户设身处地着想,提供更好的服务。并且低估竞争对手的实力,总以为他们还在远方,殊不知他们已经缓缓近步到我旁边、早已接触客户了。这种夜郎自大的心态,导致我错估情势,死守原来作战计划,不思改变,所以付出了流失客户的代价。还好我及时反省与调整,才让团队具备危机意识,积极主动的为客户先设想一步。
不仅个人如此,企业和品牌也会如此。像发明世界第一台数字相机,也是影像领导的世界级的柯达公司,最后竟然走向破产之路。只因为错估了情势,过于保守,抗拒趋势,太晚投入数字相机的研发与生产,走上了破产的不归路,令人唏嘘不已。
现在世界的变化太快,个人或企业或品牌一不小心就被趋势所淘汰。在这充满危机的世界局势,做为领导者更要战战兢兢,灵敏应变。成功只是一时,必须求新求变,与时俱进,推陈出新,才能抓住客户的心,因应这个变化多端的世界。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原生型、诱发型、感染型,你是哪一型创业者?

为什么创业会蔚为风气?主要因为创业的门坎越来越低。许多互联网创业所需要的计算机、服务器、带宽、程序工具都是轻资产;生态环境中又有育成中心、加速器、和各行各业的业师提供创业期所需的专业辅导;天使投资人、创投基金、甚至国家创投也站在一旁伺机而动。只要有优秀的团队、突破性的创意,创业确实比从前容易许多。
然而创业容易成功难,创业者所需要的质量一点都没有打折扣,甚至因为竞争激烈速度快,要求可能更高。在充满创业诱惑的环境中,很自然的疑问是:我是一块创业的料吗?创业适不适合我?如果我真想创业,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3种不同的创业者
在接触了成千上万的逐梦者或筑梦人之后,我将创业者分成3种人。
第一类是原生型的创业者(original entrepreneurs)。这种人即使早生30年,无论生在硅谷,台北,或是爱沙尼亚,他们都会选择创业。他们具有天生的嗅鼻,可以看到非洲不穿鞋的国家是卖鞋子最佳的市场,也有本事用一块石头煮出一锅石头汤,跟大伙兄弟一块分享。这种人没有创投也能创业,有了创投更是如虎添翼。
第二类我称之为诱发型创业者(induced entrepreneurs)。这类人不像原生型创业者,他虽然具备创业的基本条件,却缺乏非创业不可的强烈动机,但在适当的机缘下,也会诱发创业的念头。由于资禀不俗,创业后得到帮助,逐渐能够享受创业,成功的机率也不比人差。硅谷创业人口比例高,有一部份的原因是众多诱发型的创业者在硅谷受到了启发。
第三类则是感染型的创业者 (infected entrepreneurs)。这种人其实并不适合创业,但是创业成功的故事听多了,也许刚好有朋友创业,有样学样,因而下海参加创业,但终究个性不合适,遇到挫折便三思四想,常常心生懊悔。于是创业像感染了流行性感冒,身体抗体一旦发挥作用,便对创业产生排斥。当社会上创业的风气过于亢奋,无可避免将会招引到不少感染型的创业者。
自我检验的4个指标
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辨别自己属于那一类的创业者呢?根据我的近距离观察,有几个指标可以用来检验。
第一个指标是「不安于室」的程度。用「不安于室」来形容似乎有点负面,但用「不满现状」又有点激愤。总之,这种人在环境里总是看到一些可以改变现状的着力点,总是发现有比现在惯用的方法更好的选择。静态状态待久了,他便心里有些不安,开始酝酿一些变化。他的意见常比别人多,却不是光说不练,甚至有时候还没想周全,就已经开始采取了具体的行动。
第二个指标是对「不确定性」是否甘之如饴。技术越有突破性,开发进度越难以掌握;产品开发完成,客户接受程度也没人敢打包票;竞争者多久会迎头赶上?工厂扩建后能够真的可以接到足够的订单吗?万一钱烧完了投资人不再支持怎么办?种种新创公司经营上的重要决策,没人可以预见后果,就算有万全的准备,也不能控制未来。而焦虑具有传染性,创业者如果显现任何不安,团队难免因此失去信心。因此成熟的创业者往往具有十分强壮的心脏,能够负荷不确定的未来。
第三个指标是对「模糊状态」的容忍。新创公司人少事不少,分工不可能太细致,人事调整频繁,任务编组又随时可能改变。有时候产品规格或市场方向需要作90度转弯,有时候资源不足,完成一半的战略只好放弃。为了应付这些变化,模糊是必然的状态。但模糊往往令人不安,甚至感觉无所适从,因此创业者不但要管理「模糊」,还要在模糊状态下,激发出组织的生产力。
第四个指标在于是否愿意处理「人的问题」。创业不是成立个人工作坊,而是集合一群人共同完成一项任务。一群人中,每一个人有其不同的个性、专长、激励因素,创业者不能一视同仁。而人与人间必然意见有歧异,轻者需要有效沟通,严重者必须调解冲突,组织中更免不了有一些难以约束、不注重团体纪律的伙伴,偏偏这些人常常是技术高手,生产力比别人高出好几倍。这些种种有关人的问题,本质跟创业的技术、创新或其他专业完全不同,创业者如果天生不喜欢面对人的复杂, 便只能安份扮演个人贡献者(individual contributor)的角色。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我的财经书架】学校没有教的创业课

你心中是否有个创业的梦,蠢蠢欲动,如同这春天即将破土而出的一吋嫩芽吗?果真如此,那么你一定要听到这堂──学校没有教的创业课。
最近,隐隐地感觉到,有一股气象一新的创业潮正在涌现。周遭不论是中年的朋友,或是年轻的小朋友,创业似乎是一个不约而同的梦想。
创业的梦想,或者基于个人手作(想要成为文创品牌),或者基于网络平台(提供云端的各种应用方案),也有人拥抱社会企业的概念,希望建立一个能够解决现有社会问题的营利事业。
就在这样的时点上,最近有一本财经书上市,这书彷佛为创业的梦想家们开启了前方路途的GPS。创业这件事,不再是远方天空的云彩,转而变成每天早晨起床后,可以执行的to do list。
这一本让我惊艳的书是《师父》纪念版。这本书在2009年曾经发行过,如今因为作者在美国《企业》杂志的专栏〈江湖智慧〉届满20周年,而重出了一个纪念版本。
所谓的江湖智慧,英文称做street smart,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街头险中求生术」,这是对比于课堂上习得的、会考试会念书的school smart 来说的。
敢说自己提供的是实战智慧,这个作者当然就是创业家。布罗思基(Norm Brodsky)是所谓的连续创业家,曾经创过8家成功的企业(当然也吃了不少苦头),他和《企业》杂志的总编辑柏林罕(Bo Burlingham )合作撰写这个获奖专栏,因为文字坦率犀利,而且常以个案教学的对话呈现,因而拥有广大的读者群。
布罗思基因为这个专栏成名,也因此成为众人眼中的创业「师父」,可想而知,写信给他请益的人蜂拥而来。据他说,来函者不但包括了美国、加拿大、墨西哥、韩国、立陶宛、巴西、新加坡、南非等多个国家,行业也涵盖了软件工程师、保险业务员、艺术家、营建商、铺路工人、面包师……。简言之,在这些仰慕者的心中,布罗思基就是一部活生生的、会走路的真人创业百科。
我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心里一直OS:喔,他写出来了!这不是要付钱请教专家才会告诉你的事吗?从创业前的心理建设,到筹资、谈判、管理、企业文化面面俱到,不但完整而且常有意外的收获。
例如,他主张创业家应该至少要有三不铁律,应该要写张立贴,常常提醒自己:
1)不要有业务员心态:所有想把生意做起来的新手创业家,都会很关心收入(营业额),所以,许多决策会以这个为首要目标。但是作者提醒,只关心营业额,这叫做业务员心态,而不是真正的创业家思维。这世界上有许多企业明明有不错的营业额,但最后却死于现金短缺(周转不灵),所以,现金才是企业存活的救命氧气。
2)不要跨进全新的蓝海:「要成功就要有独特的产品,要提供别人所没有的东西」这句话对吗?作者说:不一定!那种必须花时间去教育消费者的市场,叫做蓝海,这个很多人都知道了。但是对于每一分钱都要花得谨慎的创意家来说,时间是比金钱更重要的资源,要花时间去教育市场的生意太昂贵,不值得投入。反之,如果能在一个成熟的产业中(他说:最好是百年产业)寻求创新,做得跟别人不同且更有价值,这肯定会有更多的胜算。
3)不要都不涨价:如果想要雇用好的员工,公司要有合理的薪资及福利计划,所以,你的人事费用及其他支出会逐年成长。这时候,如果不涨价,公司就会进入一个低毛利的魔咒中。所以,不涨价不是一个好的策略,但是要如何涨价却是却是需要从长计议的。到底要一次涨足,还是分次调整,这都是学问。
除此之外,他对犯错所发展出来的「犯错学」,也是创业家的必修学分。他一点也不避讳地说,创业家一定会犯错。
「每个人都会犯错,会犯一大堆的错。而且,只要继续经营事业,就会不断地犯错。」「不犯错是不可能的,顶多新错和旧错有所不同,但其痛苦则无二致。」
所以,如果有人问他,一个成功的创业家要具备甚么样的条件?他会说:韧性。要能够从失败中反弹、在逆境中起死回生,从自己的错误中获益。
不要认为凡事都有标准答案,不要怕犯错。但是,「聪明的人,会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有智能的人,从别人的错误中学习。」
这本书里提到的创业家守则不只这些,其他种种言之有物的案例让我看得津津有味。这书里的内容,验证了一个铁律:创业,绝对是一门在学校学不到的事,如同学习游泳或脚踏车,你需要的是体力、技巧、判断力、反应力和意志力,而不是去研究身体或者是脚踏车的结构。
换言之,创业真的不是一门科学,靠着SOP的步骤一一执行就能成功。创业是一种艺术,一种心智习惯,每个人得先想好自己要过甚么样的人生,重新设定自己的心态和习惯,盘点好自己拥有的资源,然后,再来决定要创甚么样的事业。
要自问的第一个问题,不是「我做哪一个行业能够成功」,而是「我想透过创业完成甚么样的人生目标」。一旦你想好了,所谓的商机,自然就会浮现在你的眼前。
而徒弟准备好了,师父自然就会出现。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