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与「他们」坐在一起

有咳嗽、感冒症状的学童务必带口罩,同时教授正确脱戴口罩的方式。以及每天早上都以稀释消毒水进行个人课桌椅及门把等大家常接触到的地方进行消毒工作,保持教室通风及课桌椅不相连是基本该做的事,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
为了让每一位师生都能安心、安全、顺利的在校园里上课,学校能做的尽量都做了。但目前还有少数学童因武汉肺炎被滞留在台湾需短暂寄读,结果就有家长直接表示,不愿与这些学生在同一个班级上课,总觉得只要跟「大陆」两个字沾上边,就觉得他们身上有潜伏期的传染病毒。还听说其他学校不时接到家长投诉电话,希望无法回大陆的学生不要进入校园,校方应完全隔离,「自成一班上课」。甚至,最好都不要收他们寄读,「去别校可以,就是不要来我孩子这间学校」。
刚从大陆返台的台湾学生,即使已经自主隔离超过14天,也有家长强烈要求「不愿意自己的小孩与他们坐在一起」,或要求更换座位,自己的小孩「坐离他们远一点,越远越好」。
家长质疑潜伏期真的只有14天吗?「谁知道他们回来身上还有没有病毒?如果有,老师,你能负责吗?你怎么负责?」句句逼问老师处理方式,即使学校已做好进入校园前,以及每节下课回到教室前的各项措施,有些家长都还是无法全然安心。开学多日,仍有家长不愿自己的小孩到学校开学,深怕校园充满病毒,自己的孩子被受感染。
被隔离的不仅是身体,信任感也一起被隔离
然而,无法回大陆读书的家长与学童却深深感激校方安置。任何人都希望回到自已的学校上课,无法返国就学,也不是他们的选择,心中充满无奈 ; 寒假期间到大陆游玩的台湾学生更是无奈,他们按照政府规定已自我隔离满14天,被隔离的是身体,14天后身体自由了,却未能被周围人接受,像是刚出狱的更生人一般被指指点点,「离那些自我隔离的人远一点」。比传染疾病可怕的或许不是病毒,而是不被接受的「信任」。
学校能做的都已努力就位,过于担忧并无法解决事情,过于保护不让孩子就学,往后孩子的学习也会让教师感到忧心。如何达成平衡需要家长与校方共同努力,希望家长能给予孩子正确观念,信任校方已做好防御倡导及消毒工作,同时了解如何能增强体抗力或减少出入公共场域,必要时戴口罩,勤洗手才是最佳防范传染疾病的不二法门。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校园里的隐形歧视,比病毒更可怕的是「信任」

过去这一个多月以来,因应新型冠状病毒传染疾病,全台从抢口罩、抢酒精、抢喷雾瓶、抢耳温枪、抢额温枪,最后甚至连卫生纸都在抢。这些东西您都抢到的吗?抢到后,您是否就比较安心了呢?开学一个星期了,您「敢」让孩子上学吗?从城市到偏乡,病毒都导致一种隐形歧视…….
武汉肺炎传染疾病在寒假期间大爆发,从教育部宣布延后两周开学的应变政策,学校行政开始忙于修改行事历,协调寒假期间活动、安亲班与才艺班的取消与通知。到后续开始抢购防疫商品,政府控管口罩及凭健保卡到药房采登记制购买等措施。
开学前几天,地方政府开始发送消毒酒精、备用口罩、耳温枪或额温枪,乡公所到校消毒,几乎动员所有人事物只为让学童能顺利开学,在进入校园前能确保每一个人都健康无虞。
耳温枪、额温枪、红外线感应,到底几度才算发烧?
准备已久,终于顺利开学,进入校园的第一关卡就是测量所有师生体温,体温高到几度以上才算发烧?「发烧」的定义为身体内部的中心体温≧ 38 ℃,介于37.5℃与38℃之间的体温可能正常也可能是低度发烧,不同的测量工具有不同的标准。
基本上,耳温枪正常温度范围35.7~37.9℃,若温度低于35℃以下可能是测量方法有误,应重新测量。额温枪与耳温枪原理一样,采用红外线测量换算出体温,大约三秒即可判读,测量时须保持额头干燥,由额温枪所测量出来的正常温度范围35.0~37.0℃,略比耳温枪低些,所以,如果额温枪超过37℃,为求安全,基本上校方都会再用耳温枪测量一次,确保学童没有发烧。
学童进入校园前确定没发烧,第二关,就是要教导学童正确的洗手步骤。「内外夹攻大力腕/丸」是每个学生朗朗上口的洗手口诀,一边背诵一边洗手,确保双手每个部位都正确清洗,尤其是每节下课到操场运动完返回教室前,更要用肥皂清洗双手,同时检查指甲是否过长,以免细菌藏留在指甲缝隙里不易清洁。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常听到农村人力老化的感慨

多年来,极力鼓舞农村青年返乡逐梦,承续务农行业、耕耘家乡田地。这一批返乡青年,正是台湾农业的新希望呀!县政府不积极辅导、鼓励青年返乡务农已不应该,怎么忍心还要如此蹧蹋他们?(全文请见:农村青年返乡梦──致台糖公司董事)
没有土地,如何耕作?已残的农地,如何再生?返乡的青年要在到那里才有可耕之地?让有梦的人失去希望,政府的话就像是骗局。
荒谬之事还不只如此。台湾的水资源分配从来重工轻农,甚至为了讨好财团,不惜动用国家资源,穿越山林,破坏水土,兴建专属渠道服务沿海工业。
最近,久旱未雨,政府采取限水措施,依照水利法第18条之规定,用水标的农业优先于工业。不过,政府日前却片面宣布一期稻作停灌休耕。政府的作为不仅有违法之虞,更是严重伤害农业这个已岌岌可危的「产业」。
在许多人眼里,从事耕作的只是少数农民,但事实上,和农作有关的上下游产业链包括了代耕、育苗、资材、仓储、运销等,影响层面相当广大,靠农吃饭的人口高达数百万人。也难怪,76年次的年轻农民刘政雨会在一场抗议政府停水休耕的记者会上说:「老农平均65岁,要鼓励青年返乡种田,又断我们的路。请政府给我一个交代与保障,年轻人默默耕耘,却被抹煞。」
这是个自我打脸,表里不一的政府,说好的青年返乡、说好的再造农村,随着政府的自我矛盾,随着政府的重工轻农,逐渐淹没在空污落尘与真实谎言之中。
浏览次数:95120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一带一路计划中

,首重船运和造港的原因有好几个。中国目前拥有近七千艘商船,美国则差不多只有三百艘。中国商船中的主力船舰是超级巴拿马型(Super-Panamax)商舰队。这些是中国出口业务最倚重的大型海上运输工具。中国所造的商港,就是特别以超级巴拿马型船只能够快速泊港和卸货的目标所建造,其速度之快,足让美国的码头卸货工人吓一跳。物流和效率专家计算过,只要能够让重达数百万吨的货船装货和卸货效率提升,就能够让船只的运货时间减半。因此增加的生产量,就能反映在提升的货船吨位上,进而也就能反映在获利的增加上。但这些商港,就如本书稍早提到的,也可以在需要时转为别种功能:提供给中国海军,做为军事作战的基地。

二○一八年八月二十一日,中国政府与萨尔瓦多政府同意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中国的外交部长兼国务委员王毅和萨尔瓦多的外交部长卡洛斯.卡斯塔涅达(Carlos Castaneda)签了一份共同声明,声明中说,萨尔瓦多同意和中华民国终止外交关系;王毅更发表声明表示萨尔瓦多将会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成员。其他跟萨尔瓦多一样也签了相同备忘录的中南美国家还有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

虽然美国一定不会加入一带一路计划,中国企业却很不友善的在步步进逼,想要控制和破坏美国的基础建设。

中国制造商也在美国的土地上撒野,他们想让原本就已经逐渐势微的美国铁道制造业一蹶不振,用便宜的有轨机动车抢攻美国市场。这个策略非常成功,也让人非常忧心。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是国营企业,该公司已经拿到波士顿、芝加哥、费城和洛杉矶等地运输主管机关的合约,他用的策略是用比对手低一半的价钱抢标。中方提供这些地方的铁道机动车,因为都要靠数字科技控制,因此让一家有着中资的企业,得到可以取得市政级安全信息的管道,这让中国中车得以控制国民和城市赖以维生的基础建设中最重要的一环。

然而,已经有些国家开始退出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对待其境内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方式,让许多原本有意的国家纷纷远离中国,因为他们国内有着大量的穆斯林人口。同时,斯里兰卡和汉邦托塔港的前车之鉴未远,这让大家看清了,如果同意中国建造基础设施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把国家的财政独立状态抵押给中国,最后等于是把国家的主权都给卖了。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这些话表面上读来没什么问题

,但如果再深入一点研究这个计划,就会发现其背后的真正动机。中国和加入一带一路计划最早的六十五个国家,占全球国内总生产毛额(GDP)总数的三成,人口数则占了六成二,拥有已知能源储备的七成五,这些数字都是世界银行的调查。这些数字不是最新、最正确的,因为后来中共又为计划找到更多的合作国加入。这些伙伴,除了希腊和意大利这两个西方世界经济最弱的国家以外,地理上都离北京当局视为最强劲敌的国家甚远:包括美国、德国、英国、法国、印度、南韩、澳洲、加拿大。

罗兰说:「如果注意看一带一路计划参与国在地图上的位置,就会发现这些国家加起来占了全世界的三分之二面积,而且清一色都是以新兴国家为主。对中国而言,这就是未来趋势,因为这边会是未来人口成长率最高的地区,因此也最有机会出现大量的中产阶级。所以中国要让这些市场充斥着中国商品,同时要获取当地的数据数据,因为这是未来科技最重要的关键。」

她又说:「这样看懂了吗?中国之所以这么着重在铁路,并不是因为他们落后。他们绝对是着眼于未来的,各国都很欢迎中国来建造基础建设和交通基础建设,却没有注意到背后中国也带来其他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不会是他们所乐见的:大数据和科技。我最担忧的就是一带一路数字虚拟的部分,对我而言,数字虚拟的链接比起这些实质的连结更具影响力。」

数据数据和技术提供最惊人、有效控制族群的独裁统治武器。数据数据可以把人们每天所说的、所读的、所看的、所买的全都清清楚楚呈现出来。你去了哪里、待了多久、跟谁碰面,全都一览无遗。数据数据可以用来做生意和营销,但也可以用来带风向、操纵民意。这最后一点就如罗兰所言,让中国得以在市场上充斥足以操纵民意的相关商品,再透过这些商品来左右消费者的看法,中国要他们买什么,他们就买什么。但数据数据不仅仅可以用来锁定特定对象、产生影响的效果而已,数据数据也同时可以用来让人噤声。透过数据分析,能够用来指认出被国家视为坏分子的对象,再透过科技来找到他们的下落。这才是一带一路项庄舞剑所在意的沛公。中国在意的不仅仅只是货品能够自由流动,拉高生活水平──虽然他的确也着眼于此,但这只是个诱饵。底下真正在做的,是除了上面那些改善外,在限制思想的流动,箝制意识型态的自由,并移除任何反对国家权威的意见。

罗兰说,从一带一路的宣传,可以看到中国是怎么巧妙沿用其外交官在国外包装其政策的方式,同样运用在一带一路计划去操纵别人价值观的转变和观点:「就像是电影《变形邪魔》(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一译《天外魔花》)一样,他们把一带一路的外交说词,放进联合国的文献中,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外表看起来不一样,骨子里却是一样的。所以现在一带一路竟然出现在联合国的决议文中,真是要命。有件事很多人都不了解,说词漂亮很重要。要是你能够把中共的说词混进联合国文件或是决议文中,就让这个计划获得了合法官方背书,这样他们就可以利用这合法地位,让自己的诡计赢来更多接受。」

近年来,中国政府将南美洲纳入其一带一路倡议的未来合作名单中。中国政府已经拿下巴拿马运河了,这是全球贸易的关键枢纽所在,当年还是美国为了缩短太平洋到大西洋之间的通路所打造的,而巴拿马运河两端的港口,现在也都归中国所有。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中国这一带一路的基本架构

,是植基于他们揉合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中国过去的帝国思想,而其核心概念即是这三个理想中共同将民族国家的国力置于一切之上的态度。也就是说,在政策形成的过程中,民族利益必定做为优先于一切的主要考虑,其他事都比不上这点重要,所有构成这个国家的小老百姓不重要、人权不重要、上帝不重要、宗教不重要。在这种国族主义之下,信奉党的教条和党的权力是唯一至关紧要的事。

罗兰指出,西方国家至少就理论上而言,是朝向均富发展的社会,她说:「一带一路的基本思想架构,和我们习惯的那套价值观是不同的。中国眼中所构思的那个世界秩序,是把自己摆放在金字塔顶端的。」至于人民和其他与其作对的国家,则都是在他之下,向其朝拜进贡。

罗兰说:「最近我看到的一篇文章就把中国这种态度解释得很清楚,文章用近乎诗意的写法描写:『我觉得诸国当如向日葵追随着太阳般,仰望跟从。』这正是中国觉得自己应有的地位,在这画面中,中国就是那颗太阳。」

但是,在二○一五年中国国务院所发布的一带一路倡议法案计划中,中国二字却几乎消失。该文件中,充满了让人安心、信任、正向的说词,呈现出一个完美的未来世界:

共同打造一带一路计划,对全球做为一个庞大社群整体都有利。一带一路计划反应了人类社会的共同理想和目标,这是找到全球全新合作模式和全球共治的一份正向计划,而且还能为世界和平与进展注入全新的正面能量。

这份文件中有一个相当讽刺的地方,那就是讲的一副好像多向往和平一样,可是私底下,一带一路倡议却是中共超限战中最颠覆性的一项。这段文件最后一段文字是这么写的:

一带一路倡议连结各国的计划,将能够让一带一路所经周边国家的开发策略获得协调和一致性,进而开发该区域的市场潜能,促进投资和消费,创造需求和就业机会,加强人民之间和文化之间的交流、并强化计划中各国族群之间的相互学习,增进彼此互相了解,互信、互相尊重,在和谐、和平与繁荣中共处。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但如果你问的人是曾在法国国防部担任二十年中国战略分析家的纳代杰

.罗兰(Nadège Rolland),他目前也是国立亚洲研究局的政治和安全事务资深研究员,那你得到的答案肯定有非常大的不同。

罗兰写过《属于中国的欧亚世纪?一带一路倡议所带来的政治与战略影响》(China’s Eurasian Century? Political and Strategic Implications of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一书,此书非常出色,他说:「一带一路是政治战的工具,不过是个门面,只是它附带了基础建设的配备而已。千万要分清楚,他宣传所说的和其真实的目的。宣传中把一带一路说成是伟大开放、兼容并蓄、双赢的策略,可以促进世界发展、经济发展、区域繁荣、各种相关进展。但事实是,整个计划都是绕着中国的个人利益在打转,一带一路说来好听,其实,不过是要服膺一个主要的目的,帮助中国打造畅行无阻的崛起之路。」

一开始,习近平在二○一三年宣布一带一路计划时,西方国家的高层并没有察觉不对。但当时罗兰就已经起疑了。她本人精通中文,所以翻阅所有她能找到的相关中文数据,开始着手进行她所谓的「双层翻译」,也就是说,她一方面翻译中国政府公开场合说的场面话,一方面则译出这些字面底下所暗藏的战略目标,并查出中国政府究竟私底下做了什么。「这件事不仅仅只要懂得另一个语言的文字,还要懂得其字里行间的意思。」

她的研究还要考虑另一个层面,那就是西方国家的反应,她说:「倒不是中国什么事都讲一套做一套,而是问题在于外界的观察者,似乎不想要好好听中国政府的意思,或者也可能是,外界根本不把中国政府的意思当一回事。这让西方国家更加难以参透中国的意图。」

有些外部国家,把中国一带一路计划宣传中的恳切言辞当成一回事,看看世界银行评论中该计划的文宣是怎么写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一项充满雄心壮志的计划,目的是要在跨越洲际的规模下,增强区域性的合作和链接。」值得嘉奖的是,世界银行这篇报导,有提醒一带一路倡议带有「许多风险,包括财务上后继无力,乃至对环境的负面效应,以及对于社会整体的影响。」但即使如此,它还是持续在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之间,投资八百亿美金提供基础建设的开发。

这全都在中国精心设计的盘算之中。他在国内尝到用西方国家的钱,来改善国内基础建设的甜头后,就想如法炮制,将这套手法用到一带一路计划参与国之间,并扩大规模,利用国际多边机构,像是联合国和世界银行等来帮他负担一带一路计划的花费。

罗兰分析中国在论及一带一路计划时所用的说词和用语。听她这样一步步拆解,就可以看出,中国在推销一带一路倡议时的说法,其实是用来帮助他达成一个目标,以重塑世界各国对于形成国家和主权基本价值的态度。她说,中国「其实是想要建构一套不同的世界价值,让国际关系照他的意思来运作」。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道德领导下的成长

一九七六年毛泽东死亡后,情势有了变化,共产党最上层的激烈权力斗争结束;一九七八年,邓小平变成主导党和国家机器的领袖。邓小平发动经济的激烈转型,为后来中国经济的长足发展奠定基础。我们会在这种改革中,看到中国跟过去彻底断绝关系吗?

虽然一九七八年后的中国经济和政治出现很多新因素,而且承认这一点很重要,但其中依旧有惊人的连续性。毛邓的转型跟唐宋和明清之间的改朝换代相似,都是放宽国家对经济的管制,刺激经济成长,让市场和民间企业有足够的活动空间。就像先前的改朝换代那样,经济转型的起因是社会在经济艰困之余的自发性爆发,加上菁英决定用比较倾向儒家精神的经济策略,取代比较偏向法家的控制。我们在一九八○年代中国工业快速成长的第一段经验中,看到前者的痕迹。温州位于上海正下方的浙江省,早在邓小平推动改革开放前的一九七七年,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就不满「温州出现惊人的反革命复辟现象」。该报接着指出:

集体化变成了私有耕作,黑市出现,集体化企业崩溃,被地下工厂和地下劳工市场取而代之。

的确如此,实质农村改革走在邓小平一九七八年的农业自由化之前,到一九八六年,温州获得「全国金融体制改革试点城市」的地位,得以不受「现行法令规章和国家政策的管制」,这时民间的工业生产已经(从一九八○年的百分之一),升高到百分之四十一。共产党对这种发展深感震惊之余,训令当地党干部强调党在经济事务上的领导权,区外的新闻报导和参访受到限制。虽说共产党无法阻止温州的发展,却也不希望这种事情传播开来,而且共产党打算予以遏阻这种事情;例如,在一九八六年至一九八七年间的「反小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运动中,当地干部曾经积极设法限制民间部门的发展。一直到一九八八年,中国共产党才承认员工人数超过七人的民间企业;在此之前,共产党一直维持所有非国家产值都是由「家户」生产的鬼话。随着共产党从控制经济所有层面撤退后,企业精神出现惊人的爆发(这种控制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大都已经崩溃,以致后来势难避免放宽若干控制)。到一九九○年,温州创设自己的加工出口区,自行兴建机场,温州的主动精神来自社会,而非来自国家。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当别人都不相信你时,你也要相信自己

电影中,马飞最终完成自己上太空的梦想,即使有机会成为当年学校高考的榜首,但他仍然毅然决然的选择自己的最爱。我想这都要归功于爸爸的引导,他让一个孩子勇敢做梦,勇于追求他儿时的渴望。爸爸对孩子也永远都怀抱信心,即便孩子的成绩是全校倒数,他相信孩子能够进步。孩子受困在大洪水中,他相信孩子可以依靠自己的能力脱困,后来马飞真的上了太空,他也相信受困太空的马飞能够依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
「求生」有时候需要打破常规,这需要「勇气」。需要尝试的勇气,需要创新的勇气。电影中的爸爸透过身教在生活中的情境让孩子理解系统性思考与应用「知识」解决问题能力的重要。这些是书本上不会教的,人生很多时候不是选择题,需要的是无中生有。孩子真正需要培养的,是解决真实问题的能力。
电影中还有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片段,是教委与学校教职员在争论马飞作文的评分。整篇作文的表现充满创意与对感受的深刻描述,但依照「传统」的评分机制,马飞的作文可能会得到零分。马飞的爸爸引导孩子写作的方式,是让孩子躺在草地上感受环境的刺激,在大考前带孩子逃离校园,让孩子有机会真正的活着。马飞因爸爸创造的环境而改变,开启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感知。
孩子不应该背负着父母的期待活着,不应该只渴望得到爸妈的认同。虽然孩子成长需要依靠父母养育,但孩子仍然是独立的个体,爸爸妈妈需要有智慧的放手,让孩子有机会走自己的路。 电影中,马飞的妈妈对孩子说:考不上清华北大,就在楼下卖煎饼。马飞的爸爸对孩子说:清华北大只是过程不是目的。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同意不是考上名校人生就会一帆风顺,重要的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谁,人生的梦想是什么。
回到电影一开始的「东沛大桥」,是个重要且有巧思的安排。每个人心理都有一座桥,是与自我的连结,也是与外界的联系。联外交通有可能暂时封闭,但不能阻断与自己的连结,这样的连结代表着自信、自我效能甚至自尊。珍视自己心理的这座桥,别让他被冲垮。当别人都不相信你时,你也要相信你自己,就像马飞爸爸的座右铭:努力坚持、绝不放弃!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银河补习班:一对「非典型父子」透露的教育哲思

中国大陆最近上映的电影《银河补习班》,可说是对现代应试教育的反思,刺激大家思考教育的可能性。
教养是双向流动的历程,不只是上对下的。电影唤起我们觉察自我对于教养孩子的一言一行,我们想要培养出什么样的孩子?我们可以用什么样的方法?银河补习班没有给我们标准答案,他提供我们一种可能的教养方式与亲子关系。在面对大环境的压力下,有多少父母亲能坚定自己的教育理念而不随波逐流?
传统的学习方式,就是有效的方式?
不管是怎么样的大人,都选择用自己觉得好的方式在爱孩子。电影中的妈妈、爸爸、妈妈再婚的爸爸、校长、老师,这些大人都用自己觉得为孩子好的方式在爱孩子。但什么样的爱是孩子需要的?影片中传递出的核心价值是陪伴、信任与尊重,这些都需要落实在日常生活中。
电影中有一幕,爸爸因为心情不好,当孩子在身边不断吵闹着要去看航空展时,爸爸失控的对孩子咆哮。冷静下来后,爸爸跟孩子道歉,他跟孩子说:对不起,我也在学习当一个爸爸。爸爸妈妈也是常人,也有可能犯错。练习跟孩子道歉,同时修正自己的行为,这是多么重要的身教。
整部电影中,马飞的爸爸用了许多「非传统」的教育方式对待孩子。在孩子学习状态最低落的时候,他反而鼓励孩子抛弃参考书,以及许多「非必要」的学习,让孩子回归最基础的课本。这个作法颠覆传统大家「多学」、「多练」、「准备考试就是要多写题目」的想法。大家可能会认为这是电影过度理想化或神话式的呈现,也有观众提出对于这种剧情安排的批判,但我认为电影想强调的是:学习本质与个人动机,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不可否认的,马飞最后可以成为全校第一,需要具备一定的智力基础,但在马飞重建学习的第一个阶段,我对爸爸的作法是百分之百同意的:先建立孩子学习的兴趣与自信,这比灌输或填鸭许多知识内容来得重要。
无论如何,孩子眼中的光芒,才是启发孩子的内在动力。在电影中,即使生活不那么宽裕,爸爸仍然努力赚钱,买了孩子当时最想要的礼物──一台计算机。老师家访时抱怨,其他同学放学后花多少时间在学习,马飞爸爸却让孩子玩计算机。爸爸则明确地传递自己对于教育的想法:孩子的大脑需要休息,过多学习只会让孩子丧失学习的兴趣与动力。我们有关心过孩子对于学习的看法与感受吗?一旦孩子厌倦了学习,就会带来更多逃避。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