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营销谈面试:把自己「卖出去」的3种销售角度

一定要在面试前研读过公司的一些信息,这样在过程中时不时提及,会引起面试官很大的兴趣及肯定。
毕业潮来临,有许多新鲜的「肝人」开始准备面试进入职场,故让我们浅谈一下「面试」。
所大爷不想单单以一个小主管分享「面试经」(因为我不是HR,谈不上面试指南),想以一个比较实际面的「销售角度」跟大家谈谈,身为一个营销人员如何把自己卖掉?
1.面试就像是买卖,这次没机会成交还有下一次,请放宽心
说「买卖」其实是在建立信心,公司在挑你,别忘了你也在了解公司。
藉由面试谈判的过程中,请也审视、评估你是否适合这份工作。每位面试官都会给你提问的机会,试着多去问「工作的细节」、「公司组织的架构」…等开放性问题,不仅可以更深入了解公司外,其实对谈间所留下的印象也会加分。
另外就是「放宽心」。既然是一场买卖,交易没有成功,还有下一次。记取经验并检讨自己在面试过程或是资料准备上有哪些不足,提醒这次的失败只是因为现在的自己还不是最适合这样的环境。
2.了解买家(公司)是最基本的
就像卫生棉不会卖给男生、烟酒不会推销给小孩。想要公司与你「合作」,就必须要至少知道「他是谁」。
一定要在面试前研读过公司的一些信息,这样在过程中时不时提及,会引起面试官很大的兴趣及肯定。
公司官网跟FB(若有一定要看),再者也可以搜寻公司的相关新闻或是深入看公司以往作品案例。
若你发现这间公司很难有资料让你详阅,这也有可能代表这间公司并未妥善经营自己的品牌,你也可以藉此评估是否要与其合作。
所以,是不是该多花点时间试着「摸透」你的买家呢?
3.我为什么要买你,你有多想要取得这次合作机会?
多想要争取,就会有多用心。上述「了解公司」即是用心面试的其一方式,再分享以下重点给大家:
a.履历有错字:请履历写完至少给朋友、老师看过,若这份代表你个人的文件都能有错,公司怎敢交办任务给你呢?
b.面试迟到:这点是大忌,如果连这么重要的一个面试都能迟到,那么公司任务重视与否着实令人疑惑。
c.「我愿意学」试着换句话说:很多小朋友常会说:「我愿意学」,当然公司也愿意教,只是,这就是我会用「买卖交易」分享原因。
在职场,公司需要的还是有产值的人,能为他赚钱的人。若将「我会学」这句话换句话说:「我是个学习能力强的人,也会积极学习,尽快进入状况。」
你就能把「学习能力强」变成你的优势;「积极学习」变成你的态度;「尽快进入状况」变成你对未来产值的允诺。
d.外部机会包装内部优势,不要一稿多投:因应机会而调整包装优势(你的履历表),例如:你是念餐饮科的,你应征的工作是外场人员,就要将做过服务实习或是在学期间外场的课程经验,在履历和面试中High Light。篇幅占比一定要超过在内场实作的描述,对应需求强调你的适任。
面试这门学问,不同产业、不同时势可能遇到不一样的面试课题,真的无法一次一篇均提及。不过,所大爷相信,只要「用心就能感动人」,凡事尽力,结果就放宽心吧!
不管你是新鲜人还是转职中的千里马,祝福你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伯乐。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当遇到躲事、邀功的主管们,要怎么办?──那些「向上管理」的历练

可以试着在各项目有一个重大进度或是改变时,汇整寄给主管,藉由信息来回取得共识,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职场中常有千种面貌的主管,你可能碰过动口不动手的旁观者、情绪难以捉摸的牛魔王,也有笑着说:「你好棒!」背后捅了你八百刀的笑面虎。
而在面对职场中的各貌主管,最常听到的建议即是「向上管理」。与其说是管理学,倒不如说是种「人性」的历练啊!
而所谓「向上管理」的历练,又该如何对应在职场的实际状况上呢?
回报进度,让主管在状况内
你有没有碰过一种感觉,当只要一出事,回头看主管,他的眼神就会恍惚或者是摆出「你怎么会这么做?」的那种「置身事外」的一号表情呢?
避免这样状况,首先要养成自己「回报进度」的习惯,回报进度是让问题状况形成「共同承担」,同时也让主管感受到尊重。
可以试着在各项目有一个重大进度或是改变时,汇整寄给主管,藉由信息来回取得共识,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不过,回报进度上有些细节需要注意,举例来说:
使用信件来往的「副本」功能,是营造了一种「我都告诉过你们了喔」的感觉,但如果每个下属都这么做,大主管的信件每天都会爆炸的。
之前就听朋友分享,他的老板冲出办公室大吼:「不要再把信件CC给我,我的信箱满了!」
所以,在副本给上层时,需要评估这封信件的重要性,假如提及到公司重大利益,你可能就需要CC给大主管;另一种状况是,若小主管在信件中下达了一个令你存疑的指令,回复确认时便建议再往上副本,确保这是大家都有的共识。当然,你也需要小心行事,别让小主管觉得自己的判断不被下属信任。
在主管邀功前,就先巧妙地让他被看见
主管躲事常见,至于「邀功」,也是满多人会遇到的状况。人性使然,想要被注视自然是在所难免的。
在主管邀功的当下,我们若直接臭脸或大翻白眼,势必会引起众人的尴尬与反感。有一个小撇步跟大家分享:
在会议或公开场合上,先将主管在项目功劳中的角色拉出,我们可以这么说:「因为L主管的提醒,我们才特别去找这家伙伴合作的。」
这样的安排,会让全场的人觉得你相当懂事大气,也较不容易让主管在「邀功」这件事情上有机会添油加醋,对你也会客气以对。
诚如上述所言,向上管理就是一场人性的历练与互动,不尽然是仅有邀功、躲事的情况,与不同个性的主管相处,就该学习不同的应对模式。
职场如战场,学习做好自己的事,更要懂得做好「人」。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面试新伙伴时,你是否也陷入了「投射效应」?

反思在寻找伙伴的我们,有时候是不是也会不知不觉将我们自己的条件,设定在面试中,找了与自己类似的人了。
最近又到了求职旺季,除了新鲜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外,不少产业公司也期待能够找到合适的肝(误)伙伴加入团队。
在寻觅人才的途中,不管是HR或是各单位主管,又登记了怎样的「必要条件」筛选应征者呢?
而那些所谓的「必要条件」是否仅是大家的投射,将自己的特点归因到其他人,认为自己具有某种特性,他人也一定会有与自己相同的特性?
在与多位伙伴合作后,所大爷发现,这样的投射往往是自己寻找合作伙伴的迷思,不多讨论什么是「必要条件」,是一起与大家协理判断,在寻人的过程中也许我们不知不觉将「自己」投射在想要找的伙伴身上。
分享一个颇糗的小故事,所大爷之前曾做一个活动,需要找一批年轻有活力的男Model与女性消费者互动。往年都会请女同事进来协助casting,确保TA的喜好。只是刚好有一届,女同事都无暇进来casting,于是那次主要由我把关挑选。
当天活动算是顺利进行,Model表现也是得宜。只是在整理活动纪录时,大伙讨论发现普遍这届的Model 偏矮,经过几分检讨和自我分析、同事嬉闹后得证──因为负责主要Casting的所大爷并不高,故对于过高的男性没有加分还有点小扣分,以致选的Model都偏矮。
反思在寻找伙伴的我们,有时候是不是也会不知不觉将我们自己的条件,设定在面试中,找了与自己类似的人了。
为团队寻找适合的能量,首先「看人看优点」
与自己相似的人合作并非不好,只是每个职务有它应具备的个人特质,像是领导力、观察力…等。我们需要先思考,怎样的能量进来团队才是有帮助的。
举例来说:若团队上已经有一位想法比较开放的同仁,或许就需要一位较为拘谨的人将其拉回取得共识。常言道:「相似的人适合一起欢闹,互补的人适合一起到老」没有对错,只是互补通常能为团队寻得平衡。
所以,再谈回投射效应,当我们在寻找伙伴时,必须提醒自已勿单单被那些与自己相似的特点所吸引,也不要因为对方所拥有与自己不同的特点而设限。应以「团队成长」为目的,看人「先」从看优点出发。
架构团队、寻找伙伴是一门高深的学问,所大爷也还在摸索体悟当中,会时刻提醒自己不先入为主的设限,也许不仅是给对方机会,更是给自己与团队另一种合作的可能。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孝口常开」联络簿增加亲子互动

而在高师大附中的国中部,学生的家庭联络簿则变得很不一样,因为它的名字叫「孝口常开」联络簿,除了做为常态的联络窗体外,同时还兼具「孝道教育多元补充教材」功能,里头有从《亲子天下》、《国语日报》等媒体精心挑选的文章,也有学生投稿、孝道征文比赛的入选作品,有些文章则搭配二维码,可让亲子上网阅读在线影片,并设计互动讨论和小活动,增加学生与家人的良性互动。
任职国中部的教师张雅雯,是校内孝道资源中心召集人,她认为,爱是亲子关系的润滑剂,孝顺不是教来的,而是从生活中去感受和落实,现代价值观念改变,亲人关系变得复杂且扩大,可能是隔代教养,也可能是家族亲戚带大,如果要让国中小孩子学习到爱,关键就在增加亲子间的互动机会。
「家庭联络簿就是很好的媒介,可以做为孩子架起与父母之间沟通、互动的桥梁。」张雅雯指出,除了节录文章还搭配二维码,引导亲子共读,教师也可结合课文或祖父母节等活动,透过家庭联络簿设计简单的学习任务,例如「到阿嬷家跟阿嬷一起唱首歌」这项学习任务,能帮亲子开启共同话题,增加交流机会,藉由「从心出发,落实行动,表达关怀」三个步骤,让学生逐步感受孝顺的真谛。
谈到编撰「孝口常开家庭联络簿」,张雅雯表示,由于现代家庭组成多元,所以刻意把孝亲的范围拉大,包括祖父母或非血亲扶养者等对象,希望透过联络簿不同面向文章和活动,照顾到不同需求的学生。」曾遇过学生不了解祖母为何失智和行为异常,因此从「失智」相关文章和影片切入,引导学生了解并学习面对这个疾病;另外也有孩子不懂感恩,不能体会父母在职场上面对的困难,她特别设计活动,让孩子透过实地体验家人工作,同理家人的心情和感受。
张雅雯强调,孝道教育结合家庭联络簿,重点放在引导,让学生说出想法,厘清个人感受,不占用太多学生时间,仅希望藉联络簿开个起头,让学生回家找到理由,可以更为主动与亲人接触,从生活上的点点滴滴,找到更好的相处之道。
从事教职二十三年的张雅雯说,自己在充满爱的家庭中长大,一直在学校担任班导师,面对各式各样的特殊家庭,内心一直很想帮助这些家庭功能不健全的孩子,而她发现,孝与爱是很好的亲子关系的润滑剂,在父母吵架剑拔弩张时,往往可能因为孩子的一句话而烟消云散。
「孩子的力量,比你想象更大。」张雅雯指出,孩子是改变家庭亲子关系和氛围的重要关键,「孝口常开家庭联络簿」想做的事情,就是让小朋友和家长吃饭时不再各滑各的手机,透过共读文章、一起看影片和完成一件事情,像是拍张老照片、学习认识年菜,一起唱歌等,帮助孩子创造更多互动机会。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高师大附中孝道课程 提醒你「YOU好」的100种方式

「你上次跟父母聊天是什么时候?」高雄师范大学附属实验高中打破传统一言堂的教条形式,以教育部国民及学前教育署编撰的「you好(类似闽南语孝顺发音)的100种方式」辅助教材,以及「孝口常开」联络簿,引导学生思考「孝顺」为何物?并鼓励孩子「爱要实时,爱要勇敢说出口」。
亲情暖心短片更能挑动共鸣
参与孝道辅助教材编撰的高中部国文教师许静宜指出,「you好的100种方式」采用微课程和主题式概念设计,搜集蕴含孝道思想的文章,并参考教学现场需求,师生可透过共同阅读、影片、音乐和小活动等不同形式,激发学生省思日常生活与家人互动,如何有效沟通与情感表达,达到互相传爱与关怀的家庭氛围。
课堂上,许静宜以教材中主题式文章《家长接送》切入,从阅读文章开始,再分析主角从被载到载人的角色与心态转换,许静宜不断引导孩子去思考文中的核心主轴,将「孝」、「亲情」、「感触」等概念融入到讨论议题中,也请学生反思平日与家长或亲人的互动情况,让原本不常在课堂提起的话题,勾起学生的兴趣,分享过去来不及说爱或因为被爱而感动的小故事。
许静宜认为,用口头说教方式来教高中生关于「孝顺」的意义,已经很难被孩子接受,不如改用更多元形式来引导。自己本身是教国文的,觉得文章是「感动人心的力量」,但影片对新世代来说更具渲染力,课堂上播放经过挑选有,剧情具有传递亲情交流的暖心短片,反而更能挑动孩子内心共鸣。
当天,有位男同学看完有关「全国电子」以回忆式手法描述爷孙情的网络广告短片后,在分组讨论时突然红了眼睛,然后伏案哭泣。他说,看到影片后,想起住在美浓的阿公,因为从小由阿公带大,现在很少回去,影片勾起内心思念,情绪控制不住而流下眼泪。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许静宜利用文章引导孩子去省思自己是否也如同文中的作者一样,以行动改善亲子关系。她玩起直播,邀请学生自告奋勇现场与家长联机,在课堂公开向父母说声谢谢,并明确指出感谢的原因,一开始学生态度显得害羞,你推我、我推你,就是没人敢上台。
终于,一位男学生举手上台,铃声响半天没人接,后来接通了,原来妈妈正在骑车,一开口就问「吃过饭没?」听到孩子表达感谢,妈妈语气中满是开心:「你是我的宝贝,对你好是应该的。」融洽的亲子互动让班上不少同学羡慕,这场没有包装的亲子互动,更换来热烈掌声与肯定。
许静宜指出,现在时代不同,谈起人生道理,孩子往往会觉得老生常谈,甚至翻起白眼。九年前,因为接触到台北市中山女高国文教师张辉诚提倡的「学思达」观念,掀起翻转教学现场风潮,她开始尝试鼓励学生表达看法,发现课堂上的氛围与老师唱独角戏完全不同,经过不累课堂尝试与经验累积,从生疏逐渐上手,掌握引导技巧,更看到学生学习行为的大幅改变。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结婚生子」,不该是女性唯一「圆满的结局」

不得不说,这样的现象跟硅谷对创业的支持氛围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旧金山天龙国,举凡大家耳熟能详的 Uber、AirBnB、更别提脸书或谷歌,都是在湾区创业成功。不论最佳创业地点或是对中小企业最友善的城市里,旧金山湾区通通榜上有名(注一、二),湾区的「天龙人」,也热衷于支持本地产业。与其去购买名牌衣服和包包,他们宁可去逛本地的小店,购买手工制作,最好还是独一无二的饰品或衣服。
对于这些妈妈来说,结婚生子后的下半场,最吸引他们的不全然是高薪的工作、称头的职衔。反倒是弹性的工作性质,让她们能够坦然地把家人摆第一才是主要目标──创业,便成为十分吸引人的选项。而 Businss Insider 杂志也专访其中13 位产后创业的妈妈们,领域包括生技、美容、教育、投资等等。
其中一位妈妈创业者 Park 在受访时表示,她本来以为在结婚生子后会对工作减少热情,但生孩子之后反倒让她创意性的灵感大发,无处发泄,于是走到创业路上。其他几位妈妈也分别表示,在当妈妈之后,生活上学会了快、狠、准的节奏,为了保障和家庭及小孩的时间,反倒让她们工作上更加有效率。而这些妈妈们所创立的企业,也比其他大公司更鼓励员工在家里工作,重视 Work Life Balance,更鼓励员工不要在家人的重要节日中缺席。
许多台湾女孩在长大的过程中被教导着,找个如意郎君结婚生小孩,最好还是嫁个有钱人当个少奶奶,把小孩安安稳稳的拉拔大,才算是一个圆满顺遂的人生。但在硅谷妈妈的身上,我看到,结婚生子对她们来说,不是人生的终点,而是人生的中场休息,让她们有机会投入下半场的转折点。她们追求的是不断的自我挑战,不断的发掘无限可能,而不因有了孩子就放弃挑战人生。她们看似闲不下来,永远被时间追着跑,一天 24 小时被当 48 小时来使用,甚至可能只能利用孩子睡着以后的时间忙自己的创业,到现在都还没睡超过五个小时,
可如此认真努力的妈妈们,在我看来,却是比谁都来的迷人。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成熟创业家的心态:我能怎么帮你

相较之下,施凯钧观察,台湾创业团队在给予彼此建议时,通常较像是「温良恭俭让」的交流,不是认为自己并非该领域的专业,就是不愿直言批评「得罪人」,因此相对也较不会公开说出内心真实的反馈。至于从事类似业务的新创团队,甚至会彼此堤防,保留自己的想法,怕说了点子就被别人抄袭。
「但是时间是宝贵的,」施凯钧反观在硅谷的创业团队,多数创业者拥抱的心态是:「我能怎么帮你?可以帮上那些忙?」他们都是很认真地将自己的想法抛出来,让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问题。
「因为这里的人大概都知道,idea 人人有,能够将 idea 执行出来、并通过市场检验,才是真正的成败关键。」
此外,关于「分享」,施凯钧认为,除了大胆、大方交流,相互给予真实建议外,分享失败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创业本来就不见得会成功,但是若把走过的冤枉路分享出来,价值甚至比分享成功经验还高,」擅长举例的施凯钧接着说明,假设台湾每年有一百个电商要走出海外,但五年过后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十家。
那么,这「失败的 490 家」的经验,其实很可能更代表多数创业者,在经营过程中都会面临到的难题。如果能创造「愿意分享失败经验的环境」,创业者并不以此为羞耻或灰心丧志,「那么这样的经验,不只能成为剩下来 10 家公司最好的养分,更能避免许多后进走上冤枉路,」施凯钧说。
台湾还是有机会,「但必须更重视人才」
亲身见证了全球最顶尖的新创环境,回到故乡之后,创业两年多,如今事业顺利进入下一个阶段的施凯钧,并没有因此「看衰」台湾。
以自己从事的消费型化工产业为例,施凯钧认为,台湾在生产制造上其实仍拥有很大优势,台湾许多工厂长年以来,与世界知名大厂如莱雅(L’Oréal)、P&G 宝侨与花王等合作,不只拥有国际水平的生产技术,更多半具有国际的质量管理认证,如药品优良制造确效作业基准(cGMP)等,选择与通过 cGMP 的工厂合作,制成的产品就能销往欧洲。
此外,台湾在工业技术不断升级的情况,也有不少能够配合调整产线与产能的制造商,符合现今消费「少量、多样化」的需求。
另一个优势则是创业聚落(Community)慢慢成形:像是 AppWorks、台大车库以及 ALPHA Camp 等孵化器或加速器都慢慢将人才串联,媒合不同届的创业团队,将人才聚集、彼此交流。
但不少创业家、企业家都赞赏的「台湾人才 CP 值很高」这项优势,施凯钧却很不以为然:「我觉得这是一种奇怪的现象,台湾的薪资普遍偏低是应该被改变的,但如今不论国内企业或外商新创,却常因为这一点而来到台湾,」施凯钧认为,台湾的新创企业有责任带头作出改变,不应该专注于让 C 值(Cost)固定或下降,而是应该让 P 值(Performance)扩大服务的基数,并将商品推向国际,创造更大的价值。
重视人才的精神,从施凯钧对待实习生的方式便可得知,「我不认为实习生的付出是廉价的,」施凯钧非常坦白地说,「诚然每一家开公司的老板,某种程度上都在为所属的员工(或实习生)付学费;可是伙伴是拿他的青春在换,我觉得每个人的付出都应该要有合理的报酬。」
他点破现今不少知名企业提供无薪实习以及台湾低薪环境的不合理,更从自己做起,给予实习员工和资浅同事高于行情的薪资,「你怎么好意思让跟着你的人饿肚子?」施凯钧理所当然地说。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不要还没尝试就先吓退自己」

创业者应有的心态,也是施凯钧此行的重要收获之一。
「很多人觉得自己的英文不够好,所以不敢走出去,」施凯钧说,自己也曾经是那其中之一。毕业于元智大学化材系的他表示,自己的英文能力其实并不突出、甚至谈不上流利,但他在 500 Startups 的活动中,仍然勇于上台面对近 200 位 VC(Venture Capital,创投)、天使投资人简报。
「没办法,创办人就是 team(团队)的天花板,你要不断提升自己,才能替团队和公司创造机会,不要还没尝试就先吓退自己。」施凯钧透过不断地练习,运用自己独特的幽默与风趣的肢体语言,在 500 startups 的 Demo Day 上表现亮眼,成功吸引台下投资人的注意,目前并已完成和一位天使投资人的合约,也帮助 Unicorn 的估值破亿元台币。
除了台面上看得到的成绩,更多的是他台面下的耕耘。
「不论是面对 500 startups 的 mentor、或者是 VC,只要有空档,我就会拿着产品上前 pitch,」施凯钧的哲学是不放弃任何机会,即使在没有被安排与创投一对一面谈的时段,「我还是会拼命找不同团队与创投面谈的间隙、或要换场的时候,挤进去讲个三分钟换个名片,」施凯钧积极地推开和创投面谈的每一扇门。
至于「一鸣惊人、惊艳全场」的 pitch 是怎么来的?
「其实不瞒您说,我大概修了十来个版本,」施凯钧笑说,他先把每一个 pitch 的版本都练到熟练,然后请同届的创业团队给予意见,接着再修改,再练习,如此不断循环。
「500 startups 会让其他的 CEO,以他们的角度来介绍你的公司,」施凯钧认为,这种方式是非常可贵的训练:「每个人都会有盲点,例如某个创业者会认为自己公司的某些特点很重要,但从其他领域创业家、或创投的角度来看未必如此;同时创业家也能藉由为别的团队 pitch,更了解对方在做的事情。」
所以当其他 CEO 示范的时候,施凯钧的 Unicorn 团队会将他们的 pitch 录像做成影片,进一步学习与反复调整。
「硅谷只是一个地方,真正重要的是人,」施凯钧不禁有感而发地说,硅谷之所以是全球创新的大本营,不只是这个地点如今有着无数知名科技公司、创投资金,更在于它聚集了一群乐于分享、相信自己能和别人合作,共同让世界变得更好的人才,形成了正向且能量充沛的创业氛围。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Unicorn 执行长施凯钧:「温良恭俭让」的环境不会让台湾进步

离约访时间前一分钟,我的目光仍在搜寻进驻创业加速器 AppWorks 的 Unicorn 团队办公室,就见到创办人身穿印有鲜黄 U 字样的黑 T、牛仔裤,从容地朝《换日线》采访团队走来,亲切地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 Johnny,」眼前这位透着邻家男孩气息的青年,是位勇于碰触社会议题、放眼国际市场,在创业第一年就带领 Unicorn 打下破千万营业额的创业者──他名叫施凯钧(Johnny),独角兽 Unicorn 的共同创办人兼执行长。
Unicorn 是近年在台湾颇具知名度的男性保养品品牌,它除了一般面部保养品之外,还推出全球首创且于男性同志圈热销的「臀膜」一战成名,体现了施凯钧希望打造的品牌精神──「勇敢不同」。
在受访时,施凯钧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让我跟你分享一个故事,」他擅长用浅白的方式讲述复杂的商业概念,展现健谈的性格及乐于分享的气度。
2016 年十月底施凯钧带着 Unicorn 通过美国种子基金暨创业加速器 500 Startups 的面试,从全球两千多个创业团队中脱颖而出,在第十九届(Batch19)44 个队伍里占有一席之地。如今的他,看来更加沉着自信。
格局,要从创业第一天就设定好
2017 年三月初,施凯钧从美国硅谷结束募资计划后返台,分享他在当地一个多月的观察:「创业者该有的格局、心态和眼光,是我此行最大的收获。」
「例如,在台湾创业的不少团队常会觉得,要先把 Local(台湾)市场做起来,再走向 global(全球),但目前国际的创业趋势,未必只能用这个角度去思考,」施凯钧指出,现在的新创企业普遍透过电子商务作为通路,其实大可以不自限于单一市场。
「不是说 local 市场(台湾)不重要,而是说即使在台湾创业,如今同样一个商品或服务,我们(创业者)有没有将模式复制到海外的眼光和格局,」施凯钧说。
在参加 500 Startups 之前,他曾经也认为,企业要先做到一定的规模、甚至「台湾第一」,才开始进军海外市场。但如今是电子商务的时代,全球许多市场的跨境物流、金流服务也都远比过去方便,甚至只要花一些营销费用,就能迅速测试海外市场的反应,「假设你的商品在台湾不卖,但是在越南、印度尼西亚、缅甸反应极佳,难道你觉得不应该考虑去试试吗?」
施凯钧认为,台湾是一个很好测试 model 的环境,但如今的台湾创业家,更要有带着自创品牌走进世界的胆识。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

硅谷妈妈们的人生下半场──谁说当少奶奶相夫教子,就是唯一「圆满的结局」?

美国西岸湾区的旧金山、硅谷,被我称之为「天龙国」──这里的人才济济、卧虎藏龙,另一方面大家疯创业、爱有机、对绿化有着莫名奇妙的执着。而硅谷的妈妈们,更是我见过最有见地,有着奇妙坚持的一群。
身在「天龙国」,她们不是一般人刻板印象中唯唯诺诺的家庭主妇,大都受过高等教育,还很有可能曾经是某公司的高级主管,有著名校硕士、博士的头衔。平时会关注时事(当初在川普就职,旧金山女人齐上街头时一大部分就是她们的身影),话题不会永远只有老公与小孩。
说到小孩,大部分产妇在被推进医院之后,通常都是听命于医生或护士,但天龙国妈妈不是,她们会事先拟定一个极为完善仔细的「生小孩计划」(birth plan),在到达医院之后,护士问的不会是你开几指?阵痛几分钟?而是会叫你先把你的生小孩计划拿出来,好让医护人员照着你要的 SOP 走。
小孩生出来当然是单纯喂母奶、吃有机食物、包布尿布(因为纸尿布实在是太不环保),然后孩子稍长,一有机会就去抢好校区的幼儿园名额。曾经有一个妈妈告诉我,为了进私立双语幼儿园,她得替她三岁的女儿填写冗长的申请表,就像她当年申请研究所一样(上面会写,你认为你女儿优缺点是甚么?能够为这所幼儿园带来甚么样的资产?),之后父母还得接受面试,确认她女儿能坐在椅子上吃完饼干,并且不会揍身边小孩。等到千辛万苦结束,在历经百里选一的过程后终于进入幼儿园,在进去之后,该位天龙国妈妈说,
「你知道吗?那种开心到飞上天的感觉,明明只是进了小班,我却觉得像是我女儿进了柏克莱!!!」
叱咤职场的硅谷妈妈,不甘只能「相夫教子」
硅谷有着庞大的外来迁入人口,大部分的夫妻都鲜少有家人能够帮忙带小孩,美国托婴又不是普通的贵。在湾区的托婴价格,一个月的平均为 $1900 – $3300 美金不等(约台币 6-10 万元)。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不少的天龙国妈妈都在陪伴孩子和职场冲刺的权衡之下,毅然决然地辞去工作带小孩。
虽说看似个老梗的故事,但如果你认为她们这些「家庭主妇」,就只是在家当黄脸婆,专心相夫教子、不问世事的话,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毕竟对于这些曾经在职场上叱咤风云的硅谷妈妈们来说,叫她们往后的日子就全程与尿布、奶瓶、接送小孩为伍,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即便原本的工作回不去,但如何在兼顾家庭第一的准则之下,重新回到职场,或是重新创立新的职场,成为这些硅谷妈妈们的一大课题。
Y 就是天龙国妈妈的其中一位,也是我见过最不像医师娘的……医师娘。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她素颜,穿着牛仔裤、棉质宽松又完全不显身材的外衣,带着一个大背包,一边喂母奶一边和我聊天(然后一边叫她的大儿子不要乱跑。)和那些精致妆容,全身名牌,连头发都"Sedo"过的医师娘相比,Y看起来真的比较像个路人。
Y 是位日裔美国人,拿了硕士之后进入教育软件公司当 IT 部门的经理。在和医师老公结婚之后,扑通扑通的生了长相近乎完美的混血宝宝。小儿科医师诊所、妇科诊所、托儿所、学校成为她最常光顾的地方。
但就在这样看似一成不变的生活当中,让她萌生了创业灵感。Y 告诉我,她即将推出托婴版本的 AirBnb:让临时需要托婴一两小时的妈妈们,藉由他们的网站与有执照的托儿所联结,用相对较低的价钱,完成托婴的媒合工作。
在她的创业团队里面,其中一位也是「天龙国」的全职妈妈,之前曾是 IBM 的金融分析师,两人因为在同一托儿所而认识结缘,就这样和那所托儿所的老师结盟成为合作团队。
E 太太便是另外一个例子。E 太太的先生是工程师,有着固定薪水,和两个可爱到不行的小孩。E太太自己本身拿个教育硕士,原本安安稳稳的当老师,但因为连生两胎而被迫离开职场,在尿布和拍嗝中间,无意间摸索出自己喜欢刺绣棉被 Quilting。就这样,利用小孩睡着的时间缝缝补补,做出一床又一床的棉被和枕头套,也为此做出了兴趣。最近即将把她的作品搬上网络贩卖,成立小小的网络店铺。

发表在 未分类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