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黑暗面?(二)从强暴来看女性弱势的成因

我和我的印度制作人就这部纪录片讨论了许多次,详述犯案过程以及以这么多的内容阐述扭曲而错误的心态,是我们所不能认同的。
「你期待什么呢?你难道期待穆凯什在镜头前面说,他真的对这件事情后悔至极?你期待他对女性的尊重和理解?很多人说他们对于穆凯什的论述非常惊讶,你问我惊讶吗?我一点也不惊讶。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舞台去阐述这样的心态,是为了什么?这部纪录片究竟带来了什么样的益处(Benefit)?这是陈述这个故事的必要方式吗?」我的制作人问。
而我们的答案都是不必要,这部纪录片本来有其他更多的选择。
在各地都有民众游行示威,要求印度当局正视新德里巴士强暴案背后的严重社会问题。照片提供/印度尤
克里希南(Kavita Krishnan)是这部纪录片中的其中一位受访者,也是我从2012年新德里强暴案爆发之后,就一直熟识至今的女权运动家,我在这部纪录片引发争议后就立刻联系了她。
她告诉我,当她第一次接受乌德温访问时就觉得不对劲,因为她的第一个问题是:「请问你有参加这次的女权运动吗?」克里希南可以说是全印度最知名的女权运动家,而这个总共花了两年的时间,完成这部深究新德里巴士强暴案与印度女权运动的纪录片导演,却似乎毫不知情。
「对我来说,这部片简直就是反女性。」克里希南这样跟我说,她特别对片名有意见,因为被赋予特定身分地位一直是印度女性,甚至是全世界女性失去自由的主因,「因为妳要当一个好女儿、好太太或好母亲,所以妳需要被保护,这一直以来都是用来剥夺女性自由的借口。」
而这在纪录片中,辩护律师夏玛(M L Sharma)和辛格(AP P Singh)的访谈中,也可以看到这些端倪,把女人比喻成花需要被保护,而女孩们是「我们的女孩」(Our Girls),甚至在必要时与另一名男生单独出去,就得要在父亲或叔叔的陪同之下。
虽然乌德温事后称,并没有人告诉她「印度的女儿」这个名字不恰当。但以两年时间去深入了解这个议题,而这项宗旨也是女权运动中的重点之一,我想乌德温事后的解释中,所谓「没有人告诉我」这个理由并不充分。
克里希南说,在访谈过后,趁着记忆还非常深刻的时候,她也写了一封邮件给乌德温,告诉她在印度这波女权运动中,重要的宗旨以及价值,以及访谈内容中的重点提要,但乌德温完全没有采用。然而这恰是探讨印度女权、了解整体社会背后形成强暴问题的核心所在。
印度各地的示威游行。照片提供/印度尤
当然,穆凯什的访谈非常珍贵,要采访狱中重犯并非容易之事,但乌德温和其团队,在最终版本里所呈现那些不必要的犯案细节,对我来说只是为求煽情、刺激以及个人成名之欲,非常不恰当。
新德里市中心的杰特曼特(Jantar Mantar)是抗议的中心,在这条街上有着来来往往的抗议人潮,但悼念着新德里巴士强暴案受害女大生的那块纪念方土,八百多天以来一直在那棵大树下,安静的在烛火与鲜花之中等待正义彰显。
「12月16号革命」(December 16 Kranti)是一直维护这块悼念地的组织,纳夫尼特(Navneet)以及维卡斯(Vikas)是创办成员之一,他们担心穆凯什的访问,会将这样的价值甚至是犯案手法,传递到全世界,特别是印度和穆凯什有一样心态的男人大有人在。
纳夫尼特说:「在我们的国家里,有一个认知,那就是男人可以对女人做任何事情,所以人们不讨论远离这样错误的心态,但却展示了更多这样的心态,那我们等同于鼓励了这样的心态。我们为什么要给他一个舞台说话?他甚至会因为受到关注而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出名了!」
同场加映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