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型、诱发型、感染型,你是哪一型创业者?

为什么创业会蔚为风气?主要因为创业的门坎越来越低。许多互联网创业所需要的计算机、服务器、带宽、程序工具都是轻资产;生态环境中又有育成中心、加速器、和各行各业的业师提供创业期所需的专业辅导;天使投资人、创投基金、甚至国家创投也站在一旁伺机而动。只要有优秀的团队、突破性的创意,创业确实比从前容易许多。
然而创业容易成功难,创业者所需要的质量一点都没有打折扣,甚至因为竞争激烈速度快,要求可能更高。在充满创业诱惑的环境中,很自然的疑问是:我是一块创业的料吗?创业适不适合我?如果我真想创业,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3种不同的创业者
在接触了成千上万的逐梦者或筑梦人之后,我将创业者分成3种人。
第一类是原生型的创业者(original entrepreneurs)。这种人即使早生30年,无论生在硅谷,台北,或是爱沙尼亚,他们都会选择创业。他们具有天生的嗅鼻,可以看到非洲不穿鞋的国家是卖鞋子最佳的市场,也有本事用一块石头煮出一锅石头汤,跟大伙兄弟一块分享。这种人没有创投也能创业,有了创投更是如虎添翼。
第二类我称之为诱发型创业者(induced entrepreneurs)。这类人不像原生型创业者,他虽然具备创业的基本条件,却缺乏非创业不可的强烈动机,但在适当的机缘下,也会诱发创业的念头。由于资禀不俗,创业后得到帮助,逐渐能够享受创业,成功的机率也不比人差。硅谷创业人口比例高,有一部份的原因是众多诱发型的创业者在硅谷受到了启发。
第三类则是感染型的创业者 (infected entrepreneurs)。这种人其实并不适合创业,但是创业成功的故事听多了,也许刚好有朋友创业,有样学样,因而下海参加创业,但终究个性不合适,遇到挫折便三思四想,常常心生懊悔。于是创业像感染了流行性感冒,身体抗体一旦发挥作用,便对创业产生排斥。当社会上创业的风气过于亢奋,无可避免将会招引到不少感染型的创业者。
自我检验的4个指标
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辨别自己属于那一类的创业者呢?根据我的近距离观察,有几个指标可以用来检验。
第一个指标是「不安于室」的程度。用「不安于室」来形容似乎有点负面,但用「不满现状」又有点激愤。总之,这种人在环境里总是看到一些可以改变现状的着力点,总是发现有比现在惯用的方法更好的选择。静态状态待久了,他便心里有些不安,开始酝酿一些变化。他的意见常比别人多,却不是光说不练,甚至有时候还没想周全,就已经开始采取了具体的行动。
第二个指标是对「不确定性」是否甘之如饴。技术越有突破性,开发进度越难以掌握;产品开发完成,客户接受程度也没人敢打包票;竞争者多久会迎头赶上?工厂扩建后能够真的可以接到足够的订单吗?万一钱烧完了投资人不再支持怎么办?种种新创公司经营上的重要决策,没人可以预见后果,就算有万全的准备,也不能控制未来。而焦虑具有传染性,创业者如果显现任何不安,团队难免因此失去信心。因此成熟的创业者往往具有十分强壮的心脏,能够负荷不确定的未来。
第三个指标是对「模糊状态」的容忍。新创公司人少事不少,分工不可能太细致,人事调整频繁,任务编组又随时可能改变。有时候产品规格或市场方向需要作90度转弯,有时候资源不足,完成一半的战略只好放弃。为了应付这些变化,模糊是必然的状态。但模糊往往令人不安,甚至感觉无所适从,因此创业者不但要管理「模糊」,还要在模糊状态下,激发出组织的生产力。
第四个指标在于是否愿意处理「人的问题」。创业不是成立个人工作坊,而是集合一群人共同完成一项任务。一群人中,每一个人有其不同的个性、专长、激励因素,创业者不能一视同仁。而人与人间必然意见有歧异,轻者需要有效沟通,严重者必须调解冲突,组织中更免不了有一些难以约束、不注重团体纪律的伙伴,偏偏这些人常常是技术高手,生产力比别人高出好几倍。这些种种有关人的问题,本质跟创业的技术、创新或其他专业完全不同,创业者如果天生不喜欢面对人的复杂, 便只能安份扮演个人贡献者(individual contributor)的角色。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