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你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敢公然抗命!」

你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敢公然抗命!

两年多前刚到硅谷工作的时候,我和所有台湾人一样,每天尽量早进晚出,回家后常常花时间处理公事,希望自己的表现能够符合公司的需求,毕竟这张H-1B签证可是很多人花了许多成本都求不来的。再者,我也想证明自己,证明我这个只有台湾大学学历的鲁蛇也能在硅谷当工程师。

一段时间过后,似乎没有人怀疑过我的工作与技术能力,但是美国团队对我是否能掌握大局的信任度却逐渐下滑,直到有一天,老板当着我的面说:「你最大的问题,就是你不敢公然抗命。」我的心中有些许的震撼,这句话超出我能理解的范围。为什么公然抗命这件事情反而是被鼓励的?

后来有次参加美西玉山科技协会的活动,请来几位亚裔企业领袖座谈,才发现其实所有东亚专业人士在美国职场都遇过相同的问题。「你为什么不对着我大吼?」「我要你跳到桌子上去!」「把腰给我挺直一点。」

原来,要阻止老板或组织做出愚蠢的决定,证明你的影响力,证明公司花钱找你这个专业人士是有价值的,要证明你能够在必要的时候帮忙公司或团队找到新方向,硅谷文化会要求你公然抗命,声张你的想法,而且还希望你明着来,大张旗鼓地来。

文化上的职场地雷

我的不适应当然是文化问题,若将相同的态度拿来应用在台湾的职场,不出三个礼拜我马上得卷铺盖走人,但在硅谷这样的文化之下,我得入境随俗。

在改善自己「太服从」这个「缺陷」的同时,也让我开始比较,到底这些所谓的缺陷,什么时候会发作出来?是每次我对老板的决策有所疑虑,却默不作声的时候。老板应该很英明,都考虑过我想的那些缺点了吧?我才不想黑掉!是每次团队会议中,我没有对议题表示意见。毕竟,在台湾这种会议是让老板宣布事情,我只要乖乖服从,把事情做好就好了。是每次讲话讨论时,我表现得谦卑恭顺,从不夸张地强调自己的重要性或积极表达意见。只求不要张扬,不要嚣张。是每次沟通时,我没有直视对方的眼睛,没有发自灵魂地想引起别人的兴趣,因为这样在台湾显得「不礼貌」与「太凶狠」,尤其谈话对象是上级的时候。

在台湾,从小到大一直被教育这种迂回内敛的沟通处事方式,一直跟自己说「后退其实是向前」,这种东方哲理应用在硅谷却差点让我全军覆没?

➤ 【2020特刊订阅】随学即用的工具书,经理人特刊6期$499,立刻订阅 >>

为什么祖师爷的武功总是最高的?

仔细想想,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台湾不管公司的规模或组织的大小,都有以下文化特质:

  1. 表面上和谐,暗地里波涛汹涌,山头林立。
  2. 表面上服从,但阳奉阴违。
  3. 年功序列制,官大学问大式的迎合个性。

这种社会风气下的最大得利者只有一个:在上位者(广义来说,还包括长辈)。我们的文化假设在上位者永远英明神武,不会犯错,会公平分配资源,能够洞察事物的全貌,但是我们知道能做到这点的,只有神。

看武侠小说或电影的时候,我们的文化很强调「祖师爷」这个概念,他是一切的创始者,拥有最强的力量与技术,所以后辈穷尽一生心力都无法并驾齐驱,更遑论是超越了。但是所有学过工程或是科学的人都知道,现代的所有科技全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再往上发展,甚至有时候要完全舍弃巨人的肩膀,哪怕他是牛顿或是爱因斯坦,而挑战现有的认知,推翻前人错误的假设与实作,一步步汰换掉瑕疵,补上自己所提出的,更接近完美的部分。

要相信自己,你绝对可以超越祖师爷,绝对有能力向在上位者建言。若你的野心大,想跟世界竞争,就必须反抗这种无条件尊上造神的文化。

寻找突破口

每次对老板的决策有所疑虑时,就要义无反顾的质问到底。若他事先有设想过,那么一切完美;如果没有,击中他的盲点后要长驱直入,千万不要浅尝即止。身为在上位者,他必须要有能力为自己的决定辩护,所有质疑都是成本最小的模拟测验而已。

在每次的团队会议中,若你对议题无所表示,只是彻底证明你完全没有做功课,不仅对用心准备的同事不公平,更辜负了公司这段时间付给你的薪资,也难怪没有人会考虑你的需求。每次讲话讨论时,表现的谦卑恭顺其实是不负责任的表现,讲话与讨论的目的就是要有效率的沟通。若有想法,就需要清楚传达,还要能够捍卫自己的想法,久而久之,就会建立起你在团队中的自信与分量。每次沟通时,没有直视对方的眼睛,没有发自灵魂的想要引起别人的兴趣,就无法得到对方的共鸣,无法发挥自身的影响力。因此,沟通的内容与沟通的方法,一样重要。

重复不断的练习上述项目,才能慢慢把自己从祖师爷文化中抽离出来,不再只会大喊「大哥是对的」,而是真正用心审视周遭的每一件事情,是否真的应该这样?我是否满意?有没有改善的空间?进而塑造你想要的空间与文化。如此一来,你对愚蠢意识形态的依附将会减少,周遭的文化才会慢慢重新活络起来。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