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应全球化,不是「西化」就好

机构有位已待在部落 4 年的志工,身边常常带着一个 3 岁的孩子。孩子远看就和一般孩子一样活蹦乱跳,但距离一拉近,就很难不注意到他背上那长长的疤。志工说这孩子是被神救回来的,小孩一岁打预防针时不小心被感染,护士(诊所没有医生)表示需要一周的时间至诊所处理,不需要另外花费。
诊所离孩子的村庄步行约一小时,中间还需要爬过断桥,孩子的年轻妈妈怀有身孕,确实不方便回诊。这时,长老帮孩子的父母出主意,「我听说医生都在伤口划一刀就好,那你可以自己试试。」
年轻爸爸听信长老建议,用家中的刀在儿子身上画了一刀,导致问题雪上加霜。幸好志工刚好造访,马上带去诊所紧急处理,再转往医院。接下来的一整年,志工每天带孩子去诊所换药,也遵照医生指示给他特别饮食,孩子最终活了下来。
真正可怕的,不是无知,而是一知半解。长老可能从电视或其他管道,得知「手术」这件事,却没有人能给他足够的知识,让他知道这不是「划一刀」这么简单。
他们最需要的并不是物资,也不是打开世界的大门,而是有足够因应全球化的生活常识,以及分辨信息的能力。
很多台湾亲友知道我要回赞比亚后,都问我需不需要帮忙募捐物资,心意虽然良好,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在赞比亚的服务行动,绝不是给物资如此简单。他们的贫困不是用钱就能解决,更不是让他们生活「进步」(西化)即可。
比如改善教育不是开学校就好,必须透过居民间的口耳相传,让基础卫教扎根,也让他们看见教育能如何实质的提升生活。在这里,需要有人深入陪伴,花时间了解他们的认知,为他们补足跳过的信息,并避免他们用对世界片面的想象,描绘出所认定的事物。
《关于作者》
Ivy
从小在大都市台北长大,原以为会如此过着天龙般的生活,新闻系毕业后,2014 年参与国际志工船「望道号」两年。
跨越二十多国,多半是在非洲,从此看见世界新面貌和生命新可能,更决定在 2017 年回到横跨非洲四国的坦噶尼喀湖。喜欢搜集故事、并让更多人听见,特别是在世界各地、鲜为人知的生命亮光。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