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高中的课本提到俄罗斯时

,有一张照片描述全俄国的第一家麦当劳,门口大排长龙的盛况,那时起奠定了我对俄国人很爱排队的既定印象,直到去了俄国后才发现,十几年前的传统仍是至今俄国民众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俄国排队,朋友帮你省时间
莫斯科大学的学生食堂,每当吃饭时间小食堂的人潮总排到走廊上,有一次我们领了托盘和餐具,正讨论起菜单时,一位拿着托盘的男学生直接站进我前方,开始和前面的同学有说有笑,似乎完全不觉得该对我感到些许歉疚。
「他刚刚是插队了吗?」我心想,朋友也面面相觑,但当下面对魁梧的俄国男生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心里默默认定他可能是特别挑亚洲人欺负。回到宿舍后,我和俄国朋友提起此事,他笑着说:「不要多想,在队伍中只要看到认识的人,你就可以『跟他一起排』,这样不是很方便吗?真的没有歧视你喔。」
在俄国的大学中,学生之间似乎对这情形习以为常,多排一个人,对他们而言不会差上多少时间,还可以先看看菜色,在台湾当然行不通,说不定还会被白眼。相较于欧洲其他国家学生,俄国人吃饭速度很快,在高翻桌率的情况下,食堂不用担心没有位置坐。然而这种约定成俗的排队潜规则,却让多数遵守排队秩序的学生感到不习惯。
见篮不见人,大婶性格边排边买
走出校园后,排队人潮更是无所不在,而周五的超市收银台则是最典型的漫长等待。由于时间长,购物的俄国人常常会在排队时,思考自己漏买什么,然后再去补补货,离队前他们会转过身说:「我去拿个东西,排在你前面。」他们留下购物篮(车)一溜烟就跑了。
因此,很多时候,队伍中会突然插进一些人,一些已经跟正后方「约定」好的人,但对于不知此事的外国学生而言,队伍一下子变两倍长时,心情是百般复杂又傻眼,从此以后就明白排队时,看人数是无法判定队伍长度,瞥一眼地上的购物篮数和购物车的囤货量才是关键。
不会俄文也要学的一句,以免永远排不到!
洗手间排队是最常见的情形,有一次我要上洗手间,门口并没有人排队,我敲了敲门,想确认里面有没有人,站在门旁边的女孩看着我,面无表情地说"Туалет занят."(厕所在使用)
我看着她,正在想她是不是也在等时,她转身向人群问"кто последний?"(发音方式:kto posledni,即「谁最后一个?」)
零散伫立在洗手间的同学中,一个女孩举起手,于是那位在门边的女孩转身告诉我,"Ты за ней"(你在她后面)。
原来,所有站在厕所前的人其实都在排队,虽然外观上看不出来队伍,但是只要每个人都记得自己在谁的后面,就不用受限于队伍并可以自由走动,所以每个要排队的人必须先问"kto posledni"(谁是最后一个?)厘清一下排队顺序,不然绝对不会轮到你;即使轮到了,也会被认为是「插队」。俄国人不是不排队,只是不是我们所习惯的形式。
因为语言隔阂(俄国相较英语普及率相对低)与不清楚当地习惯的情形下,许多旅俄的观光客或部落客把俄国人解读为不守礼节和粗鲁的民族,但是仔细想想,每个国家都有不为外人所知的习惯与传统,踏上他们的土地,不妨先多了解多观察,定会发现这个民族可爱又独树一格的小习惯。
《关于作者》
黄政华
俄文名 Vika。政治大学法律学系毕业,双修斯拉夫语文学系,2015 年考取教育部赴俄奖学金,到莫斯科大学语言学系交换一学年。课余时间在莫斯科学街舞,贴近俄国年轻人的想法和流行趋势,并参与多次 workshop 了解他们办活动的模式。近一年的时间里曾走访喀山、圣彼得堡、弗尔加格勒与沃罗涅日等十多个城市,以平民的旅行方式了解俄国,让台湾能在对俄信息不充分的情形下,对所谓的「战斗民族」有更多的了解与谅解。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