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仇恨如何影响数字生活?

后来,仇恨言论如何破坏网络文化?「新闻讨论区」是最好例子。
十几年前,国内外新闻网站的网页下方,几乎都内嵌留言区,当时,我们普遍相信「读者意见」是新闻的延伸,是公民审议的网络实践,小自纠举错误,大至新闻事实被检验、意见评论被辩证,网友留言让媒体从业者更加谨慎小心,并担负言责;有些例子里,读者的专业知识甚至补充报导不足,提供新闻延伸线索。
事实既是如此,又不只如此。很快地,草率、恶意的言论主导新闻留言区,媒体组织必须调派大量编辑,24小时轮值管理,删除毁谤攻讦或歧视性留言,否则将跌入恶性循环,只要有一两名「破坏性侵犯者」,就会让诚意讨论却步,留言品质无量下跌。
由于人力成本太高,甚至影响媒体报导或网站品质,多数媒体直接关闭留言功能,少数如《卫报》让网友互相评分、《纽约时报》及《联机》预设隐藏留言,或只允许付费会员发言。随着脸书崛起,新闻网站普遍嵌入脸书留言框,减少管理负担;有些完全封闭讨论,包括《Popular Science》、《MIT科技评论》等重要科技媒体。
这些发展令人惋惜。意见交流原应是网络强项,然而,在线仇恨让讨论区沦为人性重灾区,尤其政治主题,党派歧异往往摧毁中立地带。时至今日,「群体智能」、「多向对话」是一个尚未实现的允诺,一个被袭夺的数字乌托邦梦想。更糟的是,在线仇恨快速恶化公共讨论质量,进而引发社会问题。
三、仇恨言论如何引发暴力行动?
脸书为了流量,承接媒体网站的议题讨论功能,也付出庞大代价,将内容管理外包给数以万计的审查员,不断招致「管理不力」、「戕害审查员身心」等批评。另一方面,在线仇恨产生群聚效应,以美国为例,就快速集中到Reddit、4Chan等社群网站。
其中,动漫讨论区起家的4Chan由于管理宽松、匿名性高,聚集大批厌女、阴谋论、种族歧视、宗教仇恨的恶意言论。新闻网站Vice在7月统计,自2015年以来,4Chan的仇恨言论增加约4成,宣传新纳粹主义的文字激增,鼓吹暴力的贴文攀升25%。
月流量2,000万人次的4Chan还不够,又衍生出更激进、更少管理的8Chan。今年以来,从纽西兰基督城到美国德州边境的艾尔帕索,已有三起重大枪击案凶嫌,都是8Chan重度使用者,他们犯案前,都在该站发布仇恨宣言,甚至声称受网站内容启发,因而引爆社会争议,被称为「网络暗角」。
这些案例并非巧合,根据华沙大学心理学者的实验,特定群体若不断曝光在愤怒、敌意的讯息环境里,确实会升高他们的偏见,强化他们的厌恶情绪;越过某一临界点之后,这些恨意或歧视语言会被常态化,不再被认为具有冒犯性,进而降低同理能力,最终形塑一种扭曲的世界观。
接连三起大规模枪击案,让8Chan饱受抨击,尤其惨案发生后,该站用户纷纷留言赞扬凶嫌是「自己人」,并夸耀死伤人数。就连当初笃信「言论自由乌托邦」的创站人布里南(Fredrick Brennan),都认为应该关站,他向《纽约时报》表示,偏激失控的言论对社会只有负面效益,甚至对网站用户也有害,「只是他们还不知道」。
不过,布里南已非网站管理者,8Chan历经网络服务商抵制后,目前仍继续营运。另一种意见也认为,光是关闭8Chan,不但不能杜绝仇恨言论,反而会让激进群体更加团结、更偏激、地下化,正如4Chan收紧言论尺度后,反而催生更小、更黑暗的8Chan。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