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所处的时代,不再是年轻一代面对的样子

或许你/妳会说,我们当时不也是这样过来了?但大人们所处的时代,早就已经不是年轻一代面对的时代了。
50岁以上的世代,历经那一段台湾经济起飞,经济、社会文化改变的浪头,「改变」过程虽辛苦,却也充满着希望。那是一个「大变」的时代,也是像阳光般「大好」的时代,对于「改变」充满着欢欣鼓舞、额手称庆。虽然辛苦,那是一种充满希望的辛苦,心不苦!
1970、80年代,整个改变的大浪潮,让大家心无旁骛迎接这些改变──解严、政治改革、经济开放、社会松绑,当改变中的社会结构进入稳定期30~40年后,这些参与改变的「大人们」可能都已高居要位,当时的改革皆已制度化,但可能也忘记「年轻世代」想要改变的热切感。对于现在争取权益的年轻世代,大人们多半持着「就是在捣乱」的态度去面对,期许更强而有力的政权压制一切「乱象」,希望能重回昔日的美好。
时代是一直往前走的,已经回不去了。世代之间若互相不理解、缺乏信任、无法沟通与对话,社会就会陷入困境之中──对于这样一个令人绝望的结构,年轻人也只能选择出走。
从「弱分类」、「弱架构」开始的改变
对于当家的四、五年级生世代,目前应该提供一个「弱分类」、「弱架构」的环境给后辈。「弱分类」、「弱架构」的概念来自英国有名的教育社会学家伯恩斯坦(B. Bernstein) ,他认为学校组织应该去除不同范畴、类别之间的阶层性,当界线开放了、呈现「虚线」状态之后,组织才能彼此学习、共同往前,真正的改变才可能发生。
虽然伯恩斯坦谈的是学校,一般组织不也是如此吗?倘若组织或团体能够让年轻世代觉得有共同努力、能够共同改变什么的「希望」,而非只是传统论年资、论辈份,这才是一个能够往前的社会。
大人们,放下身段,先听听年轻人在说什么吧!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