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命名时代──一起来创造台语新词

文化教育

大命名时代──一起来创造台语新词
Tuesday, August 27, 2019
|

郑顺聪

切入主题前,先来个随堂测验,请问,以下用词台语怎么说?

1.计算机(computer)
2.集线器(hub)
3.键盘(keyboard)
4.主板(motherboard)

翻译之诸般手法

一,汉字直译:计算机就念tiān-náu,这是当下台语面对新事物最常用的方式,直接从华语汉字翻译,像屏幕(îng-bōo)、鼠标(kut-tshí/tshú)亦如是。不要忘了,华语也常从日语汉字直翻,此称「和制汉语」,例如电话、商业、哲学、客观……。

二,音译:集线器的英文是hub,台湾民间多称há-puh,乃将原文发音崁入台语发音规则而成。由于台湾在日治时期进入现代化,许多用词透过「原文─日文─台语」二手翻译而来,例如「lighter─ライター─lai51 tah3」,打火机通行发音是如此来的。这样的三拍子胜不胜数,这就如同日语的片假名,直接音译舶来输入的外来语。

三,意译:谈到键盘,有些人汉字直念kiān-puânn,若根据其用途,此乃打字用的方形浅盘,是以有人号为拍字盘(phah-jī-puânn),我认为此翻译相当漂亮。

四,混合翻译:主板念tsú-ki-pán,但照台语人的逻辑,薄薄的一片板子称枋(pang)比板(pán)适当,是以主机枋(tsú-ki-pang)较通行。而keyboard上头的按键一齿一齿(khí),或说是取key之音,有人就称齿盘(khí-puânn)。一词之内各有不同的翻译手法,充分展现语言之生猛力道。
音机的台语,也是「原文─日文─台语」的三拍子。图片来源:Gratisography@Pexels

台语全面化之困难

以上剖析,是以生活化的例子,来讨论台语人面对外来语、新词、科学专门用词之「民间手法」。但此素朴的手法,一旦面对更陌生更大范围的翻译,往往遇到巨大的困难。

我很爱听古典音乐,常用台语来赏析,但巴哈、赋格、贝多芬、交响曲的台语怎么说?有人转而说华语,或日语用法。然而,当我要描述以下这段古典音乐故事时,台语怎么说?

雨滴前奏曲(”Raindrop” Prelude, Op 28),是肖邦(Chopin)与爱人莫泊桑(Maupassant)到马约卡岛(Mallorca)养病时完成的。重复的降A音,犹如雨天滴滴答答的声音。

描述雨滴状态,台语可用的词与表现力非常丰沛。问题来了,Prelude华语称前奏曲,要汉字照念吗?还是音译为phú-lé-lū-tah?降A音这样的音乐术语怎么说?Chopin是波兰语,径直念汉字肖邦(siau-pang)?Maupassant乃法文,台语汉字念莫泊桑(bo̍k-po̍k-song)不仅拗口,也跟原音差异甚大。而Mallorca虽属西班牙,可有本地语言,跟加泰隆尼亚语比较靠近,这台语怎么翻译?难道就直接用英语来翻?

以上例子,不是要考倒正在读文章的你,而是要来说明,我们惯行的方法固然很好用,当面对庞大事物与更复杂的世界时,遇到的困难超乎你想象。

怎么办呢?

交给专业的来,我们要台语委员会。

就是要台语委员会

因为还没有成立,所以要讲一百次一万次……无论称台语委员会或国家语言学院,我们需要专家学者与大笔经费,来帮此历史悠久却仍未转骨(tńg-kut)的语言升级。其任务无外乎搜整语料,推广普及,以及制定外来语与新词的参考用法。(内容详见〈陪我去看台语电视台〉与〈闺密、微积分、仰卧起坐的台语怎么说?〉)

希望有一天,当你遇到不知道如何说的新名词时,随时手机上网一点通,就可明了「闺密」、「微积分」、「仰卧起坐」怎么说,且下头罗列一系列参考用法,如同去超商挑选产品那般,选到合意的,就稳稳当当的来说,来写,来创造流行。

这不只是委员会的工作,到时要确立新名词之参考用法,定会去搜整历史文献、口述历史、文学作品、网络说法⋯⋯你若想要参与历史,成为语词的命名者,就写成台语文在网络大胆使用,或去「iTaigi 爱台语」建立词条。(一定要用正确的台语汉字与罗马拼音喔!)

现下健身运动正流行,减肥瘦身更是历久不歇,有人说「核心肌力」才是关键。躯干的核心部分,约略等于台语的腹盖(pak-kuà),肌肉的台语跟日语一样为筋肉(kin-bah),「核心肌力」或许可以称为腹盖筋力(pak-kuà-kin-la̍t)。

你看,这样一个新词不就诞生了!如此这般的词多如繁星,快成为台语摘星人吧!

你,就是事物的命名者

新词的转译,非一蹴可即,得要经过讨论、反驳与再三确立。这过程相当耗时繁琐,却是台语的再认识再拓展,可以加深对此语言的了解,并打通新的脉络。而用语的确立与通行,就个人而言是创造,就整个社会而言,不就是一种新的流行!范畴拓展!时代新声!

马奎斯小说《百年孤寂》之开头,被誉为二十世纪最经典,里头如是说:「那个世界是如此崭新,许多东西都还没有取名,提及时得用手去指。」(摘自皇冠2018年的授权新译版)台语也有太多太多词语仍待翻译,仍待创造。一起来加入台语的大命名时代,一起来为这些还没被冠名的事物,冠上玫瑰般的漂亮名称,若能普及甚至被载入官方的辞典,你,就是事物的命名者!你就是台语的创造者!

至于马奎斯这段文字,台语要怎么翻译呢?我曾在广播节目【拍破台语颠倒勇】翻译并朗读,台语念起来更为魔幻写实:

彼个世界是新触触(sin-tak-tak),济济对象犹未号名,欲讲着爱攑手去比。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