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脑的思考管路也该畅通!学习说出那些「堵塞」的情绪

身为哲学咨商师,我要怎么用哲学来自我咨商,帮助自己表达情绪?
学习哲学以后,我对「相对性」(negativity)认识更多,也变得不再害怕负面的情绪。因为我知道正是因为有那些负面的情绪,我才能体会到真正的快乐。一个每天吃米其林三星主厨料理的人,一定不会像我一样,时常觉得东西美味。这样活着不是太可惜了吗?
现代人总是把哲学当作是一门高不可及而冷门的学术来看待。然而作为一个哲学咨商师,我相信哲学是一种专业技能,就像头脑的水电工那样,可以疏通严重堵塞的思路。作为一个哲学的践行者,我更相信哲学是一种应用在每天生活上的态度,就像日常的洗涤那样,自己养成固定清理头脑里头杂物的好习惯,帮助我们不要堵塞。因为思考就像心脏、肺,只要活着、呼吸着、生活着,就一定会用到。
如果哲学是头脑的日常洗涤,那表达自己的情绪,就是通乐了!
所以,我开始检视自己情绪阻塞的地方,有没有什么地方被我之前最爱的「正向思考」硬生生堵住了?现在,是把那些「该说却一直没说的话」说出来的时候了,而不要再为了怕伤和气,隐瞒自己的情绪。
假新闻猖獗的LINE群组
首先,我清点的是我的LINE群组。
我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我发现自己每天最容易动气、负面情绪最高的时候,就是每天在滑各式各样群组最新对话的时候。
就跟大多数人一样,我的LINE群组有的是家人,有的是现在的同事,有些是学校的朋友,也有些是共同嗜好的结合。但是我发现,有几个群组显示有上百则未读讯息,表示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曾点开它们了。因为我抗拒,不想要读到特定群组里面,那些可能会让我血压飙升的转贴文字。
其中一个最为严重的,就是过去在电台任职时的同事群组。那个电台是一个党国不分年代中的畸形产物,还好如今已经不存在了。但几年前,拜科技之赐,这些过去一起工作的人,又在虚拟的网络上重逢。当时的好同事兼好朋友「小草」热心地为大家建了一个群组。于是大家在树倒猢狲散多年之后,终于又跨过国界与时间,重新取得了联系。
群组成立之后,很快被一群当年的老长官们绑架了,这些早就已经退休的前辈,自诩是新闻人,但其实还活在封建的旧时代中,每天从早到晚转发分享充满仇恨、歧视的政治、反同、反日、反本土、狭隘的宗教言论,或是未经证实的假新闻,我一开始认为他们只是缺乏网络时代求证事实的习惯,所以只要看到这样的讯息,就会贴上经过查证的数据链路,希望可以帮助这些前辈们得到真实的信息。结果很快的,我发现自己实在太过天真,这些老前辈们,只是想看到自己想要的言论,而且在仅存的同温层取暖,一点都不在乎真相。所以我的努力完全白费。
「看到这情形,我觉得很难过,」我跟交情甚笃的小草说,「我想在群组严肃地写一篇文章,跟前辈说这样的歧视言论不符合时代精神,也让我个人很不舒服,说明我的失望。你觉得如何?」
没想到平常温柔谦和的小草,却严厉地说:「学问不是用在这上面的。」
我当时呆了,说不出话来,只好转移话题,草草结束了我们的谈话。
后来,本来是好友的我们,就不曾再联络了,时间就这样过了一两年。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