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牌,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从体育蓝图看台湾的体育危机

几天前中华队世足资格赛才以1:7输给澳洲。多数媒体着墨于「有进球是突破澳洲防线」,但我认为,输的这6球不只是比赛场上的失分,而是台湾与世界足坛20、30年的体育产业差距。
蔡英文2016年的体育政策主张中提到,体育是国家重要战略,是教育最根本的核心之一,也是一个具有高价值、可以培养专业人才、提供就业机会的「产业」。还有,它更可以凝聚国人的认同感和荣誉感。蔡英文当时说,体育本身是有整个产业链存在的。
2016年蔡英文的体育政策白皮书内,最大亮点在于行政院成立任务编组的「体育发展委员会」,由政务委员以上担任召集人,期望提高决策层级。蔡英文体育政策的首项政见就是成立体育发展委员会,推动「运动全民化、产业化、国际化」,由政务委员层级以上担任召集人,协调各部会统筹体育发展政策,再由体育署与相关单位执行。
将近4年的时间过去,蔡政府以任务编组方式组织的行政院体育运动发展委会无法达成当初所设定的「具政策咨询、统筹及跨部会协调」之功能。面临众多单项协会由少数人把持垄断之事,好不容易2017年9月国体法终于上路[1],然而徒法不足以自行。国体法改革仅是体改初响,尚需政府单位发挥强大的执行能力才有办法一步步落实,改革实质影响力。但体育署自国体法推动后,却未扮演任何积极角色。
提升体育行政层级,然后呢?
从蔡政府的体育施政结果,我们可以看到,即便支持体改已经成为全民共识,体育议题也开始跨越政党,但执政者如果没有对于理想的坚持以及强大的执行能力,体育改革就注定无法成功。而观察两周前台湾总统候选人之一韩国瑜先生提出的体育政策,更让人咋舌。
韩国瑜10月5日提出「运动产业发大财」,期望推广庶民体育。但是,除了喊出了空洞的口号外,也不见对于体育产业的整体思考与具体作法。韩提出将体育署独立成体育部,另外3年内增加公务预算、加上其他运彩基金及社会挹注,目标3年增加至300亿元。另规划对于愿意投身学校专任运动教练的优秀运动员,由中央编列预算,提供带职、带薪教师职缺至各级学校任职。
将体育署行政层级上提只是让体育界完成更大任务的开始,但体育部成立后从地方到中央到底要如何一步步将体育产业完善起来?具体作法何在?预算增加到300亿元之后到底要做些什么,也没有任何清楚的内容。讲白一点,从过去到现在,台湾从政者画出的体育政策的蓝图中,从来不见具体地将体育产业由下到上贯串,进行整体资源整合与产业升级的规划。
要达到运动产业化,我认为必须要先将夺取赛事锦标的目标往后放,并且更改过去一直以菁英为主的体育政策方向,真正地以扩大运动人口母数的思维,从全民运动推广的立基点开始。而所谓进到专业运动领域的运动菁英人才,在运动人口母数获得提升后,更要进行完善、长时间的培训规画。
培养运动明星,不能短视近利
我们的社会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对于一个医学人才的培养,我们会给予时间,等待他吸收大量知识,接受长期扎实的训练,才成为一个专业的医师而执业。人才培育成熟的过程当中,整个国家社会花费很长的时间、很大的心力。然而我们却常常期待年纪很小,还在训练期的运动员拿出很好的成绩,而没拿到好成绩,就继续检讨,要怎么在短时间内加强国手训练。
培养出一个像C罗和梅西这样等级的球星,可以带来产业的巨大价值,但我们必须正视:培育运动明星跟培育医疗人才一样,需要花极长的时间,而运动明星的诞生,必须从增加运动人口母数开始孵育。
我以足球领域为例来做说明。政府将所有的资源挹注在学校的校队当中,然而学校校队人数再怎么成长,至多从几十人变成几百人。而若要提升足球人口运动总数,必须以几万人为单位规模思考。不是说夺牌不重要,而是我认为夺牌并非台湾体坛现在唯一且最重要的目标。如果要追求根本性的改变,在这个阶段必须跳脱夺牌至上的思维,否则足球发展最多只会变成另一个棒球──少数人打球,大多数人根本不玩,只是每当国际赛,就基于爱国心态变成一日球迷的所谓「国球」困境。
注重长期培养,让运动真正产业化
另外,就培养职业运动模式与推广运动来讲,国外已经运行有年的足坛商业模式有其价值。欧美及日本的足球发展都以职业俱乐部为主要目标。在足球人口母数的增加上,选择俱乐部模式是有利的。因为一间足球俱乐部的梯队加上兴趣班人数可以有200~300人,这个数字是远远多出一支校队几十人的球员。而且相对于过去台湾走封闭性且精英化的校队路线,俱乐部是开放性且跨校经营。俱乐部也能提供一个长期的训练系统,让球员自小到成为职业球员一路的发展有长期规划,而校队从国小、国中、高中、大学都在不同的学校校队训练;前者的培养是一致贯串的,而后者是切割的。两种做法所对于球员能力值的精进,有着根本上的差异。
我还想提的是,发展运动产业化中相当重要的项目是教练跟选手的培训。最简单而贴身的例子是:健身运动产业中最大的营业额,就是来自选手教练及相关营运管理人才的培训。
回到蔡总统提的,体育是一个产业,层层的产业链得以创造丰富的成果,需要由基层到高端的协力努力。足球产业应该努力发展俱乐部青训的训练系统、培养教练与球员,假以时日才能有更辉煌的体育产业荣景出现,也才能产出技能更为卓越的体育好手。改变国家体育施政,从夺牌逻辑转为产业建立,是国家领导人的责任。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