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工作不见了吗?从工作机会变迁谈青年就业困境

2018年中,行政院宣告,国内劳动市场景气回升、前景一片光荣,劳工平均薪资及实质总薪资都达近5万元。然而,此数据一出,立刻引发民众不满,青年团体更发起「对不起,是我拉低了平均薪资!」的道歉活动,讽刺行政院公告的数据与现实的落差。大众进而看到,以「平均」薪资来描述劳动市场现状,将落入统计以「均质人」的概念来描述人类生活的问题,忽略人们之间的异质性。
事后,媒体试图以中位数的概念,捕捉低薪者的样貌:如果平均数与中位数差异扩大,表示高薪者对薪资平均数估计造成的偏误程度。也有不少社会学、人口学及经济学领域的学者,将观察的视角从平均薪资转移至薪资的分配,关注个人或家户长条件对薪资不平等的影响。
然而,这些以个人薪资样貌而建构出来的劳动市场描述,忽略了人要找到高薪/好工作的前提,必须是劳动市场中存在足够多的好工作机会。因此本文希望以「工作」取代个人薪资,建构工作机会分布指标,来描述台湾劳动市场的变迁样貌。研究发现,台湾劳动市场工作机会分布的长期变迁趋势是「好工作机会变少了」,而此种变迁将对新进劳动者的教育报酬产生负面影响,最后进而探讨现今青年所面对的劳动市场困境。
过去四十年来,好工作不见了!
我以「人力资源调查」中的全职劳动者为分析对象,建构了1978年到2012年的工作机会分布两极化指标。两极化指标将介于1至-1之间,正值表示劳动市场工作机会往高薪及低薪两个方向移动,中阶的工作机会相对减少;负值则表示两极化程度减少,工作机会往中阶工作集中。
下图的两极化总指标(见图中圆点)长期都落在0.1左右,表示工作机会长期以来都比1978年的工作机会分布更两极化,有大约10%的工作机会往高薪及低薪两端移动。
若我们进一步区分好工作的两极化指标(工作机会两极化上指标,菱形)及坏工作的两极化指标(工作机会两极化下指标,三角形)则可能看到不同的变化趋势。整体来说,过去40年来的工作机会变化是:
.低薪的工作机会比高薪的工作机会,变动得更厉害。
.高薪的工作机会,长期以来,都比低薪的工作机会减少得多。
.近年的劳动市场工作机会,呈现「高薪工作机会渐少,但低薪工作机会增加」的恶化状态。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