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母语低阶,其实更低阶的是你自己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出来宣扬「母语在家学」的主张,这次中国国民党总统参选人的老婆不过算是旧话重提。她会这么提当然也是因为这样的言论很有市场,许多老一辈的童年确实没有在学校学过一天母语,母语一样吓吓叫,基于他们的生命经验,好像这样的主张很有道理。
问题是,经过国语专用运动的戕害,许多四十岁以下的人,已经无法流利使用母语,自然也无法在家中教小孩母语,母语在学校学习,目前已经演变为补救家庭教育不足的措施,甚至还可以说是成效微弱。毕竟一个礼拜少少不到一小时的一节课,可以说是杯水车薪。

而即使只有这短短一周不到一小时还跟新住民语公家分(kong-ke-pun)的本土母语课,也被嫌做浪费资源,究竟是有多讨厌母语?

中国国民党前立委潘维刚的言论也许是个指标。她曾在立法院里明白表示,母语教育政策错误,「会伤害民族情感」、「会走不出国际」。「会伤害民族情感」,大略的想法大概是中华民族必须只以华语为民族语言,「方言」则是可有可无。至于「会走不出国际」,我就不大懂她要表达的意思,除非她的「国际」是指所谓的中国大陆和海外华侨。

所谓的「母语在家学」究其根本,也是源自华语专用政策,而华语专用政策则又是为了创造出中华民族所做的实际工作。当时不仅在学校不能使用母语,而且政府倡导在公共场合不得使用别人听不懂的「方言」,「母语在家学」的主张其实完全符合华语专用政策的精神,也就是抺煞母语的公共性,只能做为一种在家使用的语言,使母语成为一种见不得光的语言。

在今天,事实上有很多家庭已经连在家中也已不再使用母语,这与长期禁锢在家中使用不无关系。因为,你所有学习的知识几乎都是用华语习得,这知识的许多语汇和观念大家根本不知道用母语怎么表达,以致当你要讲一些稍微与工作、新事物有关的内容时,不得不使用华语,你的知识水平愈高,用华语的机率愈高,到最后,不知不觉就把母语给丢到一旁了。想想看,晶晶体这么被嫌弃,掺杂母语的本土晶晶体不是一样被嫌不够纯。要表达我的知识水平,何必要把低路(kē-lōo)的母语放进来?纯华语表达不是更能显出我的专业?
这也是为什么母语不能只是在家学的理由。且先不说很多家长都不跟小孩讲母语这个严重的问题,即使家长跟小孩讲母语,也不代表就不用在学校学。

即使像我这种在家都讲母语(在我家是台语)的人,母语程度也还是不够的,随便都能考倒我。有不少词汇我是后来看书才学会的,譬如蜥蜴(台语为「杜定」),我本来完全不知道它台语怎么讲,甚至像蜻蜓(台语为「田婴」)这么简单的词汇,我也是很大了以后,才会的。

最主要我是都市小孩,生活中根本很少接触到这些东西,如果不是透过阅读学习,这一块就是一片空白。同样道理,我前面已说到,我们很多知识是用华语学习,那些词汇和观念,我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用母语讲。本来是自己的母语程度不足,时间久了反而认为是母语本身太低阶。

所以,全世界的国家,母语也不可能只靠家里学,如果母语在家学就可以,其实学校也可以废了,因为最初的学校教育也不过是学算术和读写,算术你要是只想学加减乘除,其实也不用到学校,世上有很多文盲会算术,基础的算术并不难。
如果母语不在学校学习,它就永远是个很低阶的语言,不是这个语言本身低阶,而是用户程度很低阶。久而久之,这个语言只会变成很低阶,因为所有使用者的程度都很低阶,自然它不低也不行。即使现在是五六十岁以上的人,不管他母语多轮转,一旦遇到讨论专业知识与高级文学,大多部份的人也会发现他力有未逮,无法完全用母语表达,而容易沦为掺入华语表达方式的本土晶晶体。

用进废退,一个东西如果它很低阶,在很难用的情况下,就会更被嫌弃,变得更低阶,直到它完全废弃为止。

华语在一百年前,也是个很没用的语言啊!几乎九成以上的现代学术,都无法使用华语讨论。

有用没用是个无意义的说法,你要它有用,它就会很有用,你认为它没用,它就真的会变得很没用。如果你真心认同母语在家学,其实你的数学、物理、化学、历史、地理、公民全部都可以在家学。你要认为学母语无用,其实数学、物理、化学、历史、地理、公民,也都可以说是很无用,因为你也可以说这些都跟赚钱无关。

推至极点,所有的东西都可以说是无用的,真正原因在于你没有智慧,再有用的东西,到你手上,都可以变成一堆破铜烂铁。

不是母语没用,真正说起来,没用的是你自己。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