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听话」,将使我们失去多少创造力

后来,同样一批研究人员翻转了「跳跃的葡萄干」研究,衡量老师对孩子所展现好奇心和探索行动的反应。自愿参加研究的老师与一名学生一起做同样的实验,实验人员在指导时故意采取特定的行为(老师对此并不知情)──其中实验人员告诉其中一半的老师,这一堂课的重点是了解科学;另一半的老师则被告知,这一堂课的是为了要填写一张工作表。
课堂一开始,由老师向学生示范「跳跃的葡萄干」实验,就像之前一样,但这一次学生接收到的指示是偏离老师的指导,把一颗彩虹糖放进玻璃容器里。如果老师问学生在做什么,学生就说出事先有人教他们的回答:「我只是想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研究结果非常惊人。认为教学目标是了解科学的老师,对于学生的偏离行为显现出兴趣与鼓励,说了像是「噢,你在试什么?」,或是「或许我们应该看看这样会出现什么结果」之类的话。但是,被鼓励要专注完成工作表的老师,反应是「等一下,那不在指示范围里」或「糟糕,这个实验不是那样做的」等。大家对同事或部属的探索或实验的反应,可能会直接影响他们是否能自在探索自己的好奇心。相较于效率至上的办公室,一个为失败喝采的办公室,会产生更多创意。
就像福特汽车生产 T 型车,或是我们做父母的想要阻止子女在探索世界时搅得天翻地覆的冲动,我担心学校或许会因为过于强调技巧的完美,或为了准备考试,而伤害了好奇心。
在为我的孩子──亚历山大找幼儿园时,我看到某个班级有位老师,教孩子如何画完美的三角形、正方形和圆形,然后着色。她似乎特别关心图形要画得「适当」,当孩子着色时,她不断提醒他们「不要画到线外!」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