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输奖牌,老师输招牌

刚结束的全国语文竞赛更是如此。各县市指派一位最优秀学生参赛,每位选手都是各校代表、各县市代表,但到了全国赛制,总是只有一位选手能获得唯一的第一名。第二名之后的优秀选手,可能都是他们生平第一次没得到第一名。学生如此,老师也是如此。没有永远都是第一名的指导老师,在准备比赛的过程里学生已经比别人学会许多东西,国小是一个阶段,国中又是另一个阶段,全国赛制分为国小、国中与高中组别,而不是分五年级或六年级组,常会听到五年级不如六年级的安慰声音,也会有六年级竟输给五年级的责备语气。
学生没得奖,老师没面子,学生输了奖牌,老师输了招牌。一场竞赛不单是表面学生的排名,更是背后指导老师(或教练)的明争暗斗。大家都想赢,没人想输,人人都想特优,没人想甲等,「困难」的路上没人想走,只想享受最后的甜美胜利。日子久了,老师也会感到失落与疲乏,宁可将教室内的课本进度赶完,「额外加进来的对外竞赛可做可不做,那就不要做。」做了,又不一定会赢,没带比赛还可以好好上课,又不用去安慰学生的失落,更不会让自己有丢脸的可能性。面对胜利大家都会锦上添花,但没人愿意当那个黑脸去安慰学生,学生还能被安慰,但往往都遗忘了老师也需要被鼓舞。指导老师在面对学生的失败后,只能跳出来与学校及家长道歉,无奈说着自己能力不足,指导成效不章的道歉话语。
现在各县市无论是体育或是国语文竞赛都设有「教师组」组别,就是希望身为教师能以身作则,除了带领学生竞赛之外,自己也能活到老学到老,鼓励教师也能参加教师组竞赛。
输了,还愿意一直参赛
但,不难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往往大学学习国语文组的科系教师,不敢去参加国语文竞赛,以往习得体育科系的选手也较少参加运动竞赛。因为大家都怕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不及当年,怕在自己曾经风光一时的舞台上没能获奖。该如何解释这一切?不愿见到现在的自己不如以往,这现象可以从各组别的参赛人数一探究竟。
各竞赛项目国小参赛人数永远高于国中,到了高中与大学人数又呈现快速递减,教师组与社会组参赛人数更是只有个位数字。站在长久的教育发展角度来看,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现象。如果教师本身都缺少参赛经验或面对失败的经验,怎么能了解学生失败时的心情?如何懂学生内心在想些什么?
我曾跟学生一同参加过国语文竞赛,学生参加朗读我参加作文,结果我们两个都榜上无名。这种感觉真好,我完全不用安慰学生,我只对学生轻描淡写说了一句:「你看,老师也没得奖啊!但我还是喜欢写作文,明年我还是会继续参加比赛,谁能年年得奖呢?那又如何,谁能厚着脸皮写得长久才厉害!」学生和我都笑了,我们依旧开心地去吃麦当劳。有时候不一定要得奖才庆祝,输了,一样庆祝。
两年后,学生升上国中,榜单上终于首次出现他的名字。我们都很开心,学生淡淡的与我分享:「没什么,我要像老师一样,输了也还愿意一直参赛才了不起。」后来我渐渐懂了,很多事情老师都该先「以身作则」,「老师作为学生的后盾」最高精神不是老师有多厉害,而是大家都以为「以身作则」是要赢给学生看,其实应该是要先「输给学生看」。老师要先输,老师输过了,老师不怕输,学生才敢去挑战怎么赢,这才是学生最大的信心来源,「老师都输了,原来老师也会输,」学生自然就不怕没有赢,才敢更放手的挑战未来各种可能。
老师不要怕输,老师也不要怕丢脸,无论是带学生比赛还是自己比赛,输赢一瞬间,没有永远的赢家也没有永远的输家,输久了,总有一天会开出一朵小花,开了花也别开心过头,因为终有花儿凋谢的一天。能保有对任何事物的好奇与热情,才是永久的胜利者。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