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有意识形态的「动保」与「野保」标签

乍看「动物保护」与「野生动物保育」,总让人感觉好相似。若能从法规立意的来看,可发现动物保护主要是从生命中心主义出发。《动物保护法》首条即开宗明义指出「为尊重动物生命及保护动物,特制定本法。」道出了动物保护的基本核心精神。那保护的对象又有哪些?从《动物保护法》第三条定义出「动物系指犬、猫及其他人为饲养或管领之脊椎动物,包括经济动物、实验动物、宠物及其他动物。」
野生动物保育则为生态中心主义,我们可从《野生动物保育法》第三条找到答案:「野生动物系指一般状况下,应生存于栖息环境下之哺乳类、鸟类、爬虫类、两栖类、鱼类、昆虫及其他种类之动物。」其精神主要是针对维护物种多样性,与自然生态之平衡。
据此不难发现,民众在网络发言时,自行将论述归为所谓的「动保」派或是「野保」派。其中在动保派里,将较注重犬猫的民众,又称为「毛保」派。笔者认为这些标签可算是种「意识型态」。例如军中虐犬案及虐蛇照片,这背后产生的「人不如狗」、「因为蛇不似犬猫有毛,因此不受到重视」等言论。这都是台湾目前正发生的事件。然而我们是否能放下情绪,站在双方立场理性地去沟通?或者当我们在谈生命教育的重要性时,是否能拥有尊重各方言论的胸怀呢?
方法应是随着时代的潮流因应调适、因地制宜,而非有一定的规范或做法。从这就可以发现,就是我们处在「现在进行式」,很多地方需要调整与修改。虽然难有典范做为参考,但若能在经验上彼此交流与分享,抱持着尊重、相互疼惜,期盼产出一些共识,进而合作也算是件美事。
在动物议题的层面,或许我们可以多从「善的行为」去倡导,去引起大家产生行动,一起解决问题。参加活动也好,捐款、当志工也好,就算只是转发文章好了,至少我们以自己的力量去尽了一份力,而不是随着新闻的情绪起伏,然后船过水无痕。
需要终身学习的生命教育
生命教育的内涵具备多元面向,动物保护可视为生命教育的其中一环。由此可见生命教育的落实,是亟需各界进行跨域的对话与交流。
反思「生命教育从小扎根」这句话,其实无形中已将生命教育归在学校教育里。笔者内心一直疑惑着,这些在国小播下的种子,若没有持续地浇灌,到底会不会发芽呢?因此抱持的想法比较不同。笔者反而觉得国高中生,才是应该要加强生命教育的学习年龄层。因为国小可以说是启蒙学生,给予尊重生命的美好印象与经验。但若要拥有较全面的知识概念,以及行动的技能,这必须要到国高中生,才比较有可能展现出来。另外,高中生的下一阶段就是大学,大学更是展现行动力最好的时机,如果我们可以早点让他们心中的种子发芽成长茁壮,其实大一的学生就会拥有很好的行动力。
在此笔者认为生命教育是需要终身学习的。在生命教育的推动层面,建议在学校教育应提供师资增能的机会,而在社会教育则是提供学习课程的管道。学生会毕业,而教师会遇见更多学生,因此培养一位具备生命教育素养的教师是非常重要的。不是说学生的生命教育不重要,倘若现阶段我们只把重心放在学生上,而忽略各教育年龄层的生命教育师资培育,会较难达到我们期盼的效果。对于社会教育来说,若能从专家学者、民间团体、政府机关多方跨域合作,开设相关成人教育课程,以小区大学、网络云端学习等增加学习管道,相信对生命教育的推动应会有所帮助。
最后,要感谢我所有的学生们,给予的支持与鼓励,你们的回馈与认同是我持续当老师的最大动力。笔者于今年设计出生命教育融入自然科教学的系列课程──《IDLC课程》,并以此荣获新北市教育局生命教育之New Life教师。希望这套课程的理念能够传递出去,欢迎有兴趣的教育相关工作者相互交流。笔者非常乐意提供手边的资源,大家一起为这社会的新世代出点力,让我们的莘莘学子能拥有温柔并愿意关怀社会的心。
(作者为学校教育工作者、都市生态纪录者,将推广都市生态与生命关怀视为毕生职志。)
     
参考数据:
教育部 (2005)。普通高级中学课程暂行纲要。台北市:教育局。
孙效智 (2009)。台湾生命教育的挑战与愿景。《课程与教学季刊》(TSSCI),第十二卷,第三期,页1-26。
浏览次数:12853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