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的人问不出问题?

让小慈意识到自己原来是一个跟别人、跟自己都难沟通的人以后,我们试着针对他原来的题目,做下一个练习,我请小慈用填空的方式,想五个假设。
__的人问不出问题。
小慈的五个答案分别是:
1.没有想法的人
2.没有好奇心的人
3.对一切都不关心的人
4.不愿意与人互动的人
5.非常自以为是的人
「在这五个里面,你觉得哪一个跟其他四个相较,在你的眼中特别突出呢?又是为什么?」
「第五个,」小慈很快回答,「因为只有这一个没有用到否定词。」
「很有意思的观察喔。」我知道我们这节一开始时沟通很困难的哲学咨商,终于有了成果。小慈开始看到,用否定来定义一个东西并不精确,比如不能说「男人」就是「不是女人」,也不可以说「老人」就是「不是年轻人」,在哲学思考上,这个问题叫做概念的「不完整(incomplete)」。
而在提出五种假设的过程中,通常越前面是越「直觉式」的(instinctive thinking),而越后面是越经过思考的(formal thinking),所以后面的思考往往会比前面的直觉重要,在小慈的情形中,也是这样的。
其实从一开始,就可以看出小慈是「辩证思维(dialectical thinking)」的拥护者,而且大量应用在每一个场合,都要用两个相反的观点来看同一件事。小慈应该这么做很长时间了,但他只记得「辩证」,却忘了「接纳」。这是为什么我们绕了很大一圈,最后小慈才愿意接纳去做我一开始就提出来的练习。
这个练习,其实是借用「辩证行为治疗」的精神。这在台湾比较少见。因为小慈喜欢辩证,而他处在一种不断在正反辩证发展的状态,所以我们就试试辩证行为治疗,这是由Linehan于1993年创立的方法,强调「接纳」可以促使「改变」,而「改变」可以促进「接纳」。
为什么觉得我们到达结论的时候了呢?因为小慈终于找到了一个不是「反的」观点,而且自己有意识地注意到了。
在辩证中,对某个议题的主张视为「正的」,另外形成与「正的」所对立的反论述,辩证的过程便是在两个极端中间寻求「整合」,将两种极端中值得保留的部分融合一体,且试图分析解决两极矛盾之处。如此的「整合」随后形成下个辩证循环的「正」主张,因此「真实」即是在不同时空、不同人之间交互整合的历程,而非在任一极端、不可动摇的事实 。在辩证行为治疗中,透过正念禅修的技巧运用,来处理个人的注意力和各种意念、妥善处理自己的情绪、有效处理人际关系、接受现实及忍耐现实的困扰。
让小慈自己找到五个当中最突出的一个,是给他多一个检视、思考的机会,去发现自己的思考习惯,是不是有什么固定的脉络。比如说,小慈就发现了他的辩证,通常直觉就会用「反的」来陈述,很有可能生活中你已经习惯了立刻先否定他听到的任何说法,但是小慈可能没有意识到,世间所有的事,任何正面的说法当然都可以找到可以否定的例子,所以只是用「反的」论述来面对世界,这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一件事是对的了。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