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美国外交系统的「螺丝钉」

这是关于国际政治实务/美国外交政策的一系列小观察,总共三篇,有兴趣可以一起看。 第一篇:《华盛顿的阳光里,世界的苦难是模糊的》;第二篇:《美国外交政策中的「简约主义」》;第三篇:本篇。苹果日报专栏原文链接
文|赵思乐
自从2018年秋季进入乔治敦大学外交学院攻读外交事务硕士,一转眼我就到了要开始准备毕业考试的时间。我所在的硕士学程MSFS(Master of Science in Foreign Service),是这所被《外交政策》评为「全美对外交职业发展最有利」的学院的招牌项目,我们的毕业考试方式相当独树一帜,可以说是为外交人员在华盛顿特区的职业需求量身订制的,从中也可一窥美国外交界的「潜规则」。
这个考试分成三个部分:第一,提交一页纸针对当下某个外交问题的政策建议,并为之答辩,绝大多数学生都会选择自己最擅长的外事领域,我很可能就会选择美中关系中的一个子议题;第二,考核委员会随机提问任何与你的专业方向相关的问题,比如我的专业是「全球政治与安全」,委员会可能就会问我美国从叙利亚撤军的利弊,美国是否应该介入委内瑞拉的民主化,或者玻利维亚的暴力冲突要如何应对,即便我的专长领域跟这些问题并不相干;最后,考核教授们会提问任何跟国际事务相关的问题,哪怕这些问题不属于我的专业方向,比如,他们可能会提问美国在非洲的援助项目有什么可改进之处,或者怎么评价全球气候暖化的多边应对机制。
这样的考核方式,意味着这所顶尖外交学院对合格毕业生的要求是:对自己专长的领域能提出具体的建议,对自己不擅长的领域能侃侃而谈——这可以说相当的「华盛顿」。 在这个特区的大大小小的会议、研讨、闲聊中,你都可以看到职业外交人员在反反复覆地接受这一场「考试」。一个处理中国政策的人,除了要能把美中贸易战讲得有板有眼以外,说起最近的伊朗核危机也不能露馅。
除了毕业考试要考核的这两项能力,其实MSFS作为职业导向的硕士学程还对自己的学生有第三点要求:Networking(广建人脉)。在开学的第一天,我们学程的负责人就强调,在这个学程里最重要的不是学习,而且为自己的职业发展打好基础。她建议学生每周至少跟两到三个可能对自己的职业发展有帮助的毕业生或从业者见面、投出至少一两份简历。学生们对这种思路也相当买账,不少同学在聊天时都提到,在MSFS学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带着这个招牌毕业,没有人会在意你的课程成绩。我还问过一位同学,每周大概花多少时间在学习上、多少时间在Networking之类的职业准备。她的答案是每周大概70%的时间用于职业准备。
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难以接受这样一所「职业培训学校」就是美国最顶尖的外交学院。如此地强调专业上「够看就行」,对各种区域问题和国际政治讨论缺乏真正的了解和兴趣,从上至下地鼓励学生把时间花在人脉拓展上。更具体地说,我大多数把自己定位为「中国专长」的美国同学,此前的中国经验往往是在中国读了一年的语言学校或教了两年英文,来到这个学院后把主要的精力花在建立对中外交相关的人脉上,毕业后基本确定会进入美国国务院或者其他政府部门的中国办公室。不得不说,这样的培养路径,让我对这些办公室的政策建议质量难免有些担忧。
如果仅从职场去理解,这可能的确是「最有利于外交职业发展」的教育——教会你如何表现得专业过关,让你带着一块闪亮的招牌毕业,还给你两年时间去建立自己的职场人脉。但问题是,在复杂的外交领域,在美国这样一个对全球政治举足轻重的国家,这样的「职场螺丝钉」真的能承担起帮助决策者作出明智的政治决定的角色吗?美国对外交职业精英的流水线培养模式,或许也是美国近二十年在重大外交决策上屡屡失误的原因之一。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