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出一家公司却不得不「闪辞」!WeWork 这位超争议 CEO,做了什么?

共享办公室新创 WeWork 正在为挽救 IPO 做最后的努力!备受争议的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 Adam Neumann )在董事会的压力下辞去 CEO 职位,现在他的身分是对管理决策无控制权的非执行董事长。
「最近几周,我受到的密切关注已成为一种极大的干扰,」40 岁的诺伊曼在给员工的信件中写道,「我已决定,辞去 CEO 一职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 」
过去一个月,围绕在 WeWork 上市产生的一系列争议已让它的 IPO 演变成了一出肥皂剧,诺伊曼的辞职不过是这出闹剧的最新剧情。
WeWork 原本是一家估值高达 470 亿美元的明星创业公司,虽然很多人质疑它本质上做的是地产租赁生意,但乘着「共享经济」的东风,WeWork 摇身一变,成了科技公司,疯狂的融资和扩张也很符合互联网公司的作风。
用公司给他的贷款买房,再把买来的房子租给公司
然而,募股说明书一提交,WeWork 却彷佛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此前外界的怀疑一一得到印证。争议基本集中在诺伊曼身上。 募股说明书显示诺伊曼是WeWork 多处办公场所的房东,也就是说公司一直在向自己的 CEO 支付房租,而且这些房产是诺伊曼用公司提供给他的贷款购买的,就连 WeWork 改名为 The We Company 时,还要花 590 万美元从诺伊曼手中买下商标。
滑手机时,来听本书吧!经理人为你两周精读一本书,点此立即体验>>
妻子、多名亲戚在 WeWork 任职,或有商业往来
不仅如此,诺伊曼还有包括妻子在内的多名亲戚在 WeWork 任职或与公司有商业往来。有这样一个拔自己公司羊毛的创始人,WeWork 显然很难让投资者放心。
于是到了 9 月初,多家机构认为 WeWork 的估值只有 200 亿美元,缩水超过一半。大股东软银慌了,毕竟软银的愿景基金已经为 WeWork 投入超过 100 亿美元,他们要求 WeWork 搁置上市计划。
WeWork 为此展开了一系列自救,包括承诺 2019 年年底前任命一位独立董事、诺伊曼持有股票的投票权从每股 20 票降为 10 票并承诺 IPO 一年内不出售股票等,但还是没能挽回市场的信任。原定于上周开始roadshow(拟上市的公司,针对机构投资者进行的证券推介活动),WeWork 只能宣布 IPO 将于年底完成,间接承认 IPO 推迟,此时其估值根据彭博社的说法,最低可能只有 120 亿美元。
在估值暴跌的情况下 WeWork 依然坚持上市,原因与一笔 60 亿美元的信贷有关。如果不能在年底之前上市,WeWork 将无法获得包括摩根大通和高盛在内的多家银行提供的 60 亿美元的贷款,现阶段仍未实现盈利的 WeWork 将不得不寻找其他资金来源。
公司止血抢救,两位高管被任命联合 CEO
留给 WeWork 的时间不多了,摆脱诺伊曼的控制可能是快速消除负面影响最直接的方式。辞去 CEO 一职后,诺伊曼不再有权解雇整个董事会,据说还偿还了公司之前支付的 590 万美元商标购买费,他的妻子丽贝卡•帕特洛•诺伊曼(Rebekah Paltrow Neumann )也放弃了在公司的头衔和职位,WeWork 的两名高级主管巴斯蒂安•冈宁安(Sebastian Gunningham)和阿蒂•明森(Artie Minson)被任命为联合 CEO。
彭博社此前预计 WeWork 的 IPO 可能推迟至10月,但知情人士透露 10 月 IPO 的可能性不大,新任 CEO 在声明中亦表示「将评估最佳 IPO 时机」。据彭博社透露, WeWork 还考虑裁员并剥离非核心业务如教育线 WeGrow 等以运营降低成本。
至于被董事会扫地出门的诺伊曼,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同情的,正如 The Verge 的评论:
企业家就像吸血鬼,除非你用木桩刺穿他们的心脏,否则他们还是会回来的,诺伊曼会没事的,更应该问的是 WeWork 会不会没事。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