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文化中的酷工作想象

「文青」一词在媒体版面四处可见,也渗透到大众对于这些职业的想法。虽然受过良好教育,出身中产阶级,但文青却会认同廉价啤酒和卡车帽等工人阶级文化的符号,而此举既是为了展现自己的「酷」,也是为了玩起群体内部地位的游戏。「文青」一词经常带有负面意涵:「文青」的次文化角色形象举止既不诚恳,也不可靠。对抱持如此看法的某些人来说,你大学毕业,却决定从事传统上实属工人阶级的工作,穿起老式风格的衣服,从事手作劳务,这种念头本身就是文青文化的缩影。
但是,怀旧之情或许也对这些劳动者与工作场所的「酷」有所贡献。这些工作场所与品牌采用的主题与样式、工作习惯与某些从业人员的外貌,都能唤起一种失落的、更美好的、受人渴切怀想的风格。地下小酒馆与经典旅馆酒吧、禁酒时期的兰姆酒走私、木造打猎小屋与经典理发椅,以及桌上摆的砧板。手榨果汁、罐式蒸馏、直式剃刀、全只屠体分割。背心与袖环,锁子甲与刀鞘。以怀旧的眼光单独看待这些面向,便能将它们从原本的历史时代抽离,让当代版的它们更显优越。比方说,超市内以保丽龙盘和保鲜膜封装的牛排,就是比不上由功夫了得的屠夫以旧日手法从吊挂的屠体上现切的部位。让失落的世界重新复临的,正是这些新精英劳动者。
但是,鲜少有人会因为单纯觉得这些工作很酷,便投入其中。虽然浪漫的往昔在他们工作场所的风格中,有时甚至在劳动背后的文化中发挥着一定的影响力,但为复兴失落的文化而投身这些行业的人,甚至比因为觉得「酷」而从事的人还更少。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工作内容、职业形象与历史关联中的「酷」跟「潮」等因素,对从业者最初会选择从事此行业并无影响。他们也不会把大众对其工作内容精髓或核心的想象纳入考虑。而文青的招牌反讽不仅对他们的选择没有影响,在他们的日常工作与职业认同中也不具任何地位。
一般人之所以从事特定领域或特定产业中的工作,背后多有常见的社会机制,例如社会地位与名望、家庭影响、教育分流过程,但这些也无法直接套用在他们身上。有些学者主张,中产青年做「烂」工作(例如零售业)是因为身分认同与消费之间的关系,或是因为他们认同店家品牌,想跟自己的朋友与「酷」同事相处。然而,这些劳动者何以会以此为职业?他们又何以不会把从事这种职业视为向下的社会流动?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