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十年,女校教我的事

高中毕业十周年,当年的班长主办了一场同学会。前去参加的路上有点近乡情怯,虽然和几个好友依然不时联络见面,但大部分的同学都多年不见了,难免想着是否会有接不上的空白、甚至叫不出名字的尴尬。不过,抵达约定的餐酒馆,一推开门,整个昏黄温馨的小空间挤满了拥抱和笑闹,无论当年交情深浅、都互相给出一模一样热情温暖的笑容,才发现即使多年之后,在彼此面前我们瞬间就能回到十七八岁那么纯粹的模样。
那一年,我们穿着已经熟悉的绿制服、背着微微褪色的橄榄绿书包,踏进了高二。经过高中第一年的混乱和适应、以及要选第一二或三类组的分叉路,此时的我们彷佛对自我和未来有一点点笃定(至少知道自己不喜欢、不擅长什么),但又有很大一部分还在摸索、尚未成定形。在这样的年纪和状态,我遇见了最聪明、自信、大方、帅气、温暖、爽朗、迷糊、古灵精怪等各式各样的女生,而我确信只有在女校里才可能与这样的她们相遇。
高中女校其实不太像一个小型社会,反而更像乌托邦。在这里,没有异性的眼光、不需要用社会的性别刻板印象断定他人和束缚自己。人与人之间一旦抹去性别这要素,彷佛就能脱去世俗的外在躯壳;身材容貌打扮都并不重要,可以邋遢、可以扮丑,可以自在地哭和笑。在这里,老师和同学都期待你文武双全甚至十项全能,没有什么是女生做不了的,所以当我们想象任何事、或勾勒理想未来的蓝图时,不会特别考虑身为一个女性应该或适合什么,而只是问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过怎么样的生活。
这在更久以后当然显得有些天真,终究我们都必须进入大学和社会,烦恼着在女校时未曾有过的烦恼。可是那份天真和纯粹一直保留在心底,在后来的世界太纷杂喧嚷的时候,会想起当年自己有过的确信,会想想现在的选择和决定该如何向十七岁的自己说明。回过头来看,高中确实是形塑自己的性格、价值观、世界观的关键时期,许多未曾改变的信念、对自我和他人的理解,仍可以追溯至当时看的书和电影,以及朝夕相处的朋友同学。
跟外人想的不太一样,女校里的女孩通常没什么心机,因为这里没有什么需要争斗。在这里,就算有竞争也不需要踩着别人往上爬,只要充实自我让自己由内而外发光;你会看见每个人有不同的光芒,耀眼、或柔和,澄黄、湛蓝或多彩,每一个都独特。在这里,人际关系的基调是相互体贴、陪伴,我们一起参加了校庆运动、诗歌朗诵、英文话剧等班际校际比赛,留下各种合作的成就感和笑点,也一起度过大大小小考试的折磨和不如意。因为共同经历太多事情,彼此的情绪也很同步,或者即使不一样也特别容易感同身受。
女生和女生之间很容易就可以很亲密,可以手牵手去合作社买东西,开心的时候摸摸对方的头,累的时候靠在别人肩膀上休息;可以吵吵闹闹高歌傻笑,也可以低回诉说和倾听彼此最深的渴望和恐惧、最私密的话题。比起对异性,我们可能对同性之间的爱认识得更彻底,因为与她们的关系里早就包含了、但不限于爱情宣称会带来的那些美好,体会了爱的各种形状和可能性。
是因为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最重要的那几年里,身边围绕的都是善良可爱的女孩,所以后来的我们,一个个都长成了勇敢忠于自我、但同时对他人和世界温柔的女子吧。二十八岁的我们,早已学会将自己打理得光鲜亮丽,不复当年青涩的模样。可是相聚的时候,即使是短短的谈话,却好像能看穿那些外显的事物,看见彼此更内在的状态;又或者是因为从前累积的信任,一下子就敞开了心房。
经过这样的夜晚、再回到各自的生活轨道,彷佛安心了许多。因为知道自己原来拥有一片隐形的支持网,原来我们都替彼此记住了曾经自然而然散发的光亮,而那从未真正熄灭过。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